命理

【八字流派那個准】段本司來戳一下 |八字算命流派眾多 |四柱八字算命術分幾個流派 |

在研究八字命理學的道路上,我運用天干地支的“時間性、方位性、事物性”三位一體思想,徹底破解了“相同八字的五同六同生人的命運巨大差異性”產生的理論原因和進行精準的個體化命運預測的超級技術這千古的八字命理學理論技術謎題。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理論技術中利用 “命運能量轉化原理”而發現的“八字模型預測理論”,更是可以精準對相同八字的每一個人的不同的命運方向的吉凶定性和吉凶程度大小的定量進行精準的判斷。更可以利用“八字模型理論”精準的反推相同八字的人們各自的 “先後天風水環境”中24 山方位上各個15°範圍內有什麼風水上的砂水差異性,這一理論技術“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利用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的“八字模型預測理論”,可以通過任何一個人身體上的任何細微的變化,精準的預測出這個人“曾經在何時發生過什麼吉凶人事和在未來的什麼時間會發生什麼吉凶人事”這一理論技術也絕對在八字命理學領域是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發現。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的應用價值無有止境,只要你願意,只要你研究,依托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理論技術,你可以把 “八字預測和八字解災”應用到神奇無比的極致……

呂文藝,希望與所有善緣的人成為朋友!

八字有很多流派,有一個學八字的就有一個流派,所以說哪一個流派是對的哪一個流派是錯的,我們沒有辦法區分,你說哪一個流派不准,它又有準確的地方,你說它準,它又做不到非常精確。那麼怎麼辦?我們學誰的?學哪一個流派?學什麼有用?這就是需要我們思考的問題。那麼,我們思考該學習哪一個流派的理論?這又是一個哲學的問題,這就是你的認識的問題,世界觀的問題。你可能說,我學了這一派然後再去學另一派。告訴你,你把所有的流派都學完也沒有用,你學習一個流派可能準確率是80%,再學一個變成70,再學一個變成60,當你學上20個流派的時候,告訴你,你就跟你第一次買上一本書學習效果是一樣的。

你們可能不相信,我的一個朋友,原來算的還可以,又學盲派又學這派那派,前幾天給他一個八字讓他算命,他說這個人有兩個老婆,說這個人一生必須娶兩個老婆,為什麼?命局中有兩個財星,就是說學了那麼多理論,學了幾年,原來從來不說數個數。如果說命局裡有兩個財星就娶兩個老婆,那有6個官殺還找6個老公呢!有2個印就有兩個媽?有3個印就有3個媽?所以說現在有幾個爸幾個媽成數個數了。實際上講就是技術徹底倒退了,你們看過算命書的人,是不是最基礎的那些理論裡邊才說,兩個印就有兩個媽?才有這種理論,他現在花上學費去學,還認為這樣的老師是最高級的老師,實際上是幼兒園的老師。如果你學算命學到這個程度的時候,真的就有問題了。那麼命理學有沒有流派的區別?肯定有,流派是怎麼產生的?對同一個問題的認識不相同,判斷不相同產生的,既然認識不相同,看法不相同,他的認識看法就一定有正確的地方或者有錯誤的地方。那也就是說,到底是正確的地方多,還是錯誤的地方多,這就是一個根本性的原因了。

就像我以前給你們聊過的,我認識甲乙丙丁子丑寅卯是從奇門遁甲認識的,但是我沒有研究奇門遁甲,而且奇門遁甲在民間傳的很神,我沒有去研究奇門遁甲,為什麼?因為當我看完奇門遁甲的那一部分基礎知識以後,我發現奇門遁甲有四大祖師爺,而且這四個祖師爺從古到今打架打的頭破血流都沒搞清楚誰是對的。那你說我怎麼知道跟哪個祖師爺學習才是準確率最高的?你要說不准確吧,四個祖師爺都有準確率,但是哪個祖師爺的準確率更高?我們是個初學者,拿著書剛學習,我們怎麼知道哪個祖師爺水平是更高的?不知道,所以說因為我不知道我該跟哪個祖師爺,我就選擇了哪個祖師爺也不跟,我不學你的奇門遁甲,我學別的。

這就是說,你要學會取捨,不要說別人用奇門遁甲厲害你就去學,奇門遁甲有四大祖師爺,飛宮法、排宮法、置潤和不置潤,也就是說飛宮法可以用置潤的方法起局,也可以用不置潤的方法起局,就今天這個時間,用飛宮法起局,用置潤的方法起局,比如說是陰遁六局,用不置潤的方法起局可能是陰遁八局,根本就不相同。如果用排宮法,也同樣面臨置潤和不置潤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一個時辰,四個祖師爺給我算一件事,我今天要去找領導辦一件事,領導給我簽不簽字?

四個祖師爺得出四個結果來,我該信誰的?所以說不知道,那你說你跟哪一個祖師爺去學習?搞不清楚,所以要學會放棄。現在很多搞奇門遁甲的人說他搞的很準,我聽也不愛聽,能很準嗎?除非你把那四個祖師爺全部超越了,你把那四個流派給整合了,你菜可能真的是奇門遁甲的高手。

問題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整合了奇門遁甲,為什麼整合不了?因為奇門遁甲的起局涉及到一個閏月怎麼處理的問題,今年是365天,明年是366天,這一天往哪裡弄的問題,你是神仙也沒法處理這一天,你還能說把那一天去了吧,你說去了也不算數啊,地球就那樣轉的,那個日曆就那樣編的,除非你把日曆改了,除非說你能把中國的陰曆改成特別科學的一套陰曆,你有那個能力嗎?

中國幾千年以來那麼多天文學家都改不過來陰曆,才想出來一個閏月的辦法來,如果說老祖先要是有辦法能解決12個月代表365天的問題,老祖先就不會搞閏月的問題,如果能改過來,那麼多天文學家早已經改過來了。所以說憑你一個算命的人,你想把那個整合了,永遠不可能,所以說研究奇門遁甲就是死胡同,不論你研究哪個流派,你準確率有百分之七八十就到頭了,你永遠做不到非常準確。因為從根本上,就像蓋樓房,地基就有個缺角,不論誰去蓋那個樓房,永遠是一個缺角的樓房,蓋不起一個四四方方的樓房來。地基就缺角,而且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把那個缺角解決掉,這就是奇門遁甲的現狀。

在研究八字命理學的道路上,我運用天干地支的“時間性、方位性、事物性”三位一體思想,徹底破解了“相同八字的五同六同生人的命運巨大差異性”產生的理論原因和進行精準的個體化命運預測的超級技術這千古的八字命理學理論技術謎題。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理論技術中利用 “命運能量轉化原理”而發現的“八字模型預測理論”,更是可以精準對相同八字的每一個人的不同的命運方向的吉凶定性和吉凶程度大小的定量進行精準的判斷。更可以利用“八字模型理論”精準的反推相同八字的人們各自的 “先後天風水環境”中24 山方位上各個15°範圍內有什麼風水上的砂水差異性,這一理論技術“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利用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的“八字模型預測理論”,可以通過任何一個人身體上的任何細微的變化,精準的預測出這個人“曾經在何時發生過什麼吉凶人事和在未來的什麼時間會發生什麼吉凶人事”這一理論技術也絕對在八字命理學領域是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發現。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的應用價值無有止境,只要你願意,只要你研究,依托 “呂文藝自然科學八字命理學”理論技術,你可以把 “八字預測和八字解災”應用到神奇無比的極致……

呂文藝,希望與所有善緣的人成為朋友!

八字有很多流派,有一個學八字的就有一個流派,所以說哪一個流派是對的哪一個流派是錯的,我們沒有辦法區分,你說哪一個流派不准,它又有準確的地方,你說它準,它又做不到非常精確。那麼怎麼辦?我們學誰的?學哪一個流派?學什麼有用?這就是需要我們思考的問題。那麼,我們思考該學習哪一個流派的理論?這又是一個哲學的問題,這就是你的認識的問題,世界觀的問題。你可能說,我學了這一派然後再去學另一派。告訴你,你把所有的流派都學完也沒有用,你學習一個流派可能準確率是80%,再學一個變成70,再學一個變成60,當你學上20個流派的時候,告訴你,你就跟你第一次買上一本書學習效果是一樣的。

你們可能不相信,我的一個朋友,原來算的還可以,又學盲派又學這派那派,前幾天給他一個八字讓他算命,他說這個人有兩個老婆,說這個人一生必須娶兩個老婆,為什麼?命局中有兩個財星,就是說學了那麼多理論,學了幾年,原來從來不說數個數。如果說命局裡有兩個財星就娶兩個老婆,那有6個官殺還找6個老公呢!有2個印就有兩個媽?有3個印就有3個媽?所以說現在有幾個爸幾個媽成數個數了。實際上講就是技術徹底倒退了,你們看過算命書的人,是不是最基礎的那些理論裡邊才說,兩個印就有兩個媽?才有這種理論,他現在花上學費去學,還認為這樣的老師是最高級的老師,實際上是幼兒園的老師。如果你學算命學到這個程度的時候,真的就有問題了。那麼命理學有沒有流派的區別?肯定有,流派是怎麼產生的?對同一個問題的認識不相同,判斷不相同產生的,既然認識不相同,看法不相同,他的認識看法就一定有正確的地方或者有錯誤的地方。那也就是說,到底是正確的地方多,還是錯誤的地方多,這就是一個根本性的原因了。

就像我以前給你們聊過的,我認識甲乙丙丁子丑寅卯是從奇門遁甲認識的,但是我沒有研究奇門遁甲,而且奇門遁甲在民間傳的很神,我沒有去研究奇門遁甲,為什麼?因為當我看完奇門遁甲的那一部分基礎知識以後,我發現奇門遁甲有四大祖師爺,而且這四個祖師爺從古到今打架打的頭破血流都沒搞清楚誰是對的。那你說我怎麼知道跟哪個祖師爺學習才是準確率最高的?你要說不准確吧,四個祖師爺都有準確率,但是哪個祖師爺的準確率更高?我們是個初學者,拿著書剛學習,我們怎麼知道哪個祖師爺水平是更高的?不知道,所以說因為我不知道我該跟哪個祖師爺,我就選擇了哪個祖師爺也不跟,我不學你的奇門遁甲,我學別的。

這就是說,你要學會取捨,不要說別人用奇門遁甲厲害你就去學,奇門遁甲有四大祖師爺,飛宮法、排宮法、置潤和不置潤,也就是說飛宮法可以用置潤的方法起局,也可以用不置潤的方法起局,就今天這個時間,用飛宮法起局,用置潤的方法起局,比如說是陰遁六局,用不置潤的方法起局可能是陰遁八局,根本就不相同。如果用排宮法,也同樣面臨置潤和不置潤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一個時辰,四個祖師爺給我算一件事,我今天要去找領導辦一件事,領導給我簽不簽字?

四個祖師爺得出四個結果來,我該信誰的?所以說不知道,那你說你跟哪一個祖師爺去學習?搞不清楚,所以要學會放棄。現在很多搞奇門遁甲的人說他搞的很準,我聽也不愛聽,能很準嗎?除非你把那四個祖師爺全部超越了,你把那四個流派給整合了,你菜可能真的是奇門遁甲的高手。

問題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整合了奇門遁甲,為什麼整合不了?因為奇門遁甲的起局涉及到一個閏月怎麼處理的問題,今年是365天,明年是366天,這一天往哪裡弄的問題,你是神仙也沒法處理這一天,你還能說把那一天去了吧,你說去了也不算數啊,地球就那樣轉的,那個日曆就那樣編的,除非你把日曆改了,除非說你能把中國的陰曆改成特別科學的一套陰曆,你有那個能力嗎?

中國幾千年以來那麼多天文學家都改不過來陰曆,才想出來一個閏月的辦法來,如果說老祖先要是有辦法能解決12個月代表365天的問題,老祖先就不會搞閏月的問題,如果能改過來,那麼多天文學家早已經改過來了。所以說憑你一個算命的人,你想把那個整合了,永遠不可能,所以說研究奇門遁甲就是死胡同,不論你研究哪個流派,你準確率有百分之七八十就到頭了,你永遠做不到非常準確。因為從根本上,就像蓋樓房,地基就有個缺角,不論誰去蓋那個樓房,永遠是一個缺角的樓房,蓋不起一個四四方方的樓房來。地基就缺角,而且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把那個缺角解決掉,這就是奇門遁甲的現狀。

命理學和中國很多傳統技藝一樣,除了少數人寫書立傳之外,很多民間的實踐者,都把命理學當做壓箱底的絕技,密而不傳,或只傳口訣不傳心法。

這和古代的算命先生生存方式有關,古代交通不便,幾個村莊幾十戶上百戶人家,千百口人,這樣的人口基數所帶來的問事、擇日、動土需求,並不會太多,往往只能養得起一兩個全職的算命先生,教會了徒弟,真的要餓死師傅的。

這些客觀和主觀的原因,導致命理學的傳承長期處於保守和封閉,只傳本姓人、傳男不傳女等等,各家之間的經驗得不到融合與進化。

導致一些命理術語的關鍵性詞彙都長期沒能達成共識

(中國傳統學術缺乏古希臘那種雅典學院的群辯式交流、學習的習慣,古代中醫、武術等等民間技藝都存在這個問題)

比如,“喜用神”,就是一個非常典型又關鍵的例子

根據梁湘潤先生的考據,“用神”這個詞彙,在宋代的《用神經》中的定義,和明清時代《子平總論》中的定義,是完全不同的,到了民國各家解讀《滴天髓》,用神、喜神的定義,又發生了一次變化,而大陸地區後來興起的旺衰派、新派等等,對喜用的定義,則更加融合、混淆、簡化‘

上面是歷史基礎,再說一下門第之間的分歧,之所以存在分歧,是因為存在爭議

而對於一門以實踐為群眾基礎的學術來說,爭議能夠長期存在的原因在於,“每個門派都是對的”,或者說,很大程度上,都是對的。

因為命理學,是一門以觀察、解答、推演人生為基礎的學術,它講究的是對身體、性格、時間應期有所預測之後,再用“人之常情”加以解答,這是一門服務於眾生的手藝,是靠眾人的報酬才能維繫發展的世俗實用技能。

一個門派,之所以能夠傳承千百年,必然是要有一些真東西的,否則一個算不准、答不好的師傅,是來不及收徒弟就會先把自己餓死的,古人拜師學藝,也是要先看看哪個師傅生意好,才會覺得跟著這個師傅有前途,門前長草的,是沒有徒弟給拔的。

(中央台的電視劇《老中醫》講的就是這門子收徒弟的事兒)

收回來說,無論旺衰派也好、格局派也好、盲派也好,只要算的準、答的好,獲得人民群眾的認可,它就是有傳承價值的。

那麼既然每個門派都是對的,那爭議又從何而來呢?

這是因為,命理學是講階級劃分的

無論現代教育,如何去強調人人平等,而在客觀事實面前,人人是不可能平等的,你和馬雲不平等,你和比爾蓋茨不平等,你和楊超越不平等,你和阿西莫多也不平等

後人之所以能把命理學劃分為三大流派,

即 “格局派(書房派)、旺衰派、盲派(江湖派)”

是因為命理學在生長過程中,因為其服務對像不同、研究者的家庭背景不同,自然而然的衍生出了不同的規律歸納

原因很簡單,算命先生也是有階級差異的

比如,寫下“金麟豈是池中物”這句名言的《三命通會》作者,萬民英 ,是典型的書房派宗師,中過進士,砍過倭寇,官至監察御史,他的觀測對象,當然會以明代的達官貴人為主

反之

你很難想像馬化騰(其實他比馬雲更信中國傳統文化)跑去深圳油鬆地的土地廟門前,去找一個盲人老頭算未來騰訊的發展佈局方向

首先馬化騰他沒有這個精力也沒有這個膽子去街頭辨識一個路邊乞者

其次,他的社交圈子,會把他介紹給同等身份的易學研究者,比如北大的某個歷史系的老教授

反過來說,一個路邊盲人師傅,他可能通達於人情世故,但他想能說明白接下來十年是虛擬現實的十年,還是5G雲端的十年,是幾乎不可能的

命理學是一門歸納總結的學術

不同階級的算命先生,因為長期觀測、總結的對像不同,而導致他們對於宏觀命理的理解必然是不同的

同樣是命宮受衝,達官貴人所擔憂的衝,和草民百姓所擔憂的衝,顯然是不一樣的

每個門派,因為其長期觀察對象和服務受眾的不同,也導致每個門派都有自己的觀察盲區,命理學並不是全範圍覆蓋的。

對此,我畫了張草圖

而時代環境與大風水的變化,也導致哪怕同樣的八字,也要有不同的解讀

比如,看國內的廟堂高位者,要看其官印與七殺

反而,看國外的職業政客,要看其傷官與梟印

因為實幹權謀者和演講表演家的成長路徑是完全不同的

古代,傷官見官的女人,是克夫的大凶標誌

而現代,她可能是年入百萬的網紅

八字還是那個八字,她們的喜和用,早已不是古代的那個解法了……

命理學,是“人之常情”學

除了算命先生自身階級的劃分之外,對於不同的大風水環境,也會造就不同的命理門派認知

比如昨天一位友鄰給我反饋她老家的算命師傅,可以準確判斷出每個來訪者的兄弟姐妹數量,而段掌櫃自認是沒有這個本事的,細問,原來她是廣東人

這一切就很好解釋了

廣東人大多是自力更生,做生意的做生意,做工匠的做工匠,下南洋的下南洋,因為宗族觀念,對於生育的熱情,遠遠高於北方人,所以計劃生育的那幾十年,對廣東人的影響較小,廣東人的生育方式,基本按照古人總結的規律來運行的,命裡幾次大桃花,大概率就可以生出幾個孩子。

反之,東北人大多依靠體制內生活,在80年代,如果違反政策超生,會讓兩口子雙下崗,導致無法謀生,所以東北人基本上一生只有一次生育機會,這導致東北的算命先生無法通過八字命理去推算子女數量(開天眼的出馬仙不在此文討論範圍)

國家的行政干涉和地理決定論,長期看來必然導致不同區域的算命先生,對相同的八字,有不同的解讀

在信息流通不方便的古代,幾十年的時間,就足以早就不同地域的不同流派風格

就像北方地域開闊,武術以剛猛豁達的八極拳和挑大槍為主流

而南方多密林山丘,則更適合短打小巧詠春拳和匕首刀法

古代紙書太貴,尤其命理書籍這種獨門家學,大多是手抄本,一個家族有那麼一兩本也就不錯了,所以大多數所謂祖傳算命,也並沒有什麼神通,唯手熟爾

到了當下,互聯網時代,命理學95%以上的資料都可以在網上免費獲得

你要是捨得出時間,你每個門派都可以學

而研究者在一頭扎進去之前,我是建議先了解一下命理學的歷史的

然後再根據自己的出身和階級所屬,有所專攻的去研究自己所能接觸到的階級同胞所需的學術方向,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快速驗證自己所學的知識,否則非常容易縷縷碰壁,不僅打擊自己的信心,也會給找你諮詢的人帶來困擾

這也是為何別人問我命理學該讀什麼書,我都首推陸致極先生的這本:

這是一本非常好的入門讀物

很多命理愛好者,會被一些江湖寫手誤導
特別愛糾結喜神、用神、忌神等等,也愛用這些來拷問算命先生

其實命理學是非常典型的木桶原理,分析一個人要從格局、旺衰、日主喜忌、刑衝合害、五行比例等等角度去看待,每一個角度都是木桶的一塊板子,哪個板子斷了這人也難成大器

在談論不同木板的時候,喜忌之神的所指,也是不同的

比如在談格局時候的用神,和在談旺衰時候的用神,以及在談調侯時候的用神,三者幾乎不是一個話語體系,但往往初學者根本分不清三者的差別,又會被一些“算命軟件”給的答案誤導,反過來用算命軟件的結論去拷問命理師傅

但命理師講解案例的時候,都是根據命主不同人生階段有針對性的去講的,必然不會所有的板子都照射到

而有些從業者呢,又為了凸顯自己的門派為武林正宗,也愛用這些術語去詆毀其他同行,拿著別人本來就是冰山一角的案例,指責別人不專業

問題是喜神、用神、忌神這些詞彙,在宋代、明代、清代、民國,乃至最近這二十年大陸所興起的旺衰打分派裡,壓根就不是一個意思

命理學和中國很多傳統技藝一樣,除了少數人寫書立傳之外,很多民間的實踐者,都把命理學當做壓箱底的絕技,密而不傳,或只傳口訣不傳心法。

這和古代的算命先生生存方式有關,古代交通不便,幾個村莊幾十戶上百戶人家,千百口人,這樣的人口基數所帶來的問事、擇日、動土需求,並不會太多,往往只能養得起一兩個全職的算命先生,教會了徒弟,真的要餓死師傅的。

這些客觀和主觀的原因,導致命理學的傳承長期處於保守和封閉,只傳本姓人、傳男不傳女等等,各家之間的經驗得不到融合與進化。

導致一些命理術語的關鍵性詞彙都長期沒能達成共識

(中國傳統學術缺乏古希臘那種雅典學院的群辯式交流、學習的習慣,古代中醫、武術等等民間技藝都存在這個問題)

比如,“喜用神”,就是一個非常典型又關鍵的例子

根據梁湘潤先生的考據,“用神”這個詞彙,在宋代的《用神經》中的定義,和明清時代《子平總論》中的定義,是完全不同的,到了民國各家解讀《滴天髓》,用神、喜神的定義,又發生了一次變化,而大陸地區後來興起的旺衰派、新派等等,對喜用的定義,則更加融合、混淆、簡化‘

上面是歷史基礎,再說一下門第之間的分歧,之所以存在分歧,是因為存在爭議

而對於一門以實踐為群眾基礎的學術來說,爭議能夠長期存在的原因在於,“每個門派都是對的”,或者說,很大程度上,都是對的。

因為命理學,是一門以觀察、解答、推演人生為基礎的學術,它講究的是對身體、性格、時間應期有所預測之後,再用“人之常情”加以解答,這是一門服務於眾生的手藝,是靠眾人的報酬才能維繫發展的世俗實用技能。

一個門派,之所以能夠傳承千百年,必然是要有一些真東西的,否則一個算不准、答不好的師傅,是來不及收徒弟就會先把自己餓死的,古人拜師學藝,也是要先看看哪個師傅生意好,才會覺得跟著這個師傅有前途,門前長草的,是沒有徒弟給拔的。

(中央台的電視劇《老中醫》講的就是這門子收徒弟的事兒)

收回來說,無論旺衰派也好、格局派也好、盲派也好,只要算的準、答的好,獲得人民群眾的認可,它就是有傳承價值的。

那麼既然每個門派都是對的,那爭議又從何而來呢?

這是因為,命理學是講階級劃分的

無論現代教育,如何去強調人人平等,而在客觀事實面前,人人是不可能平等的,你和馬雲不平等,你和比爾蓋茨不平等,你和楊超越不平等,你和阿西莫多也不平等

後人之所以能把命理學劃分為三大流派,

即 “格局派(書房派)、旺衰派、盲派(江湖派)”

是因為命理學在生長過程中,因為其服務對像不同、研究者的家庭背景不同,自然而然的衍生出了不同的規律歸納

原因很簡單,算命先生也是有階級差異的

比如,寫下“金麟豈是池中物”這句名言的《三命通會》作者,萬民英 ,是典型的書房派宗師,中過進士,砍過倭寇,官至監察御史,他的觀測對象,當然會以明代的達官貴人為主

反之

你很難想像馬化騰(其實他比馬雲更信中國傳統文化)跑去深圳油鬆地的土地廟門前,去找一個盲人老頭算未來騰訊的發展佈局方向

首先馬化騰他沒有這個精力也沒有這個膽子去街頭辨識一個路邊乞者

其次,他的社交圈子,會把他介紹給同等身份的易學研究者,比如北大的某個歷史系的老教授

反過來說,一個路邊盲人師傅,他可能通達於人情世故,但他想能說明白接下來十年是虛擬現實的十年,還是5G雲端的十年,是幾乎不可能的

命理學是一門歸納總結的學術

不同階級的算命先生,因為長期觀測、總結的對像不同,而導致他們對於宏觀命理的理解必然是不同的

同樣是命宮受衝,達官貴人所擔憂的衝,和草民百姓所擔憂的衝,顯然是不一樣的

每個門派,因為其長期觀察對象和服務受眾的不同,也導致每個門派都有自己的觀察盲區,命理學並不是全範圍覆蓋的。

對此,我畫了張草圖

而時代環境與大風水的變化,也導致哪怕同樣的八字,也要有不同的解讀

比如,看國內的廟堂高位者,要看其官印與七殺

反而,看國外的職業政客,要看其傷官與梟印

因為實幹權謀者和演講表演家的成長路徑是完全不同的

古代,傷官見官的女人,是克夫的大凶標誌

而現代,她可能是年入百萬的網紅

八字還是那個八字,她們的喜和用,早已不是古代的那個解法了……

命理學,是“人之常情”學

除了算命先生自身階級的劃分之外,對於不同的大風水環境,也會造就不同的命理門派認知

比如昨天一位友鄰給我反饋她老家的算命師傅,可以準確判斷出每個來訪者的兄弟姐妹數量,而段掌櫃自認是沒有這個本事的,細問,原來她是廣東人

這一切就很好解釋了

廣東人大多是自力更生,做生意的做生意,做工匠的做工匠,下南洋的下南洋,因為宗族觀念,對於生育的熱情,遠遠高於北方人,所以計劃生育的那幾十年,對廣東人的影響較小,廣東人的生育方式,基本按照古人總結的規律來運行的,命裡幾次大桃花,大概率就可以生出幾個孩子。

反之,東北人大多依靠體制內生活,在80年代,如果違反政策超生,會讓兩口子雙下崗,導致無法謀生,所以東北人基本上一生只有一次生育機會,這導致東北的算命先生無法通過八字命理去推算子女數量(開天眼的出馬仙不在此文討論範圍)

國家的行政干涉和地理決定論,長期看來必然導致不同區域的算命先生,對相同的八字,有不同的解讀

在信息流通不方便的古代,幾十年的時間,就足以早就不同地域的不同流派風格

就像北方地域開闊,武術以剛猛豁達的八極拳和挑大槍為主流

而南方多密林山丘,則更適合短打小巧詠春拳和匕首刀法

古代紙書太貴,尤其命理書籍這種獨門家學,大多是手抄本,一個家族有那麼一兩本也就不錯了,所以大多數所謂祖傳算命,也並沒有什麼神通,唯手熟爾

到了當下,互聯網時代,命理學95%以上的資料都可以在網上免費獲得

你要是捨得出時間,你每個門派都可以學

而研究者在一頭扎進去之前,我是建議先了解一下命理學的歷史的

然後再根據自己的出身和階級所屬,有所專攻的去研究自己所能接觸到的階級同胞所需的學術方向,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快速驗證自己所學的知識,否則非常容易縷縷碰壁,不僅打擊自己的信心,也會給找你諮詢的人帶來困擾

這也是為何別人問我命理學該讀什麼書,我都首推陸致極先生的這本:

這是一本非常好的入門讀物

很多命理愛好者,會被一些江湖寫手誤導 特別愛糾結喜神、用神、忌神等等,也愛用這些來拷問算命先生

其實命理學是非常典型的木桶原理,分析一個人要從格局、旺衰、日主喜忌、刑衝合害、五行比例等等角度去看待,每一個角度都是木桶的一塊板子,哪個板子斷了這人也難成大器

在談論不同木板的時候,喜忌之神的所指,也是不同的

比如在談格局時候的用神,和在談旺衰時候的用神,以及在談調侯時候的用神,三者幾乎不是一個話語體系,但往往初學者根本分不清三者的差別,又會被一些“算命軟件”給的答案誤導,反過來用算命軟件的結論去拷問命理師傅

但命理師講解案例的時候,都是根據命主不同人生階段有針對性的去講的,必然不會所有的板子都照射到

而有些從業者呢,又為了凸顯自己的門派為武林正宗,也愛用這些術語去詆毀其他同行,拿著別人本來就是冰山一角的案例,指責別人不專業

問題是喜神、用神、忌神這些詞彙,在宋代、明代、清代、民國,乃至最近這二十年大陸所興起的旺衰打分派裡,壓根就不是一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