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八字平水偏強】平水韻二十九艷念 |搜索結果 |第五課八字取像第一部分 |

了解宮位後,以日元為標準。

正官:異性克我者為正官。正義的,正直的,光明磊落認真負責,遵紀守法,按部就班。好面子,自尊心強,重名望,保守。如果太多則優柔寡斷,懦弱,不靈活。
所代表的人:管理約束,凡是那個約束你的人就是正官。政府部門,警察,長官,領導,父親。老師可以成為正官或正印。正當的管制。
學歷,名望,官職,慢性病,壓力煩惱,法律,損財。

七殺:同性克我者為七殺。敢作敢為,熱心腸,膽子大,有野心,有江湖氣,不怕死,敢於承擔。性子急,脾氣差,霸道,容易得罪人惹是生非,拼搏承擔,排他。
所代表的人:無情的打壓和壓制,警察法官更偏七殺。如果是阻礙則更多是七殺。
災難,禍患,地位,是非,殘疾,壓力,意外傷害,槍支雷管炸藥。監獄,賭場,色情場所。

官殺:若日干較強則說明其很有志向,有事業心。若日干較弱則為人懦弱,膽小怕事,被壓力征服,沒出息無能。正官為管較仁慈,七殺為製心狠手辣。正官不可以被傷害,但是七殺是必須約制。

正財:妻子和財富。正當經營,本分的想法,專一,誠實守信良心錢,不貪便宜,善於管理錢財。當正財為忌:死板固執,不靈活,固執,做文市,愛面子,吝嗇,好色。
名正言順被我所控制被我佔據的,若只有正財沒有偏財的男性相對專一,若偏才獨旺則愛情隨便,失戀也不會痛苦。
工資,資產,理財能力,地產。財星很多則容易在會計銀行行業從事。

偏才:慷慨大方,處事得體,做人和氣,適合武市,賺錢能力強。
偏才旺但身弱時則比較小氣,對朋友有明顯的利益傾向。
代表臨時工,臨時為我所用之人,也非我專享之人。中獎,橫財,金融,非固定資產。流動性大,娛樂場所,期貨市場,彩票場所。

正偏財都是物質,錢財,女人,肉慾及物質享受。現實及實際利益,正財為固定資產,偏才為流動資產。如果一個人完全不被情色所動則可能為出家人。若有官星搭配則好色且講原則也不會亂來。偏才風度偏偏,異性緣較好。偏才與傷官配合時賺錢能力強。正財留財的能力強,偏才賺得多花的也多,只要不染上賭博即可。透偏才,一般婚姻從簡。財星旺過於懶惰。

正印:愛心,善良,包容體貼,有思想內涵,穩重。性格慢
,左思右想性格糾結,沒有志氣,墨守成規,倔強,好面子。
生養,愛護,忍耐,奉獻,理智,老師,母親,知識分子,作家。
學習,思考,利己心態,印旺比較自私。一生病有治病意識。福報。女命印旺不利子女。
證書,文物,書籍,箱子,衣物,慈悲,醫院,學校。

梟神:非主流,邏輯思維能力強,走捷徑,善於破解,冷門。領悟能力強,第六感,洞察力。冷漠,沒禮貌,感情內斂不熱情。注重個人得失,幫人求回報,心狠記仇,女命克子女,挑食,難產,偏方。

正印生的力度很大,學習博而淺薄;梟神生的力度小城府更深害怕沒有回報,學習專而深。主文化,教育,思想。財破印,中斷工作去學習,或者輟學去學習。偏印破食傷,口才不佳,表達差。印強身旺則懶惰,梟神奪食特別容易有胃病。

郭太史,精谈三命者也,应天有歌板行多矣,第其间议论散见诗歌,考既已有注其诠次全文者又复重等,非唯文义不相贯通,抑且注释未免赘复,观者厌之,今本堂力革斯弊,取其全篇参附注解,又列诗歌于逐条之下,使其首末该备,如条有贯,若纲在纲,与前此刊行泛泛本子,肖壤不侔矣,知命君子必有赏时,兴文堂谨咨。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程撰著

穷谓有太极,则一动一静,而两仪分,有二气,则一变一合,而五行具。是以命作一身之主,人为万物之灵,故得者失之所基,祸兮福之所倚,皆由天之赋与,乃有命以安排,曰杀曰神最关造化,有格有局,可测幽微,所以寅申巳亥之不同,子午卯酉而有别,加以辰戌丑未,遇之建破魁罡,虽屑屑以管窥,泄冥冥之理奥。

卷一

一、寅申巳亥局

杀中包杀三台八座之荣

1、有吉则杀变为权,无吉则杀无变矣,非是一杀占一宫,要年月日杀聚于时或年月时杀聚于日,则主其人八座钧衡新事业,三台鼎鼐奋功名矣。

杀中包杀格

陈参政韓:庚子年土,壬午月木,辛巳日金,辛卯时木。

诗曰:

杀中包杀方为贵 不在年干在日时

一举首登龙虎榜 十年身到凤凰池

2、生处聚生,五马诸侠之贵,日时自遇,更年月纳音又长生于其上谓之。生处聚生必主声价一方,持外阃威权,千里拥朱幡。

生处聚生格

李侍郞太享:甲申年水,丙寅月火,辛巳日金,已亥时木。 诗曰:

长生甲申并已亥 辛巳那堪见丙寅

沙漠扬威肝胆破 调羹鼎鼐庙堂人

3、若四柱迭为宾主,则五行分散英灵,非精奇艺术之流,及蹭蹬文章之士。四柱之中一位生旺足矣,如年月日时各带长生帝旺临官迭为宾主,则分散五行之英灵,非巫医精巧之徒,则功名蹭蹬之士。

宾主英灵格

癸亥年水,戊午月火,丙子日水,已亥时木,已酉胎土。

诗曰:

自生自旺自临官 分散英灵气不全

四弱一强方是主 迭为宾主便分权

4、五湖云扰,伯夷遭食蕨之饥,寅申巳亥不宜全见,若全逢则如伯夷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下。

五湖云扰格

庚寅年木,丁亥月土,壬申日金,乙巳时火,戊寅胎土。

诗曰:

寅申巳亥若逢全 五湖云扰命难延

始荣终辱招刑殆 结果终无莫怨天

5、遍野桃花韩寿逞穷香之誉,子午卯酉不宜,全见则必为春风柳陌之游,流水落花之钓也。

遍野桃花格

甲午年金,古卯月火,壬子日木,已酉时土,戊午胎火。

诗曰:

咸池四位五行中 遍野桃花妬嫩红

男女遇之皆酒色 妖娆娇脸弄春风

6、自生带贵,步玉登金,变杀为权,纤朱曳紫。日时有甲申、已亥、丙寅、辛巳之自生却带天乙贵人禄马,虽有亡劫反变为权,定主鸣珂佩玉朝丹阕,撍 笏垂绅侍紫宸。

自生带贵格

史丞相弥达:甲申年水,丙寅月火,乙卯日水,辛巳时金。

变杀为权格

陈通判晟:壬申年金,丁未月水,庚辰日金,辛巳时金。

诗曰:

人命都来字八个 亡神劫杀皆为祸

若逢禄贵及长生 变杀为权声誉播

7、壬寅见辛巳,杨恹为太史中大夫,命中二位亡神贵人皆自生于辛巳,为官清显岂偶然哉。

四柱聚生格

杨侍郎振:壬寅年金,壬寅月金,庚辰日金,辛巳时金。

诗曰:

命中辛巳见壬寅 揫敛精神格局明

四柱聚生诚罕得 登金步玉播休声

8、乙酉见甲申,李班位华文待制。四柱见三位亡神天乙贵,三水皆生于甲申,主官居阁职,禄给天厨。

聚生帝座格

王侍郞低英:已未年火,丙寅月火,甲辰日火,丙寅时火。

诗曰:

杀神和主两长生 富贵荣华福禄亨

若带贵人兼带合 腰悬金印玉阶行

9、丙申己亥相国经邦,甲子丙寅状元及第。丙申见已亥时乃罗纹贵人,又是珪玉亡神,主论道经邦,爕理阴阳。

罗纹贵人格

郑丞相怀顷之:丙申年火,已亥月木,辛未日土,已亥时木。

诗曰:

贵人天上号文星 互换年时福气深

四柱罗纹重叠见 重重生旺侍枫宸

10、甲子生见丙寅,禄马同乡,食神学堂在本旬内,主名荣官显食天禄。 禄马同乡格

张状元孝祥:甲子年金,丙寅月火,甲子日金,丙寅时火。

诗曰:

贵人禄马值旬中 不带空亡不带冲

自旺自生兼带合 桃花浪里变蛟龙

11、亡耗带针而破宅,贫夭难当。亡神大耗更带悬针而破冲田宅,必主贫贱夭折也。

破宅贫夭格

壬午年木,辛亥月金,乙巳日火,辛巳时金,壬寅胎金。(巳为亡神冲亥田宅)

诗曰:

最凶卯酉见寅申 卯见酉号亡带针

破宅破田兼遇耗 离居出祖更孤贫

12、劫、孤兼贵以长生,福权反盛,劫杀、孤辰、贵人、学堂、贵杀同长生之位乃生杀同,为福也。

贵杀同生格

辛丑年土,甲午月金,丁亥日土,壬寅时金,乙酉胎水。

诗曰:

劫孤带贵或长生 便主威权福禄全

若不长生逢贵气 也应白手置庄田

13、生旺不宜重见杀神,切忌克身,若非痼疾膏肓,即主法亡狴犴。长生帝旺不宜重见,凡是亡劫、孤寡、隔宿、破田破宅、大耗、针、刃、飞刃或一杀倡率同众杀克身,皆主缺唇、破足、驼背、大胆心麄、不法亡也。

生旺重见格

丁亥年土,辛亥月金,己亥日木,甲子时金,壬寅胎金。

诗曰:

五行生旺不宜多 三两重重祸必遇

旺处若还无克制 传劳痀瘠面阎罗

杀神克身格

癸酉年金,辛酉月木,壬寅日金,壬寅时金,壬子胎木。

诗曰:

亡神劫杀不宜逢 最怕同攻身命宫

若更罗纹相战克 囚身缧绁寿应终

14、寅申巳亥不宜全见,如全逢只喜生旺,若不然则主胆大谋高人矣。 不生不旺格

戊申年土,庚申月木,壬子日木,庚子时土,辛亥胎金。

诗曰:

寅申巳亥不长生 胆大谋高爱逞能

一匹内中难满数 今如风里泄残灯

15、性巧机灵众众杀均而不降不伏,命犯眾殺均停四柱不降不伏,主人聰明,衣食淺簿,一生不能安閑也。

不降不伏格

丙寅年火,癸巳月水,癸亥日水,癸亥時水,甲申胎水。

詩曰:

四柱之中众杀均 相冲相战反攻身

多能多学心机巧 也是风流介裹人

16、帶群克殺,受福無疆;聚殺攻身,非貧則夭。帶群乃年月日俱克時,逢殺反主福,如日時聚殺來剋生年則主凶。

聚殺反吉格

楊和王存思:已丑年火,已巳月木,戊申日土,癸亥時水。

詩曰:

帶群殺震最為奇 年月須無日克時

心廣體胖膺百祿 子榮孫貴壽應彌

聚殺克身格

丁亥年土,辛亥月金,庚申日水,壬午時木,壬寅胎金。

詩曰:

命中有殺分強弱 劫殺亡神最兇惡

聚殺攻身大不祥 不貧便夭填溝壑

17、殺並居於身後為國藩宣,羊刃殺、劫殺在於生年之後是也,有官祿貴人 居中方合貴格,故前賢云身克殺吉、殺克身凶正謂此也。

殺居身後格

趙丞相蔡:庚戌年金,乙酉月水,乙酉日水,乙酉時水。

詩曰:

大富大貴馮權殺 殺宜居後主居先

更逢亡劫天元貴 定亂安邦作大賢

18、貴互見於年時作君輔弼,生年與時交互貴人,如天乙貴、福星貴、天官官貴之類,必為相輔之命。

貴人交互格

張參政改:乙卯年水,甲申月水,癸丑日水,壬子時木。

詩曰:

互換重逢貴最奇 貴人要得在年時

鳴珂佩玉貴無敵 列鼎鳴鍾富可知

19、子午最嫌巳亥,卯酉切忌寅申,非抑營絕塞之軍,即萍水他鄉之客。子午見巳亥為破命宅,卯酉見寅申為破田宅。而有亡神、劫殺、懸針、大耗、隔角在其上不宜,日時見之命主為遠戌之卒、萍跡之商也。

詩曰:

子午生人可細推 巳亥那堪坐日時

克主更兼他有黨 耗財破業決無疑

詩曰:

最凶卯酉見寅申 破田破宅耗來并

身漂雪浪鯨波裏 時聽山村雞唱聲

20、日宮凶惡妻主惷愚,如逢祿貴之全,始得賢明之婦。三命以日為妻宮,如帶亡劫必主刑妻,只宜拙惷愚朴之妻,免有刑克,如帶貴人祿馬則異於是,卻主招美貌賢明克家之妻也。

詩曰:

上宮亡劫主刑妻 破碎貴官一例推

若招朴實惷愚婦 卻許夫妻白首期

詩曰:

貴人祿馬上宮加 妻必賢能內克家

更有食神兼帶合 腰如楊柳面如花

21、帝座若携眾殺,子必螟蛉,吉食若聚生時,賢皆鸑鷟。三命以時為帝座,則為子息宮也,如帶亡劫、三刑、三義殺或支神重疊或孤辰寡宿之類,皆主克子,縱饒有子變是螟蛉,唯帶貴人祿馬長生之類,則主存鸑鷟英物也。所謂帝座,只是生時一以眾殺而一克兒,一以吉神而招子,常說推之萬無失一。

詩曰:

日時劫殺更亡神 干疊支重又及刑

若不過房並庶出 定須抱養與螟蛉

詩曰:

貴人祿馬定分毫 時上逢之產鳳毛

卓犖英豪皆令器 人稱鸑鷟福堅牢

22、殺神忌合祿馬嫌沖,合陽刃而狠愚,為人饕餐。合空亡而機巧枉自僂羅,凡殺神忌合而喜刑沖,祿馬怕沖而喜合也。合亡神雙刃則為人狠愚,合在空亡則為人機巧也。

詩曰:

祿馬嫌沖宜六合 殺神忌合喜刑沖

殺神帶合為凶殺 祿馬逢沖吉反凶

詩曰:

空亡陽刃合為徒 空主僂羅刃狠愚

市井無厭饕餐輩 風流人物藝能夫

23、天乙雙联榮攀桂子,咸池共合嘈號桑中。如命合天乙貴人則穩步蟾宮,手攀仙枝矣,如合咸池則為人好滛,必主風流人物,倜儻精神,春花秋月幾多,懷暮雨朝雲千萬意也。

詩曰:

貴人天乙合天干 此命非常不等閑

喜氣滿懷攀月桂 少年平步上雲端

詩曰:

咸池不合也風流 合起荒淫更可優

流水落花相結托 春風柳陌恣遨遊

24、祿貴克身必朱此衣冠之士,祿馬貴人克入謂之克身,則主其人榮貴也。 詩曰:

貴人克入最為佳 祿馬如斯皆可誇

附鳳攀龍真俊杰 登金步玉享榮華

25、劫亡會貴為巫醫卜筮之人,亡劫會貴人乃無用也,則為眼高四海江湖客,口喫十方牙儈徒也。

詩曰:

逢命劫殺與亡神 間有咸池會貴人

醫卜師巫或牙儈 隨緣隨喪免孤貧

26、破碎回頭奸貪壽促,若酉命人見寅巳亥月日時,又如醜命見辰戌未月日時,謂之回頭破碎,必主其人狡猾,若受克則壽齡夭促,恐不能延顏子之年也。

詩曰:

回頭破碎殺非佳 殺反朝年禍更加

酉醜兩宮攢殺轉 更逢孤克壽難遐

27、雙辰得黨鰥寡身惸,此殺更帶孤寡隔角之類,男則鰥居,女則守寡,平頭六害空亡同。

詩曰:

逢命寡隔雙辰並 害子刑妻及兄親

翡翠衾單多少恨 鴛鴦枕冷一孤人

28、三刑隔角之落空,乾生庶出。三刑隔角華蓋並落空亡,主克害父母,必乾生庶出之命,所謂不是移東就西之子,定喚父妾作親娘也。

詩曰:

三刑隔宿更空亡 華蓋重開主過房

必是雙生並庶出 不然重拜兩爺娘

29、寡宿孤辰全犯,異姓同居。寡宿孤辰全犯則主骨肉丛中無得意,煙霞堆里好安身矣。

詩曰:

寡宿孤辰不可當 意之至老少兒郎

共活卻宜三兩姓 否為僧道守山房

30、咸池本自機关,羊刃那堪會遇,子午卯酉四位咸池,凡咸池本自機巧,更遇羊刃則俞見風流也。

子午卯酉占中天 咸池羊刃殺相連

甲庚壬丙人逢此 慷慨風流醉管弦

休囚錯亂,多能多藝或巫醫,生旺互空,半武半文耽酒色。咸池在休囚錯亂,其人不巫即醫,如生旺互換空亡,半武半文人也。

詩曰:

錯亂咸池藝術名 休囚帶鬼更為真

空亡生旺心尤巧 能武能文酒色人

順流滾浪泛濫妖嬈,咸池在日時有水謂之滾浪桃花,故主翡翠衾堆,倚玉偎香情最密,俏金帳暖回頭含笑媚還生,其為淫泆亦可知矣。

詩曰:

輕薄桃花逐水流 鴛鴦兩沼共沉浮

更兼馬貴同來合 羅綺丛中度百秋

倒插回眸風流倜儻,如卯人見寅午戌月日時,如酉人見申子辰月日時,咸池反朝於年謂之倒插桃花,命逢若非暮雨朝雲客,必是貪花臥酒人。

詩曰:

倒插桃花色轉鮮 日時與月反朝年

風流倜儻多奸妬 性巧聰明賢不賢

人生而靜一初無,間於賢愚,天降之衷大命已分,於凶吉有殺神之三局,界貴賤之兩途,理則精微,妙難窺測,余也以心傳之妙決,乃手緝於成编,略陳於斯,少資一覽。

卷二

太史談天進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人稟三命,數該一天,凡八字精微之具,皆五行幽顯之玄,寅申巳亥既論於前,子午卯酉抑居其次。

二、子午卯酉局

1、地紀如全四極,天干更遇純陽,男如崔子之尋芳眠花臥柳,女似真妃之生媚

不寵則娼,子午卯酉之地支為四極,天干純陽謂甲庚丙壬也,此四地支更遇此四天干必主男如崔護覓水,女如楊妃幸君也。

詩曰:

年月日時分戰降 命宮全帶喜風光

男如崔子尋花柳 女似真妃睡海棠

2、歲殺重逢禍延乃父,旺神頂蓋醜及其妻,咸池在日時名歲殺,犯一兩重主為事累及乃尊也,凡日上咸池有陰錯陽差或華蓋及破碎殺在上,則招醜拙之妻。

詩曰:

時日咸池一兩重 名為歲殺父招亡

暴亡水火離鄉死 呪咀瘟黃不善終

詩曰:

日上咸池帶旺神 陰錯陽差華蓋並

妻家惹禍兼裝醜 若不刑離誘外人

3、且言天乙之星乃是文昌之曜,凡天乙貴人乃天上之文昌星也,要年與時上互換見之則吉,亦宜自生自旺有氣為佳,如鄭丞相:丙申年,已亥月,辛未日,已亥時是也。

詩曰:

命中天乙號文星 互在年時福乃深

相國經邦兼論道 秉鈞佩玉又腰金

羅文有氣黑頭相國之三公,羅文貴人者,年之貴人在時,時日之貴人又朝年者是也,命逢則主為天子之股肱,萧曹是任,作皇家之筋力,稷契其人。

詩曰:

貴人六合有陰陽 陰貴逢陽真異常

若是羅紋兼有氣 少年天外姓名香

4、互合朝年,黃甲少年而一舉,貴人互合朝於生年,主博覽百家今古,縱橫萬卷詩書。

詩曰:

貴人互換合相逢 那更朝年福氣崇

筆下文章燦星斗 胸中志氣吐霓虹

5、若逢祿馬福氣尤深,如压殺神權威益重,貴人喜遇祿馬則為福,如會亡神劫殺謂之壓殺,主有威權也。

詩曰:

貴人祿馬克生年 殺神降我反為權

更逢生旺即為吉 富貴榮華降自天

詩曰:

貴人祿馬兩交互 更壓殺神福尤固

宣威沙漠勇而威 為國蕃宣貴而富

6、若夫女命反曰忌星旺地疊逢,羅綺丛中為活計,囚鄉重見,煙霞深里好安身。女人如帶貴人,則為忌曜不宜在旺地,又不宜合。若逢之更生旺,則主秋水為身玉如骨,芙蓉如面柳如眉,非市井之煙花即豪家之寵妾。如休囚死絕地見貴人卻不妨。如重疊見之,則主高山流水少知音,明月清風誰與共,長與煙霞為侶伴,不妨泉石作膏肓。

詩曰:

女人天乙兩三重 多貴翻令吉作凶

弦管丛中為活計 為偏為寵過西東

女人天乙喜囚地 生旺重逢非所宜

若是囚鄉重見貴 定須孤寡作師尼

7、命值進神例主吉,命祿權官貴進,業富於童年,針耗刃咸進,夭貧於壯歲。凡進神不可例主為吉,如進祿、馬、貴人、官星、權殺、則愛珠地,上有錢流倉廩粟陳並貫朽,如進神遇懸針、大耗、咸池、羊刃則鳧漂鳫泊。家無儋石之儲,狗茍蠅營,釜有塵埃之積,其為貧亦可知矣,更遇眾凶互刑,非東家紀井之兒,即西余舍识环之子,其夭也又如此。

詩曰:

進神不可例言奇 進祿進馬名利宜

更遇官星並進貴 堆金積玉富家兒

詩曰:

進針進耗皆無益 羊刃咸池尤不吉

設逢天乙貴人臨 起倒無成耽酒色

進孤寡於帝座,卜商罹哭子之悲,進凶惡於上宮,莊子有叩盆之嘆。进神带劫杀孤辰寡宿双辰于时上,则主將望曾參養曾晳豈期顏路哭淵,如進凶神惡殺於日上,則主克妻而有莊子叩盆之嗟。

詩曰:

進神羊刃必遭官 日上逢盆之歌叩

帝座號為埋子殺 三刑同到入軍門

8、白虎如逢雙刃,罵殺時人。白虎五行之胎神也,如在日時更逢羊刃、飛刃同克本年,主娶妻糊塗,只好罵人。如庚申、庚寅之木,見癸酉日時之類是也。

詩曰:

白虎胎神氣象豪 木人癸酉便聲高

更逢羊刃兼飛刃 罵殺時人口似刀

9、紅鸞若到四強,非常喜氣,紅鸞即命中之天喜是也,行年得其到四正之宮,則主夫妻和葉,鸞鳳諧鳴男女喜榮,麒麟異產,其為喜也豈不非常。

詩曰:

秀鸞天喜是星昌 那更逢之在四強

秀毓麒麟英且俊 諧鳴鸞鳳喜非常

10、娶妻鶻突入贅增仇,為緣陰錯陽差所以凶多吉少。十二位陰錯陽差如在日時值之,定主娶妻糊塗,因孝卒急,填房入贅之命。

詩曰:

陰錯陽差因孝娶 外祖兩重或入贅

不然決定克其妻 或者殘房來作婿

女人值此半真半假之公姑,日時逢之寄養寄生之夫婦。女命值些陰錯陽差,如在日時值之,定主亦花燭不分曉,亦是寒房寄養,半真半假公姑夫婦也。

詩曰:

女人逢者亦依然 真假公姑或續弦

否則有刑多寡合 外家零落是前緣

11、交逢羊刃,互帶懸針,楊貴妃身沒馬嵬,戚夫人形為人彘,攢凶貼體,投河自縊之亡,合克倒戈,粉黛煙花之妓女。女命羊刃不宜互換,懸針怕見重疊,如丙午見甲午為帖身,而丙戌見戊午為倒戈,戊午見乙卯、癸未見戊午皆是合中羊刃格。如丙寅年、丙申月、壬午日、戊申時謂之攢凶帖體格。如丙戌年、壬辰月、

戊午日、壬子時謖之合克倒戈格。女命遇之,不淫奔於粉黛則惡死於刑傷必矣。

逢刃帶殺

日時羊刃帖身隨 身亡萬馬若楊妃

互換懸針攢一處 駝腰曲背免刑台

攢凶帖體

帖體攢凶大不祥 投河自縊樹頭亡

如逢天月德來救 免得凌時死血光

合克倒戈

女人羊刃不宜多 合克羅紋帶倒戈

禍起蕭墻流粉黛 冶容難避馬嵬坡

庚戌去逢乙酉,將相兼权,甲午反朝丙寅(年支午为丙之刃,为羊刃例戈)死亡早見。男子一重兩重旺氣羊刃,其他華蓋不並咸池之類,趙葵丞相:庚戌年、乙酉月、乙酉日、乙酉時合格。反主有權也,如甲午反朝丙寅乃命中凶殺克生年是也,主有早亡之患。如王侍郎愛小娘:丙寅年、甲午月、已亥日、庚午時,後主早年產死也。

庚戌逢乙酉

男逢羊刃最為佳 戌人逢酉格堪誇

英雄國士無雙手 忠孝皇朝第一家

甲午朝丙寅

丙寅甲午主刑傷 女命逢之大不祥

月德若然相救助 定須產難早年亡

12、狼餐鯨飲殺聚凶星,亡劫雙刃凶殺多,更火羅計孛守四正宮,則主肉山酒海度平生,日食萬錢無下筋矣。

詩曰:

狼餐鯨飲是如何 羊刃重重亡劫多

計孛火羅臨四正 只圖醉飽任風波

13、龍化鵬摶祿逢貴顯

祿馬逢貴人兼在日時之位,人命逢之則主其人河漢文章、虹霓志氣、龍化禹門之浪,鵬摶荘海之中。

詩曰:

貴人祿馬事非虛 日上須兼帝座居

祿馬更逢神杀聚 禹门得见化龙鱼

14、四柱同旬而必贵,当辨吉凶。四柱同旬禄马贵人同旬则贵,亡劫针耗同旬则凶,辨者辨此而已。

诗曰:

年月日时共一旬 还同兄弟一家人

若兼禄马同旬内 金榜扬名显二亲

15、五行一字以皆然,须明次序。如癸未辛酉癸未辛酉,胎得壬子,五行皆木。纯粹则吉,驳杂者无用。

诗曰:

五行一字喜相连 纯粹支干福寿全

若更干神多驳杂 纵教全遇亦徙然

16、祸分轻重,看他聚看他分。如甲戌年丁卯月癸卯日丁巳时,一生无子,谓之分散。如丙寅年壬辰月丙子日甲午时谓之聚凶,皆主贫夭也。

诗曰:

神杀无多不易论 看他攒聚看他分

分开祸福皆分散 聚杀攒凶命不存

17、杀喜空亡明其虚明其实,凡是杀神喜带空亡,若相冲又谓之不空。

诗曰:

杀神最要落空亡 神杀空亡大吉昌

禄马贵人还减福 空亡不见不文章

18、杀在两头而见贵,马逢四吉,以然生多智多谋不忙不急。两头年时带杀与贵人,主为人不忙不急,慢中又急。如禄马逢生旺临官主为人多智多能,疏快人也。

诗曰:

杀在年时谓两头 为人多智又多谋

马逢四吉兼生旺 作事逢運得自由

19、勾绞三刑为人狡猾,劫亡并遇作事機關,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子午卯酉谓之勾绞,如甲申生人见辛巳乙亥,又如丁未见丙辰甲申之类,为人狡猾必矣。

诗曰:

勾纹三刑亡劫并 为人狡猾更沉吟

日时年月如重见 内蕴机关似海深

20、甲丙丁而干支冲克,头角非人。甲丙丁一路平头,地支又有羊刃悬针攒聚,于天干地支又无旺气,更冲克重重,必是披毛戴角非人之命也。

诗曰:

平头一路占天干 羊刃悬针杀斗攒

相克相冲无旺气 披毛戴角畜生看

戊庚多而凶恶斗攒,骨毛异众,戊庚字多为披毛戴角之杀,更详命天支神重叠,更火罗计孛守四正,必是平生不着衣冠,异日杀逢刀刃如:丁未年丁未月丁未日丁未时方合此格。

诗曰:

戊庚多者定披毛 重叠支神命不牢

计孛火罗来守命 马牛猪犬数难逃

21、四柱刑胎早克父母,三刑克主殁为官灾,更有隔角三刑空亡,五行无气多是畜生,庚寅年戊寅月庚寅日戊寅时已巳胎即是。头角非人之类,骨毛异众之徒,三刑克身更兼众凶,必主亡于官讼。

诗曰:

四柱刑胎父必伤 当于母腹便身亡

三刑若更克身主 必见官灾赴法场

22、墓库罗纹,家比陶朱之富。辰戌丑未有四个墓,如罗纹见之必主紫丝帐列,为家金谷园凭作主,家全十富好推當代陶朱,财镇一方人指昔年猗顿。

诗曰:

墓库带旺富难當 如见罗纹富倍常

门盈珠履三千客 座列金钗十二行

23、魁罡角立,巷如颜子之贫。辰戌丑未为建破,魁罡更互,空亡大耗破宅在一位,安得不孤贫哉。

诗曰:

魁罡角立在身宫 空亡大耗破田位

随缘度日作生涯 捻土成团为活计

24、穷通富贵得自有生,寿夭荣枯归之由命,详观详究不怨不尢,其妙难穷无用执一。

卷三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论夫幽明为祸福之天,研究者吉凶之本,前二局即详且尽,,后一段當极其精再述数辞妙通大造。

辰戌丑未局

戊已得之为人诚实,丙丁值此穷气夭贫,甲乙宝库中,庚辛乃子归母腹。辰戌丑未四宫古人以为四印,戊已逢之全最有诚信,甲乙属木克辰戌丑未为财,财已入库主人鄙且贪也,丙丁得之上穷天无火气,不贫则夭。庚申得之谓之子归母腹,必主为人奸狡也。

诗曰:

辰戌丑未为四印 戊已得之偏有信

甲乙逢之鄙且贪 丙丁遇者多贫并

诗曰:

庚申格号儿生娘 必主其为奸狡命

惟精惟奥可详推 万举万全皆有伤

1、戌中见戌未见未,独守空房,丑重见丑辰见辰,卧如半被。华盖重见主人孤寡,丁未见丁未已丑见乙丑是也。命逢则翡翠衾单,有恨向谁之訢,鸳鸯枕冷无人解兴之同必矣。

诗曰:

戌重见戌未见未 丑见丑兮辰见辰

时日叠逢华盖杀 男女空房度百春

2、华盖带鬼只利师巫,墓库逢华偏刑骨肉,有气乃缁黄之士,带权为朱紫之流。华盖带鬼间有咸池不为巧匠即是师巫,若只见华盖或是五行有气,紫气不陷于四正,主一世享神福,仍且寿长,但未免克父母刑妻子,克我者重,比我者轻,更带权杀贵人为朱紫之贵,官必至于克侠也。

诗曰:

华盖咸池兼带鬼 不为巧匠即为师

鬼少五行兼带墓 不顶黄冠便着缁

诗曰:

墓库逢华福寿基 萝莪亲克棣华夷

日妻时子分轻重 官必对侠爵禄弥

3、丑见寅而未见申,六亲冰炭,戌见亥而辰见巳,五属华夷,若逢禄马长生反使富荣超众。丑人见寅、戌人见亥、辰人见巳、未人见申谓之隔角逢者,则主骨肉丛中无得意,烟霞堆里好安身,若逢禄马贵人却为福寿,反此者凶。

诗曰:

丑生人命怕逢寅 戌人见亥未嫌申

辰人恶死名孤劫 禄贵临兹是福神

4、四墓皆土,双刃逢刑,待人而喜满乾坤,触怒则气冲牛斗。辰戌丑未四宫皆土,或单逢一位而有二辰三辰者,或双刃与三刑主外貌则春风和气,内怒则怒发冲冠。

诗曰:

土旺丑未并辰戌 凡命逢之多性执

飞刃三刑同位来 性恶性刚兼性急

5、三四重之聚刃,恶疾瘖聋,一七八之四凶,亡身桎梏。命逢羊刃或三四重及一命宫七妻妾八疾厄宫而有火罗计孛四星,则主劳瘵膏肓之疾仅免法亡,囚身缧绁之中难逃重宪。

诗曰:

羊刃四宫三两重 盲聋瘖哑或伤风

恶曜一宫兼七八 定教身死土牢中

6、本音飞刃公议寡言,自带并刑凶顽无匹。本音火人带火刃也,主为人持重正大少言语而有权柄也,自带飞刃不宜并三刑,不宜我弱他强,主凶顽也。

本音飞刃

飞刃比和便主权 为人公议寡于言

方刚正大人欲仰 声势肥家远近传

自带并刑

带来飞刃并三刑 凶狠强徒不可亲

好杀好欺并好武 只宜他破我生成

7、未来合午午冲子,重拜爷娘,卯来破酉酉合辰,宜为僧道 。未合于午冲于子,辰合于酉冲于卯,皆为暗害,六害则主父母参商,骨肉内冰炭,不为莲社之徒亦作琳宫之士。

诗曰:

辰能合酉卯相冲 重拜爷娘在此中

未合午兮午冲子 定为僧道守禅宫

8、上座若逢辰戌魁罡并号网罗,非谈天说地之人,必破祖败家之辈。辰为天罡戌为天魁,辰为地网,戌为天罗,辰戌日时者不为艺术师巫,则主离乡失土之人。

诗曰:

古言辰戌是魁罡 地网天罗大不祥

破祖离乡方吉利 更宜艺术鬼牙郎

9、若论夫人命运如此大造阴阳。运者若天地四时之气,阴阳二气之机运用无穷,变通不息,是以阳气一呼为春为夏,阴气一吸为秋为冬。

诗曰:

运同天地有阴阳 看限何如看运详

若得烛神经细读 丝毫不错味偏长

乙辛运忌于辰戌,已癸丁嫌于丑未。辰戌丑未元有四个恶杀在其中,辛乙之人

诗曰:

子午卯酉忌蛇头 壬癸生人减半愁

百工技艺如逢此 空里命财得自由

华盖贵人禄马落空亡,只宜九流闲中享福。

诗曰:

僧道公门及秀才 运入空亡便发财

华盖贵人同劫杀 九流遇此笑颜开

少年逢旺,财自天来,老限逢生,魂游地下,五行运宜生旺,少年逢旺则钟鸣鼎食,贯朽粟陈,但老人则只喜休囚,如生旺必主不作南柯太守,定为蝶梦神仙必矣。

少年逢旺

二运偏宜生旺居 少年逢旺福何如

定主荣华如猗顿 自然金谷比陶朱

老限逢生

老人限若逢生旺 薤露挽歌宁免唱

合并如逢太岁并 限好难延身必丧

10、太岁逼群凶而入局,梦入槐柯游,年会诸杀而當生歌与薤露。运限命在前,太岁在后,逼诸杀在中,谓之逼杀入局,或游年凶杀会當生凶杀,则主浮云流水捴皆空,啼鸟落花空有恨,其人可知矣。

太岁杀入局

岁君在后杀居中 命限居前當战锋

赶限成群来入局 其人必定见阎公

游年杀當生

倒限當知限入关 入关那更杀重残

游年诸杀當生克 定主魂飞海上山

大凡有鬼有杀方能主福主权,先明战斗之机,次论伏降之理,主强杀弱宣威沙漠之风,他胜我衰,血染尘埃之命,战争停力祸福平分。大凡三命化鬼有杀方能主福主权,如无鬼杀则无,造有止一善人而已,然论鬼杀必明战斗降伏刑冲破合八字精妙也,战斗为福主居强而杀居弱,主宣威沙漠无双,为国蕃宣第一人。若杀强年弱不胜而反降于杀,则身居锋镝粗,心胆血染尘埃,丧命魂必矣。

诗曰:

五行鬼杀看输赢 战斗伏降分重轻

他弱我强还得福 鬼强身弱便为屯

11、日月刑年而时独专权制降为福,伏降为福,月日皆刑生年,时为之主制降则为福。

诗曰:

伏降为福下刑年 帝座居强独主权

心广体胖应百福 子荣孙贵更双全

12、鬼杀逢生而主居弱位,为祸非轻,伏降为祸,鬼杀生旺而主反居弱,祸非轻矣

诗曰:

鬼逢生旺擅强梁 身弱名为我伏降

若得空亡应免祸 如无救援定为殃

13、母被鬼伤,子来力救,破刑得胜,香传仙桂几枝芳,冲鬼得赢寿比云椿一株老。冲破为福,如戊午年癸亥月癸巳日丁巳时,癸巳属水归附癸亥,又水克戊午之火,而得丁巳之土干身克退其水,不敢克戊午之火,巳土乃火之子来救戊午之火,谓之子来救母,定主其人珪璋器质锦绣文章,少年平步青云,壮岁始攀丹枉。若更冲鬼得胜则主身享康宁之福,心存恺悌之人,燕山椿不老云姿,南极星长辉世瑞也必矣。

诗曰:

母被鬼伤子来救 子相母冤排左右

破其鬼贼冲其刑 破鬼冲刑元福寿

诗曰:

母杀来刑更带冲 交相冲破不为凶

文章独步誇王粲 富贵双全比石崇

14、冲禄冲库而贫居终日,破马破宅而丐食他乡。或陷身于关塞之中,或转死于沟壑之内。如戊午癸亥癸巳甲寅甲寅,二甲寅一癸巳皆平水归附于癸亥而冲戊午之火,破子禄宅破子命宅,必主孙虚活计,冷淡家风,室如垂磬之空,釜有生鱼之积;又主衣不益形,食无充口,钱觅分文,行遍大家小户;居无寸土,寻常东寄西存,朝食暮讨无了期,啼饥号寒度终日;不然亦主阵没塞营之上,填沟壑之中必矣。

墓库马冲禄马残 更同命宅一般般

如无吉宿居强正 活计聊生似范丹

15、刑落空而有制,家富身荣,如甲子甲戌甲寅丁卯,甲戌者见落空亡,吞噬孤寡皆落空亡反为荣富,盖甲寅战过丁卯之火,不散伤甲子之金,谓之主得援也。

诗曰:

制刑得援要空亡 不克身兮福禄昌

金玉满堂人富贵 少年月里姓名香

16、惹为祸以尢深,人亡宅破,如辛酉辛丑癸酉壬子,癸酉辛酉同宫战斗,本身就家降于鬼乡,为鬼所制而不能为主。谓之惹刑,故家破人亡也。

诗曰:

惹刑为祸最非良 停力同宫尽斗伤

身若全家降鬼贼 难逃家破便身亡

17、合旬中之禄贵,少年平步于蟾宫。如甲寅辛未癸未戊午,此为小六合,合起未为阴贵人,亦且为官食禄,如合贵人禄马更在旬中,定主春浪桃花暖,秋风桂子香也。

诗曰:

十般六合少人知 自古神仙不泄机

禄马贵人旬内合 合中添福福无涯

18、合座起之杀神,壮岁枉亡于犴狱,如已亥年丙寅月甲寅日辛未时,甲与已合,寅与亥合,合起官符、吞噬、孤寡,未免壮岁亡于犴狱之间也。

诗曰:

合来神杀便为凶 神杀如何一样同

各杀各宫专祸福 鬼神催使应天工

19、旺中带鬼,郄生桂许高攀。生旺中反得鬼来制,如京府判命:甲寅年癸酉月壬戌日庚子时者是也。

生旺为祥在日时 鬼来制御却偏宜

桃花直透三层浪 桂子高攀第一枝

20、生处叠逢,商子秀而不实。如丁亥辛亥已亥甲子同宫战斗,非惟贫贱亦且少亡。

诗曰:

长生帝旺见重重 变福为灾反不中

得鬼制他还减福 纵饶命贵也遭凶

21、死中得母绝处逢生,蛟龙变化于渊中,凤凰飞翔于天上。如金人见戊寅为绝处逢生,见庚子为死中得母,见庚午为破中有救,为福之媒,蛟龙凤凰皆能变化。

诗曰:

死中得母绝逢生 富贵荣华别样新

廉简直温无燥暴 朱衣元是陇头人

22、鬼宫死绝,破荡家财,禄命破冲,别离宗祖。如已亥年庚午月庚午日壬午时

非唯木死于午,冲破命宅禄宅,未免贫病也。

诗曰:

死绝那逢鬼更伤 鬼居强位岂能當

若还禄宅皆冲破 破业亡家死异乡

大抵杀神三局论极详明,纵令人命五行洞知,凶吉當由人力,理应天文當为公共权冲,不欲私自金玉示诸同志切幸眄青。

卷四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乃若十六般之劫杀,十六般之亡神本同出而异名,抑共凶而时吉。劫杀亡神共出寅申巳亥四位,祸福相为表里也。

十六般劫杀

瑷珠冠纪并旌旗 库冕提盐贪斗翳

刀管风烟皆是杀 天牢十六共同推

十六位亡神

仓库亡神珪玉轩 鼎规父母不同言

儿罗沟壑枷停力 掳墳花云鼓乐天

1、如逢仓库千斯仓而万斯箱,若值瑷珠一曰寿而二曰富。仓库亡神瑷珠劫杀皆是我去克他命逢则主富寿。

诗曰:

仓库亡神我克他 克他洪福自然多

杀降可比陶朱富 华屋神仙艳绮罗

诗曰:

瑷珠劫杀易推排,我克他兮是福媒

断作库中财宝命 世间多宝一如来

2、冕旒包杀,稷契其人,珪玉正生萧曹是任,珪玉亡神冕旒劫杀皆真长生之位,主有萧曹之叫,负稷契之志。

诗曰:

劫杀无包杀自生 垂旒戴冕立功名

黑头宰相人间瑞 千里俟方镇外英

诗曰:

珪玉长生带贵人 黑头年少作朝臣

衣冠济楚登黄道 环佩铿锵拜紫宸

3、临官轩冕于公多驷马之车,空劫冠裳山甫铺补六龙之衮。轩冕亡神冠裳劫杀皆临官空亡之位,主荣贵也。

诗曰:

轩冕亡神杀落空 落空反使福兴隆

蛟龙不是池中物 雕鹞當横汉外风

诗曰:

杀带临官更落空 冠裳济楚有谁同

长裾不向王侠曳 衮职當知补帝聪

4、盐梅互贵天下无双,鼎鼐同旬官中第一。鼎鼐亡神、盐梅劫杀皆是罗纹贵人之位或同旬内主黄甲少年,须及第黑头相国作三公,如壬子生人见乙巳时乃合盐梅互贵格。

贵人同劫乃罗纹 要在年时不克身

异日调羹充大用 少年平步上青云

5、鼎鼐同旬格,如郑丞相清之丙申年火已亥月木辛未日土已亥时木。

诗曰:

鼎鼐亡神神气全 贵杀临时时反年

更得长生旬内见 白衣佐职拜尭天

6、纪纲谋重,沉机深略之人,规矩端庄巧智雄韬之士。纪纲劫杀,规矩亡神身命不克于杀,杀却不得其位,主为人深沉有器局正大有智略。

诗曰:

杀居弱地我居强 纵不来降自纪纲

容动周旋皆中礼 温良正大福非常

诗曰:

规矩亡神势若何 欲来降我我强他

端庄恭敬为人物 方正贤能财甲科

7、库堂重合,厄解冰消,父母逢生钱盈谷积,库堂劫杀、父母亡神,皆反生于主,如父母亡神更有自生自旺主闲钱积谷,如库堂劫杀两头冲破,如重叠更合则主贫乏。

诗曰:

库堂劫杀他生我 本音生旺宜冲破

若还年去合生时 荡尽家资非一祸

诗曰:

父母亡神生本年 精神聚我反纯全

禄同生旺无孤隔 金谷盈余瑞灿钱

8、儿女若无孤劫,粟腐千囤,提孩或值空亡,家徒四壁。儿女亡神提孩劫杀皆是我去生他,如儿女亡神自生旺,更无孤辰、寡宿、隔角诸杀则主富,如提孩劫杀单见一得为吉,如逢孤劫得重,主贫而儿女有恥辱事。

诗曰:

儿女亡神上生下 自旺自生成造化

若无隔角及孤辰 亦作人间之富者

诗曰:

提孩劫杀母生子 单见一重为福祉

若逢孤劫更一重 丧家遭辱伤儿女

9、罗绮为人富贵,旌旗独主威权,非紫丝锦纬之荣,则皂盖朱幡之贵。罗绮旌旗皆贵人同到,如单绮到日时,则富无敌也。

诗曰:

日时天乙并亡神 号为罗绮吉星辰

纵多凶杀如无克 锦绣业中富贵人

诗曰:

旌旗劫杀贵人并 首见艰辛后必成

财镇一方人仰慕 比和仍许奏功名

10、斗争相制乃玉堂金马之人,停力不降即画匠色衣之辈。此二杀皆本音之杀,如木人见木杀是也,如停力亡神不降不伏,主为书工、师巫、屠行之人,如斗争劫杀两边皆凶,如相镇制御则反为福,必登金步玉之流。

斗争劫杀两边怒 相镇名为相制御

相制翻为福寿媒 上玉登金终稳步

诗曰:

本音亡劫为停力 不伏不降相斗猜

断作屠行牙会人 或为师巫丹青客

11、贪怃带鬼,被辱遭刑,掳掠不仁,取财非义。此二杀皆是杀来克我,如贪怃劫杀必主为人语气词怪,立性贪怃,取财不怕人嗔,见物思为已有,为军为盗被辱遭刑,如掳掠亡神主为人不学自能,最性巧,取财非义惹人嗔必矣。

诗曰:

贪怃劫杀最非祥 鬼杀难禁两并伤

撚水成团为活计 身投宪网累邻坊

诗曰:

掳掠亡神杀克身 牙会师巫艺术人

非礼取财言语妄 平生饕餮惹人嗔

12、管弦本滥,笙簫林里醉春风,鼓乐性骄,歌舞业中度终日。此二杀单合,合起不降不伏,双合亦然,皆主柳陌花街之内肆意邀游,村歌社舞之场纵心卓荦也。

诗曰:

管弦劫杀日时连 嗜洒耽音不管天

几度醉归明月夜 笙歌引入尽堂前

诗曰:

不降不伏合偏逢 鼓乐风流得意浓

洛浦夜游罗绮陌 秦楼朝醉管弦风

13、翳桑破宅,东寄西存,沟壑克身,朝食暮讨。如甲子年丙子月丁卯日乙巳时是破宅克身,皆主病贫不聊生也。

诗曰:

破宅翳桑杀克身 那堪相对见亡神

厨无烟火壶无酒 户有蜘蛛瓦有尘

诗曰:

沟壑亡神在鬼乡 命前五位更冲伤

琉璃井里谋生计 须信家无隔宿粮

14、刀枪合刃血濺尘沙,喷血刑年尸横道路,此二杀是亡劫全,六合合起刑克本年,切要落空亡或有贵人禄马压,不然如前凶。

诗曰:

刀枪劫杀两三重 凶与亡神一样同

得党克年兼带合 死时血染路头红

诗曰:

年时双合鬼同乡 喷血为灾不可當

若非遭刑囚桎梏 定生痼疾至膏肓

15、云水偏宜独豦物外神仙,烟霞最喜惸居俗中僧道。二杀孤辰寡宿同到,宜为僧道,命逢则身务清闲,性惟孤洁散诞烟霞之上,逍遥云水之中,青山白云之心未尝芥蒂,明月清风之兴谁与娱,其孤空如此,真所谓可憐明月清风夜,啼鸟一声人断肠也。

云水惸然孑一身 那堪刑寡及孤辰

逍遥物外聊隨物 自在尘中不染尘

诗曰:

烟霞劫杀遇孤辰 独自秋光独自春

茂竹清泉三岛客 清风明月一闲人

16、花柳艳妖娆之态,风流多慷慨之姿,情迷洛浦之风烟,梦绕巫山之云雨。二杀单合合起我弱他强,如甲申年丙子月已巳日戊辰时是也,定主风流人物,滛泆之命。

诗曰;

杀名花柳最风流 合起他刚克我柔

秋月春花老犹爱 阳春白雪日常讴

诗曰:

劫杀风流媚可知 轻盈绰约还娇姿

春风桃李花开夜 秋雨梧桐叶落时

17、天牢叠叠,穿窬梁上之人,枷锁重重,绣面文身之辈。二杀日时重重单合或双合,合起三合亦然,宜落空亡,否则必主见财便取,纵教客义残仁正道不行被刑辱。

诗曰:

天牢劫杀杀双双 发迹初年遇矢亡

克我合来徒见贵 为军为盗死他乡

诗曰:

亡劫重重临上座 诸般合起名枷锁

若非纹乡遍其身 必定面青并是跛

18、劫亡二位能为吉能为凶,互合几重或曰贵或曰贱,當详考论斯彻隐微,往古来今知音能几,口传心邔涉笔详陈,传之后人,當知所遇。

卷五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1、若论夫女人之休咎,又非众学之能精,首论五行,次言四正,禄马旺生而带贵,脸媚肌香。太阳水木以逢金,夫荣子贵。大凡论女人命,尢當精攻说究且以五行言之,如带禄马墓库及天乙贵人,只要一重或会生旺则吉,更有紫气兼太阳守四正宫,则主懿德四全厚富,荣夫而益子,淑声外著,肥家积玉以堆金也。

诗曰:

长生禄马贵人时 子贵夫荣貌必奇

秋水为神玉为骨 鞭蓉如面柳如眉

诗曰:

眉拖翠柳面如花 水宿逢金贵气赊

紫气太阳临四正 益夫荫子会持家

2、或值两重权杀兼逢一座贵人,貌虽赛于杨妃,贤有加于孟母。女命有权星、禄马、贵人一重亡劫羊刃,有貌而且贞洁,贤明也如紫气罗星,太阳太阴金水者,亦主夫荣子贵必矣。

诗曰:

一重亡劫更逢羊 天乙逢生禄马乡

绝色过人贞且洁 荣夫益子炽而昌

3、少吃多闲管,临官帝旺带咸池,禄马太多又有子卯之刑,临官帝旺咸池者。皆主身闲心不闲,吃饭不信甔者也。

诗曰:

禄马多逢子卯时 临官帝旺更咸池

持家爱为他人虑 吃饭何曾信甑炊

4、巳家如未婚寡宿孤辰逢恶杀,亡神劫杀隔角寡宿孤辰双辰平头华盖三刑皆主克子刑夫,真所谓朱帘半床月,青竹満帘风,何事今霄景,无人解与同是也。

诗曰:

亡劫孤刑寡隔双 平头华盖尽刑伤

燃香薰被成孤宿 忍对朱帘月半床

5、五行恬淡吉曜照临,桃罗织锦之无心,积玉堆金之有剩。五行无禄马贵人临官生旺,不带咸池或有墓库无气,冷淡如水,而有太阳紫气临照四正宫,为人虽拙钝巧不足,而富有余也。

诗曰:

五行恬淡福星临 重厚温和必至诚

天使喽啰无半两 却教凝福重千斤

诗曰:

三命虽平吉曜符 为人谦厚似惷愚

桃罗织锦浑无用 积玉堆金却有余

6、色历而内荏,劫亡刃合于桃花。女命不可合亡劫双刃贵人禄马,生旺为人外貌假尊重而内淫也。

诗曰:

羊刃劫亡休合动 合动高唐云雨梦

合贵合马合咸池 道是女人假尊重

7、家丑而外扬,日月凶連于众杀。如乙亥年甲申月已巳日乙亥时是,甲申月合已巳日,合起劫杀禄马贵人,必与叔通奸而讼。不顾廉恥而为陈平之盗,真所谓身如蓬岛烟霞客,梦绕巫山十二峰。其淫泆而丑,可想其内乱矣。

诗曰:

日双合月添朱门 时日那堪合杀神

伯叔缌麻房内乱 不和从此致争因

8、最多导恶唯有廉贞,丈夫为慷慨之星,女子乃是非之杀。咸池在天为廉贞星,为人虽是风流慷慨,心巧机关。然亦爱小便宜,惟男子得之倜傥疏快,女人逢此夹权爱计便宜,所以招人是非也。

诗曰:

凡人命里带咸池 自是天然惹是非

男子逢之多慷慨 女人夹权讨便宜

学艺多奸巧,出门相识之如林,夹权讨便宜怀满屋众憎而指背。咸池主人性巧心灵,故多学多能所以相识満天下,有如林之多也。女人犯之多为夹权爱讨便宜,动惹是非招人怨骂,指背议之也。

诗曰:

命值咸池洗日星 为人性巧极多能

男人得此多相识 女子逢之犯众憎

9、未言四柱且说上宫,已不淫兮妻便淫,纵而致讼女守义而夫不义,因以破家。

咸池男女逢之皆主酒色,男子上宫逢之,已若不淫其妻便淫,设若夫妻皆正大,或因婢妾、或因妻當有一两场讼事,凡女人逢在上宫,自已如是正大守义,主其夫游饮讼而破家。

上宫切忌带廉贞 已不淫兮妻便淫

设使夫妻皆正大 官事因妻及女人

10、他刑我克或长生,尽非吉兆,交相制御同华盖反作福星。咸池为淫蕩之星,克我我生皆主不吉,我克于他或日时互换相制则反为福,仍要华盖则吉。

诗曰:

咸池克我最乖戾 克我我生皆不利

比和也是贱星名 好色贪财难至贵

诗曰:

我克咸池时日会 交伤制御同华盖

贪财虽犯众人憎 美貌却令诸少爱

11、面似阿难僧,羊刃倒戈于六害,项有文章袋,凶星同陷于八宫。女人带羊刃悬针六害,及四正并疾厄宫有火罗计孛星,三命上如水人见亥子之类,皆主有气项丑貌之疾。

诗曰:

郭太史,精谈三命者也,应天有歌板行多矣,第其间议论散见诗歌,考既已有注其诠次全文者又复重等,非唯文义不相贯通,抑且注释未免赘复,观者厌之,今本堂力革斯弊,取其全篇参附注解,又列诗歌于逐条之下,使其首末该备,如条有贯,若纲在纲,与前此刊行泛泛本子,肖壤不侔矣,知命君子必有赏时,兴文堂谨咨。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程撰著

穷谓有太极,则一动一静,而两仪分,有二气,则一变一合,而五行具。是以命作一身之主,人为万物之灵,故得者失之所基,祸兮福之所倚,皆由天之赋与,乃有命以安排,曰杀曰神最关造化,有格有局,可测幽微,所以寅申巳亥之不同,子午卯酉而有别,加以辰戌丑未,遇之建破魁罡,虽屑屑以管窥,泄冥冥之理奥。

卷一

一、寅申巳亥局

杀中包杀三台八座之荣

1、有吉则杀变为权,无吉则杀无变矣,非是一杀占一宫,要年月日杀聚于时或年月时杀聚于日,则主其人八座钧衡新事业,三台鼎鼐奋功名矣。

杀中包杀格

陈参政韓:庚子年土,壬午月木,辛巳日金,辛卯时木。

诗曰:

杀中包杀方为贵 不在年干在日时

一举首登龙虎榜 十年身到凤凰池

2、生处聚生,五马诸侠之贵,日时自遇,更年月纳音又长生于其上谓之。生处聚生必主声价一方,持外阃威权,千里拥朱幡。

生处聚生格

李侍郞太享:甲申年水,丙寅月火,辛巳日金,已亥时木。 诗曰:

长生甲申并已亥 辛巳那堪见丙寅

沙漠扬威肝胆破 调羹鼎鼐庙堂人

3、若四柱迭为宾主,则五行分散英灵,非精奇艺术之流,及蹭蹬文章之士。四柱之中一位生旺足矣,如年月日时各带长生帝旺临官迭为宾主,则分散五行之英灵,非巫医精巧之徒,则功名蹭蹬之士。

宾主英灵格

癸亥年水,戊午月火,丙子日水,已亥时木,已酉胎土。

诗曰:

自生自旺自临官 分散英灵气不全

四弱一强方是主 迭为宾主便分权

4、五湖云扰,伯夷遭食蕨之饥,寅申巳亥不宜全见,若全逢则如伯夷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下。

五湖云扰格

庚寅年木,丁亥月土,壬申日金,乙巳时火,戊寅胎土。

诗曰:

寅申巳亥若逢全 五湖云扰命难延

始荣终辱招刑殆 结果终无莫怨天

5、遍野桃花韩寿逞穷香之誉,子午卯酉不宜,全见则必为春风柳陌之游,流水落花之钓也。

遍野桃花格

甲午年金,古卯月火,壬子日木,已酉时土,戊午胎火。

诗曰:

咸池四位五行中 遍野桃花妬嫩红

男女遇之皆酒色 妖娆娇脸弄春风

6、自生带贵,步玉登金,变杀为权,纤朱曳紫。日时有甲申、已亥、丙寅、辛巳之自生却带天乙贵人禄马,虽有亡劫反变为权,定主鸣珂佩玉朝丹阕,撍 笏垂绅侍紫宸。

自生带贵格

史丞相弥达:甲申年水,丙寅月火,乙卯日水,辛巳时金。

变杀为权格

陈通判晟:壬申年金,丁未月水,庚辰日金,辛巳时金。

诗曰:

人命都来字八个 亡神劫杀皆为祸

若逢禄贵及长生 变杀为权声誉播

7、壬寅见辛巳,杨恹为太史中大夫,命中二位亡神贵人皆自生于辛巳,为官清显岂偶然哉。

四柱聚生格

杨侍郎振:壬寅年金,壬寅月金,庚辰日金,辛巳时金。

诗曰:

命中辛巳见壬寅 揫敛精神格局明

四柱聚生诚罕得 登金步玉播休声

8、乙酉见甲申,李班位华文待制。四柱见三位亡神天乙贵,三水皆生于甲申,主官居阁职,禄给天厨。

聚生帝座格

王侍郞低英:已未年火,丙寅月火,甲辰日火,丙寅时火。

诗曰:

杀神和主两长生 富贵荣华福禄亨

若带贵人兼带合 腰悬金印玉阶行

9、丙申己亥相国经邦,甲子丙寅状元及第。丙申见已亥时乃罗纹贵人,又是珪玉亡神,主论道经邦,爕理阴阳。

罗纹贵人格

郑丞相怀顷之:丙申年火,已亥月木,辛未日土,已亥时木。

诗曰:

贵人天上号文星 互换年时福气深

四柱罗纹重叠见 重重生旺侍枫宸

10、甲子生见丙寅,禄马同乡,食神学堂在本旬内,主名荣官显食天禄。 禄马同乡格

张状元孝祥:甲子年金,丙寅月火,甲子日金,丙寅时火。

诗曰:

贵人禄马值旬中 不带空亡不带冲

自旺自生兼带合 桃花浪里变蛟龙

11、亡耗带针而破宅,贫夭难当。亡神大耗更带悬针而破冲田宅,必主贫贱夭折也。

破宅贫夭格

壬午年木,辛亥月金,乙巳日火,辛巳时金,壬寅胎金。(巳为亡神冲亥田宅)

诗曰:

最凶卯酉见寅申 卯见酉号亡带针

破宅破田兼遇耗 离居出祖更孤贫

12、劫、孤兼贵以长生,福权反盛,劫杀、孤辰、贵人、学堂、贵杀同长生之位乃生杀同,为福也。

贵杀同生格

辛丑年土,甲午月金,丁亥日土,壬寅时金,乙酉胎水。

诗曰:

劫孤带贵或长生 便主威权福禄全

若不长生逢贵气 也应白手置庄田

13、生旺不宜重见杀神,切忌克身,若非痼疾膏肓,即主法亡狴犴。长生帝旺不宜重见,凡是亡劫、孤寡、隔宿、破田破宅、大耗、针、刃、飞刃或一杀倡率同众杀克身,皆主缺唇、破足、驼背、大胆心麄、不法亡也。

生旺重见格

丁亥年土,辛亥月金,己亥日木,甲子时金,壬寅胎金。

诗曰:

五行生旺不宜多 三两重重祸必遇

旺处若还无克制 传劳痀瘠面阎罗

杀神克身格

癸酉年金,辛酉月木,壬寅日金,壬寅时金,壬子胎木。

诗曰:

亡神劫杀不宜逢 最怕同攻身命宫

若更罗纹相战克 囚身缧绁寿应终

14、寅申巳亥不宜全见,如全逢只喜生旺,若不然则主胆大谋高人矣。 不生不旺格

戊申年土,庚申月木,壬子日木,庚子时土,辛亥胎金。

诗曰:

寅申巳亥不长生 胆大谋高爱逞能

一匹内中难满数 今如风里泄残灯

15、性巧机灵众众杀均而不降不伏,命犯眾殺均停四柱不降不伏,主人聰明,衣食淺簿,一生不能安閑也。

不降不伏格

丙寅年火,癸巳月水,癸亥日水,癸亥時水,甲申胎水。

詩曰:

四柱之中众杀均 相冲相战反攻身

多能多学心机巧 也是风流介裹人

16、帶群克殺,受福無疆;聚殺攻身,非貧則夭。帶群乃年月日俱克時,逢殺反主福,如日時聚殺來剋生年則主凶。

聚殺反吉格

楊和王存思:已丑年火,已巳月木,戊申日土,癸亥時水。

詩曰:

帶群殺震最為奇 年月須無日克時

心廣體胖膺百祿 子榮孫貴壽應彌

聚殺克身格

丁亥年土,辛亥月金,庚申日水,壬午時木,壬寅胎金。

詩曰:

命中有殺分強弱 劫殺亡神最兇惡

聚殺攻身大不祥 不貧便夭填溝壑

17、殺並居於身後為國藩宣,羊刃殺、劫殺在於生年之後是也,有官祿貴人 居中方合貴格,故前賢云身克殺吉、殺克身凶正謂此也。

殺居身後格

趙丞相蔡:庚戌年金,乙酉月水,乙酉日水,乙酉時水。

詩曰:

大富大貴馮權殺 殺宜居後主居先

更逢亡劫天元貴 定亂安邦作大賢

18、貴互見於年時作君輔弼,生年與時交互貴人,如天乙貴、福星貴、天官官貴之類,必為相輔之命。

貴人交互格

張參政改:乙卯年水,甲申月水,癸丑日水,壬子時木。

詩曰:

互換重逢貴最奇 貴人要得在年時

鳴珂佩玉貴無敵 列鼎鳴鍾富可知

19、子午最嫌巳亥,卯酉切忌寅申,非抑營絕塞之軍,即萍水他鄉之客。子午見巳亥為破命宅,卯酉見寅申為破田宅。而有亡神、劫殺、懸針、大耗、隔角在其上不宜,日時見之命主為遠戌之卒、萍跡之商也。

詩曰:

子午生人可細推 巳亥那堪坐日時

克主更兼他有黨 耗財破業決無疑

詩曰:

最凶卯酉見寅申 破田破宅耗來并

身漂雪浪鯨波裏 時聽山村雞唱聲

20、日宮凶惡妻主惷愚,如逢祿貴之全,始得賢明之婦。三命以日為妻宮,如帶亡劫必主刑妻,只宜拙惷愚朴之妻,免有刑克,如帶貴人祿馬則異於是,卻主招美貌賢明克家之妻也。

詩曰:

上宮亡劫主刑妻 破碎貴官一例推

若招朴實惷愚婦 卻許夫妻白首期

詩曰:

貴人祿馬上宮加 妻必賢能內克家

更有食神兼帶合 腰如楊柳面如花

21、帝座若携眾殺,子必螟蛉,吉食若聚生時,賢皆鸑鷟。三命以時為帝座,則為子息宮也,如帶亡劫、三刑、三義殺或支神重疊或孤辰寡宿之類,皆主克子,縱饒有子變是螟蛉,唯帶貴人祿馬長生之類,則主存鸑鷟英物也。所謂帝座,只是生時一以眾殺而一克兒,一以吉神而招子,常說推之萬無失一。

詩曰:

日時劫殺更亡神 干疊支重又及刑

若不過房並庶出 定須抱養與螟蛉

詩曰:

貴人祿馬定分毫 時上逢之產鳳毛

卓犖英豪皆令器 人稱鸑鷟福堅牢

22、殺神忌合祿馬嫌沖,合陽刃而狠愚,為人饕餐。合空亡而機巧枉自僂羅,凡殺神忌合而喜刑沖,祿馬怕沖而喜合也。合亡神雙刃則為人狠愚,合在空亡則為人機巧也。

詩曰:

祿馬嫌沖宜六合 殺神忌合喜刑沖

殺神帶合為凶殺 祿馬逢沖吉反凶

詩曰:

空亡陽刃合為徒 空主僂羅刃狠愚

市井無厭饕餐輩 風流人物藝能夫

23、天乙雙联榮攀桂子,咸池共合嘈號桑中。如命合天乙貴人則穩步蟾宮,手攀仙枝矣,如合咸池則為人好滛,必主風流人物,倜儻精神,春花秋月幾多,懷暮雨朝雲千萬意也。

詩曰:

貴人天乙合天干 此命非常不等閑

喜氣滿懷攀月桂 少年平步上雲端

詩曰:

咸池不合也風流 合起荒淫更可優

流水落花相結托 春風柳陌恣遨遊

24、祿貴克身必朱此衣冠之士,祿馬貴人克入謂之克身,則主其人榮貴也。 詩曰:

貴人克入最為佳 祿馬如斯皆可誇

附鳳攀龍真俊杰 登金步玉享榮華

25、劫亡會貴為巫醫卜筮之人,亡劫會貴人乃無用也,則為眼高四海江湖客,口喫十方牙儈徒也。

詩曰:

逢命劫殺與亡神 間有咸池會貴人

醫卜師巫或牙儈 隨緣隨喪免孤貧

26、破碎回頭奸貪壽促,若酉命人見寅巳亥月日時,又如醜命見辰戌未月日時,謂之回頭破碎,必主其人狡猾,若受克則壽齡夭促,恐不能延顏子之年也。

詩曰:

回頭破碎殺非佳 殺反朝年禍更加

酉醜兩宮攢殺轉 更逢孤克壽難遐

27、雙辰得黨鰥寡身惸,此殺更帶孤寡隔角之類,男則鰥居,女則守寡,平頭六害空亡同。

詩曰:

逢命寡隔雙辰並 害子刑妻及兄親

翡翠衾單多少恨 鴛鴦枕冷一孤人

28、三刑隔角之落空,乾生庶出。三刑隔角華蓋並落空亡,主克害父母,必乾生庶出之命,所謂不是移東就西之子,定喚父妾作親娘也。

詩曰:

三刑隔宿更空亡 華蓋重開主過房

必是雙生並庶出 不然重拜兩爺娘

29、寡宿孤辰全犯,異姓同居。寡宿孤辰全犯則主骨肉丛中無得意,煙霞堆里好安身矣。

詩曰:

寡宿孤辰不可當 意之至老少兒郎

共活卻宜三兩姓 否為僧道守山房

30、咸池本自機关,羊刃那堪會遇,子午卯酉四位咸池,凡咸池本自機巧,更遇羊刃則俞見風流也。

子午卯酉占中天 咸池羊刃殺相連

甲庚壬丙人逢此 慷慨風流醉管弦

休囚錯亂,多能多藝或巫醫,生旺互空,半武半文耽酒色。咸池在休囚錯亂,其人不巫即醫,如生旺互換空亡,半武半文人也。

詩曰:

錯亂咸池藝術名 休囚帶鬼更為真

空亡生旺心尤巧 能武能文酒色人

順流滾浪泛濫妖嬈,咸池在日時有水謂之滾浪桃花,故主翡翠衾堆,倚玉偎香情最密,俏金帳暖回頭含笑媚還生,其為淫泆亦可知矣。

詩曰:

輕薄桃花逐水流 鴛鴦兩沼共沉浮

更兼馬貴同來合 羅綺丛中度百秋

倒插回眸風流倜儻,如卯人見寅午戌月日時,如酉人見申子辰月日時,咸池反朝於年謂之倒插桃花,命逢若非暮雨朝雲客,必是貪花臥酒人。

詩曰:

倒插桃花色轉鮮 日時與月反朝年

風流倜儻多奸妬 性巧聰明賢不賢

人生而靜一初無,間於賢愚,天降之衷大命已分,於凶吉有殺神之三局,界貴賤之兩途,理則精微,妙難窺測,余也以心傳之妙決,乃手緝於成编,略陳於斯,少資一覽。

卷二

太史談天進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人稟三命,數該一天,凡八字精微之具,皆五行幽顯之玄,寅申巳亥既論於前,子午卯酉抑居其次。

二、子午卯酉局

1、地紀如全四極,天干更遇純陽,男如崔子之尋芳眠花臥柳,女似真妃之生媚

不寵則娼,子午卯酉之地支為四極,天干純陽謂甲庚丙壬也,此四地支更遇此四天干必主男如崔護覓水,女如楊妃幸君也。

詩曰:

年月日時分戰降 命宮全帶喜風光

男如崔子尋花柳 女似真妃睡海棠

2、歲殺重逢禍延乃父,旺神頂蓋醜及其妻,咸池在日時名歲殺,犯一兩重主為事累及乃尊也,凡日上咸池有陰錯陽差或華蓋及破碎殺在上,則招醜拙之妻。

詩曰:

時日咸池一兩重 名為歲殺父招亡

暴亡水火離鄉死 呪咀瘟黃不善終

詩曰:

日上咸池帶旺神 陰錯陽差華蓋並

妻家惹禍兼裝醜 若不刑離誘外人

3、且言天乙之星乃是文昌之曜,凡天乙貴人乃天上之文昌星也,要年與時上互換見之則吉,亦宜自生自旺有氣為佳,如鄭丞相:丙申年,已亥月,辛未日,已亥時是也。

詩曰:

命中天乙號文星 互在年時福乃深

相國經邦兼論道 秉鈞佩玉又腰金

羅文有氣黑頭相國之三公,羅文貴人者,年之貴人在時,時日之貴人又朝年者是也,命逢則主為天子之股肱,萧曹是任,作皇家之筋力,稷契其人。

詩曰:

貴人六合有陰陽 陰貴逢陽真異常

若是羅紋兼有氣 少年天外姓名香

4、互合朝年,黃甲少年而一舉,貴人互合朝於生年,主博覽百家今古,縱橫萬卷詩書。

詩曰:

貴人互換合相逢 那更朝年福氣崇

筆下文章燦星斗 胸中志氣吐霓虹

5、若逢祿馬福氣尤深,如压殺神權威益重,貴人喜遇祿馬則為福,如會亡神劫殺謂之壓殺,主有威權也。

詩曰:

貴人祿馬克生年 殺神降我反為權

更逢生旺即為吉 富貴榮華降自天

詩曰:

貴人祿馬兩交互 更壓殺神福尤固

宣威沙漠勇而威 為國蕃宣貴而富

6、若夫女命反曰忌星旺地疊逢,羅綺丛中為活計,囚鄉重見,煙霞深里好安身。女人如帶貴人,則為忌曜不宜在旺地,又不宜合。若逢之更生旺,則主秋水為身玉如骨,芙蓉如面柳如眉,非市井之煙花即豪家之寵妾。如休囚死絕地見貴人卻不妨。如重疊見之,則主高山流水少知音,明月清風誰與共,長與煙霞為侶伴,不妨泉石作膏肓。

詩曰:

女人天乙兩三重 多貴翻令吉作凶

弦管丛中為活計 為偏為寵過西東

女人天乙喜囚地 生旺重逢非所宜

若是囚鄉重見貴 定須孤寡作師尼

7、命值進神例主吉,命祿權官貴進,業富於童年,針耗刃咸進,夭貧於壯歲。凡進神不可例主為吉,如進祿、馬、貴人、官星、權殺、則愛珠地,上有錢流倉廩粟陳並貫朽,如進神遇懸針、大耗、咸池、羊刃則鳧漂鳫泊。家無儋石之儲,狗茍蠅營,釜有塵埃之積,其為貧亦可知矣,更遇眾凶互刑,非東家紀井之兒,即西余舍识环之子,其夭也又如此。

詩曰:

進神不可例言奇 進祿進馬名利宜

更遇官星並進貴 堆金積玉富家兒

詩曰:

進針進耗皆無益 羊刃咸池尤不吉

設逢天乙貴人臨 起倒無成耽酒色

進孤寡於帝座,卜商罹哭子之悲,進凶惡於上宮,莊子有叩盆之嘆。进神带劫杀孤辰寡宿双辰于时上,则主將望曾參養曾晳豈期顏路哭淵,如進凶神惡殺於日上,則主克妻而有莊子叩盆之嗟。

詩曰:

進神羊刃必遭官 日上逢盆之歌叩

帝座號為埋子殺 三刑同到入軍門

8、白虎如逢雙刃,罵殺時人。白虎五行之胎神也,如在日時更逢羊刃、飛刃同克本年,主娶妻糊塗,只好罵人。如庚申、庚寅之木,見癸酉日時之類是也。

詩曰:

白虎胎神氣象豪 木人癸酉便聲高

更逢羊刃兼飛刃 罵殺時人口似刀

9、紅鸞若到四強,非常喜氣,紅鸞即命中之天喜是也,行年得其到四正之宮,則主夫妻和葉,鸞鳳諧鳴男女喜榮,麒麟異產,其為喜也豈不非常。

詩曰:

秀鸞天喜是星昌 那更逢之在四強

秀毓麒麟英且俊 諧鳴鸞鳳喜非常

10、娶妻鶻突入贅增仇,為緣陰錯陽差所以凶多吉少。十二位陰錯陽差如在日時值之,定主娶妻糊塗,因孝卒急,填房入贅之命。

詩曰:

陰錯陽差因孝娶 外祖兩重或入贅

不然決定克其妻 或者殘房來作婿

女人值此半真半假之公姑,日時逢之寄養寄生之夫婦。女命值些陰錯陽差,如在日時值之,定主亦花燭不分曉,亦是寒房寄養,半真半假公姑夫婦也。

詩曰:

女人逢者亦依然 真假公姑或續弦

否則有刑多寡合 外家零落是前緣

11、交逢羊刃,互帶懸針,楊貴妃身沒馬嵬,戚夫人形為人彘,攢凶貼體,投河自縊之亡,合克倒戈,粉黛煙花之妓女。女命羊刃不宜互換,懸針怕見重疊,如丙午見甲午為帖身,而丙戌見戊午為倒戈,戊午見乙卯、癸未見戊午皆是合中羊刃格。如丙寅年、丙申月、壬午日、戊申時謂之攢凶帖體格。如丙戌年、壬辰月、

戊午日、壬子時謖之合克倒戈格。女命遇之,不淫奔於粉黛則惡死於刑傷必矣。

逢刃帶殺

日時羊刃帖身隨 身亡萬馬若楊妃

互換懸針攢一處 駝腰曲背免刑台

攢凶帖體

帖體攢凶大不祥 投河自縊樹頭亡

如逢天月德來救 免得凌時死血光

合克倒戈

女人羊刃不宜多 合克羅紋帶倒戈

禍起蕭墻流粉黛 冶容難避馬嵬坡

庚戌去逢乙酉,將相兼权,甲午反朝丙寅(年支午为丙之刃,为羊刃例戈)死亡早見。男子一重兩重旺氣羊刃,其他華蓋不並咸池之類,趙葵丞相:庚戌年、乙酉月、乙酉日、乙酉時合格。反主有權也,如甲午反朝丙寅乃命中凶殺克生年是也,主有早亡之患。如王侍郎愛小娘:丙寅年、甲午月、已亥日、庚午時,後主早年產死也。

庚戌逢乙酉

男逢羊刃最為佳 戌人逢酉格堪誇

英雄國士無雙手 忠孝皇朝第一家

甲午朝丙寅

丙寅甲午主刑傷 女命逢之大不祥

月德若然相救助 定須產難早年亡

12、狼餐鯨飲殺聚凶星,亡劫雙刃凶殺多,更火羅計孛守四正宮,則主肉山酒海度平生,日食萬錢無下筋矣。

詩曰:

狼餐鯨飲是如何 羊刃重重亡劫多

計孛火羅臨四正 只圖醉飽任風波

13、龍化鵬摶祿逢貴顯

祿馬逢貴人兼在日時之位,人命逢之則主其人河漢文章、虹霓志氣、龍化禹門之浪,鵬摶荘海之中。

詩曰:

貴人祿馬事非虛 日上須兼帝座居

祿馬更逢神杀聚 禹门得见化龙鱼

14、四柱同旬而必贵,当辨吉凶。四柱同旬禄马贵人同旬则贵,亡劫针耗同旬则凶,辨者辨此而已。

诗曰:

年月日时共一旬 还同兄弟一家人

若兼禄马同旬内 金榜扬名显二亲

15、五行一字以皆然,须明次序。如癸未辛酉癸未辛酉,胎得壬子,五行皆木。纯粹则吉,驳杂者无用。

诗曰:

五行一字喜相连 纯粹支干福寿全

若更干神多驳杂 纵教全遇亦徙然

16、祸分轻重,看他聚看他分。如甲戌年丁卯月癸卯日丁巳时,一生无子,谓之分散。如丙寅年壬辰月丙子日甲午时谓之聚凶,皆主贫夭也。

诗曰:

神杀无多不易论 看他攒聚看他分

分开祸福皆分散 聚杀攒凶命不存

17、杀喜空亡明其虚明其实,凡是杀神喜带空亡,若相冲又谓之不空。

诗曰:

杀神最要落空亡 神杀空亡大吉昌

禄马贵人还减福 空亡不见不文章

18、杀在两头而见贵,马逢四吉,以然生多智多谋不忙不急。两头年时带杀与贵人,主为人不忙不急,慢中又急。如禄马逢生旺临官主为人多智多能,疏快人也。

诗曰:

杀在年时谓两头 为人多智又多谋

马逢四吉兼生旺 作事逢運得自由

19、勾绞三刑为人狡猾,劫亡并遇作事機關,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子午卯酉谓之勾绞,如甲申生人见辛巳乙亥,又如丁未见丙辰甲申之类,为人狡猾必矣。

诗曰:

勾纹三刑亡劫并 为人狡猾更沉吟

日时年月如重见 内蕴机关似海深

20、甲丙丁而干支冲克,头角非人。甲丙丁一路平头,地支又有羊刃悬针攒聚,于天干地支又无旺气,更冲克重重,必是披毛戴角非人之命也。

诗曰:

平头一路占天干 羊刃悬针杀斗攒

相克相冲无旺气 披毛戴角畜生看

戊庚多而凶恶斗攒,骨毛异众,戊庚字多为披毛戴角之杀,更详命天支神重叠,更火罗计孛守四正,必是平生不着衣冠,异日杀逢刀刃如:丁未年丁未月丁未日丁未时方合此格。

诗曰:

戊庚多者定披毛 重叠支神命不牢

计孛火罗来守命 马牛猪犬数难逃

21、四柱刑胎早克父母,三刑克主殁为官灾,更有隔角三刑空亡,五行无气多是畜生,庚寅年戊寅月庚寅日戊寅时已巳胎即是。头角非人之类,骨毛异众之徒,三刑克身更兼众凶,必主亡于官讼。

诗曰:

四柱刑胎父必伤 当于母腹便身亡

三刑若更克身主 必见官灾赴法场

22、墓库罗纹,家比陶朱之富。辰戌丑未有四个墓,如罗纹见之必主紫丝帐列,为家金谷园凭作主,家全十富好推當代陶朱,财镇一方人指昔年猗顿。

诗曰:

墓库带旺富难當 如见罗纹富倍常

门盈珠履三千客 座列金钗十二行

23、魁罡角立,巷如颜子之贫。辰戌丑未为建破,魁罡更互,空亡大耗破宅在一位,安得不孤贫哉。

诗曰:

魁罡角立在身宫 空亡大耗破田位

随缘度日作生涯 捻土成团为活计

24、穷通富贵得自有生,寿夭荣枯归之由命,详观详究不怨不尢,其妙难穷无用执一。

卷三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论夫幽明为祸福之天,研究者吉凶之本,前二局即详且尽,,后一段當极其精再述数辞妙通大造。

辰戌丑未局

戊已得之为人诚实,丙丁值此穷气夭贫,甲乙宝库中,庚辛乃子归母腹。辰戌丑未四宫古人以为四印,戊已逢之全最有诚信,甲乙属木克辰戌丑未为财,财已入库主人鄙且贪也,丙丁得之上穷天无火气,不贫则夭。庚申得之谓之子归母腹,必主为人奸狡也。

诗曰:

辰戌丑未为四印 戊已得之偏有信

甲乙逢之鄙且贪 丙丁遇者多贫并

诗曰:

庚申格号儿生娘 必主其为奸狡命

惟精惟奥可详推 万举万全皆有伤

1、戌中见戌未见未,独守空房,丑重见丑辰见辰,卧如半被。华盖重见主人孤寡,丁未见丁未已丑见乙丑是也。命逢则翡翠衾单,有恨向谁之訢,鸳鸯枕冷无人解兴之同必矣。

诗曰:

戌重见戌未见未 丑见丑兮辰见辰

时日叠逢华盖杀 男女空房度百春

2、华盖带鬼只利师巫,墓库逢华偏刑骨肉,有气乃缁黄之士,带权为朱紫之流。华盖带鬼间有咸池不为巧匠即是师巫,若只见华盖或是五行有气,紫气不陷于四正,主一世享神福,仍且寿长,但未免克父母刑妻子,克我者重,比我者轻,更带权杀贵人为朱紫之贵,官必至于克侠也。

诗曰:

华盖咸池兼带鬼 不为巧匠即为师

鬼少五行兼带墓 不顶黄冠便着缁

诗曰:

墓库逢华福寿基 萝莪亲克棣华夷

日妻时子分轻重 官必对侠爵禄弥

3、丑见寅而未见申,六亲冰炭,戌见亥而辰见巳,五属华夷,若逢禄马长生反使富荣超众。丑人见寅、戌人见亥、辰人见巳、未人见申谓之隔角逢者,则主骨肉丛中无得意,烟霞堆里好安身,若逢禄马贵人却为福寿,反此者凶。

诗曰:

丑生人命怕逢寅 戌人见亥未嫌申

辰人恶死名孤劫 禄贵临兹是福神

4、四墓皆土,双刃逢刑,待人而喜满乾坤,触怒则气冲牛斗。辰戌丑未四宫皆土,或单逢一位而有二辰三辰者,或双刃与三刑主外貌则春风和气,内怒则怒发冲冠。

诗曰:

土旺丑未并辰戌 凡命逢之多性执

飞刃三刑同位来 性恶性刚兼性急

5、三四重之聚刃,恶疾瘖聋,一七八之四凶,亡身桎梏。命逢羊刃或三四重及一命宫七妻妾八疾厄宫而有火罗计孛四星,则主劳瘵膏肓之疾仅免法亡,囚身缧绁之中难逃重宪。

诗曰:

羊刃四宫三两重 盲聋瘖哑或伤风

恶曜一宫兼七八 定教身死土牢中

6、本音飞刃公议寡言,自带并刑凶顽无匹。本音火人带火刃也,主为人持重正大少言语而有权柄也,自带飞刃不宜并三刑,不宜我弱他强,主凶顽也。

本音飞刃

飞刃比和便主权 为人公议寡于言

方刚正大人欲仰 声势肥家远近传

自带并刑

带来飞刃并三刑 凶狠强徒不可亲

好杀好欺并好武 只宜他破我生成

7、未来合午午冲子,重拜爷娘,卯来破酉酉合辰,宜为僧道 。未合于午冲于子,辰合于酉冲于卯,皆为暗害,六害则主父母参商,骨肉内冰炭,不为莲社之徒亦作琳宫之士。

诗曰:

辰能合酉卯相冲 重拜爷娘在此中

未合午兮午冲子 定为僧道守禅宫

8、上座若逢辰戌魁罡并号网罗,非谈天说地之人,必破祖败家之辈。辰为天罡戌为天魁,辰为地网,戌为天罗,辰戌日时者不为艺术师巫,则主离乡失土之人。

诗曰:

古言辰戌是魁罡 地网天罗大不祥

破祖离乡方吉利 更宜艺术鬼牙郎

9、若论夫人命运如此大造阴阳。运者若天地四时之气,阴阳二气之机运用无穷,变通不息,是以阳气一呼为春为夏,阴气一吸为秋为冬。

诗曰:

运同天地有阴阳 看限何如看运详

若得烛神经细读 丝毫不错味偏长

乙辛运忌于辰戌,已癸丁嫌于丑未。辰戌丑未元有四个恶杀在其中,辛乙之人

诗曰:

子午卯酉忌蛇头 壬癸生人减半愁

百工技艺如逢此 空里命财得自由

华盖贵人禄马落空亡,只宜九流闲中享福。

诗曰:

僧道公门及秀才 运入空亡便发财

华盖贵人同劫杀 九流遇此笑颜开

少年逢旺,财自天来,老限逢生,魂游地下,五行运宜生旺,少年逢旺则钟鸣鼎食,贯朽粟陈,但老人则只喜休囚,如生旺必主不作南柯太守,定为蝶梦神仙必矣。

少年逢旺

二运偏宜生旺居 少年逢旺福何如

定主荣华如猗顿 自然金谷比陶朱

老限逢生

老人限若逢生旺 薤露挽歌宁免唱

合并如逢太岁并 限好难延身必丧

10、太岁逼群凶而入局,梦入槐柯游,年会诸杀而當生歌与薤露。运限命在前,太岁在后,逼诸杀在中,谓之逼杀入局,或游年凶杀会當生凶杀,则主浮云流水捴皆空,啼鸟落花空有恨,其人可知矣。

太岁杀入局

岁君在后杀居中 命限居前當战锋

赶限成群来入局 其人必定见阎公

游年杀當生

倒限當知限入关 入关那更杀重残

游年诸杀當生克 定主魂飞海上山

大凡有鬼有杀方能主福主权,先明战斗之机,次论伏降之理,主强杀弱宣威沙漠之风,他胜我衰,血染尘埃之命,战争停力祸福平分。大凡三命化鬼有杀方能主福主权,如无鬼杀则无,造有止一善人而已,然论鬼杀必明战斗降伏刑冲破合八字精妙也,战斗为福主居强而杀居弱,主宣威沙漠无双,为国蕃宣第一人。若杀强年弱不胜而反降于杀,则身居锋镝粗,心胆血染尘埃,丧命魂必矣。

诗曰:

五行鬼杀看输赢 战斗伏降分重轻

他弱我强还得福 鬼强身弱便为屯

11、日月刑年而时独专权制降为福,伏降为福,月日皆刑生年,时为之主制降则为福。

诗曰:

伏降为福下刑年 帝座居强独主权

心广体胖应百福 子荣孙贵更双全

12、鬼杀逢生而主居弱位,为祸非轻,伏降为祸,鬼杀生旺而主反居弱,祸非轻矣

诗曰:

鬼逢生旺擅强梁 身弱名为我伏降

若得空亡应免祸 如无救援定为殃

13、母被鬼伤,子来力救,破刑得胜,香传仙桂几枝芳,冲鬼得赢寿比云椿一株老。冲破为福,如戊午年癸亥月癸巳日丁巳时,癸巳属水归附癸亥,又水克戊午之火,而得丁巳之土干身克退其水,不敢克戊午之火,巳土乃火之子来救戊午之火,谓之子来救母,定主其人珪璋器质锦绣文章,少年平步青云,壮岁始攀丹枉。若更冲鬼得胜则主身享康宁之福,心存恺悌之人,燕山椿不老云姿,南极星长辉世瑞也必矣。

诗曰:

母被鬼伤子来救 子相母冤排左右

破其鬼贼冲其刑 破鬼冲刑元福寿

诗曰:

母杀来刑更带冲 交相冲破不为凶

文章独步誇王粲 富贵双全比石崇

14、冲禄冲库而贫居终日,破马破宅而丐食他乡。或陷身于关塞之中,或转死于沟壑之内。如戊午癸亥癸巳甲寅甲寅,二甲寅一癸巳皆平水归附于癸亥而冲戊午之火,破子禄宅破子命宅,必主孙虚活计,冷淡家风,室如垂磬之空,釜有生鱼之积;又主衣不益形,食无充口,钱觅分文,行遍大家小户;居无寸土,寻常东寄西存,朝食暮讨无了期,啼饥号寒度终日;不然亦主阵没塞营之上,填沟壑之中必矣。

墓库马冲禄马残 更同命宅一般般

如无吉宿居强正 活计聊生似范丹

15、刑落空而有制,家富身荣,如甲子甲戌甲寅丁卯,甲戌者见落空亡,吞噬孤寡皆落空亡反为荣富,盖甲寅战过丁卯之火,不散伤甲子之金,谓之主得援也。

诗曰:

制刑得援要空亡 不克身兮福禄昌

金玉满堂人富贵 少年月里姓名香

16、惹为祸以尢深,人亡宅破,如辛酉辛丑癸酉壬子,癸酉辛酉同宫战斗,本身就家降于鬼乡,为鬼所制而不能为主。谓之惹刑,故家破人亡也。

诗曰:

惹刑为祸最非良 停力同宫尽斗伤

身若全家降鬼贼 难逃家破便身亡

17、合旬中之禄贵,少年平步于蟾宫。如甲寅辛未癸未戊午,此为小六合,合起未为阴贵人,亦且为官食禄,如合贵人禄马更在旬中,定主春浪桃花暖,秋风桂子香也。

诗曰:

十般六合少人知 自古神仙不泄机

禄马贵人旬内合 合中添福福无涯

18、合座起之杀神,壮岁枉亡于犴狱,如已亥年丙寅月甲寅日辛未时,甲与已合,寅与亥合,合起官符、吞噬、孤寡,未免壮岁亡于犴狱之间也。

诗曰:

合来神杀便为凶 神杀如何一样同

各杀各宫专祸福 鬼神催使应天工

19、旺中带鬼,郄生桂许高攀。生旺中反得鬼来制,如京府判命:甲寅年癸酉月壬戌日庚子时者是也。

生旺为祥在日时 鬼来制御却偏宜

桃花直透三层浪 桂子高攀第一枝

20、生处叠逢,商子秀而不实。如丁亥辛亥已亥甲子同宫战斗,非惟贫贱亦且少亡。

诗曰:

长生帝旺见重重 变福为灾反不中

得鬼制他还减福 纵饶命贵也遭凶

21、死中得母绝处逢生,蛟龙变化于渊中,凤凰飞翔于天上。如金人见戊寅为绝处逢生,见庚子为死中得母,见庚午为破中有救,为福之媒,蛟龙凤凰皆能变化。

诗曰:

死中得母绝逢生 富贵荣华别样新

廉简直温无燥暴 朱衣元是陇头人

22、鬼宫死绝,破荡家财,禄命破冲,别离宗祖。如已亥年庚午月庚午日壬午时

非唯木死于午,冲破命宅禄宅,未免贫病也。

诗曰:

死绝那逢鬼更伤 鬼居强位岂能當

若还禄宅皆冲破 破业亡家死异乡

大抵杀神三局论极详明,纵令人命五行洞知,凶吉當由人力,理应天文當为公共权冲,不欲私自金玉示诸同志切幸眄青。

卷四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乃若十六般之劫杀,十六般之亡神本同出而异名,抑共凶而时吉。劫杀亡神共出寅申巳亥四位,祸福相为表里也。

十六般劫杀

瑷珠冠纪并旌旗 库冕提盐贪斗翳

刀管风烟皆是杀 天牢十六共同推

十六位亡神

仓库亡神珪玉轩 鼎规父母不同言

儿罗沟壑枷停力 掳墳花云鼓乐天

1、如逢仓库千斯仓而万斯箱,若值瑷珠一曰寿而二曰富。仓库亡神瑷珠劫杀皆是我去克他命逢则主富寿。

诗曰:

仓库亡神我克他 克他洪福自然多

杀降可比陶朱富 华屋神仙艳绮罗

诗曰:

瑷珠劫杀易推排,我克他兮是福媒

断作库中财宝命 世间多宝一如来

2、冕旒包杀,稷契其人,珪玉正生萧曹是任,珪玉亡神冕旒劫杀皆真长生之位,主有萧曹之叫,负稷契之志。

诗曰:

劫杀无包杀自生 垂旒戴冕立功名

黑头宰相人间瑞 千里俟方镇外英

诗曰:

珪玉长生带贵人 黑头年少作朝臣

衣冠济楚登黄道 环佩铿锵拜紫宸

3、临官轩冕于公多驷马之车,空劫冠裳山甫铺补六龙之衮。轩冕亡神冠裳劫杀皆临官空亡之位,主荣贵也。

诗曰:

轩冕亡神杀落空 落空反使福兴隆

蛟龙不是池中物 雕鹞當横汉外风

诗曰:

杀带临官更落空 冠裳济楚有谁同

长裾不向王侠曳 衮职當知补帝聪

4、盐梅互贵天下无双,鼎鼐同旬官中第一。鼎鼐亡神、盐梅劫杀皆是罗纹贵人之位或同旬内主黄甲少年,须及第黑头相国作三公,如壬子生人见乙巳时乃合盐梅互贵格。

贵人同劫乃罗纹 要在年时不克身

异日调羹充大用 少年平步上青云

5、鼎鼐同旬格,如郑丞相清之丙申年火已亥月木辛未日土已亥时木。

诗曰:

鼎鼐亡神神气全 贵杀临时时反年

更得长生旬内见 白衣佐职拜尭天

6、纪纲谋重,沉机深略之人,规矩端庄巧智雄韬之士。纪纲劫杀,规矩亡神身命不克于杀,杀却不得其位,主为人深沉有器局正大有智略。

诗曰:

杀居弱地我居强 纵不来降自纪纲

容动周旋皆中礼 温良正大福非常

诗曰:

规矩亡神势若何 欲来降我我强他

端庄恭敬为人物 方正贤能财甲科

7、库堂重合,厄解冰消,父母逢生钱盈谷积,库堂劫杀、父母亡神,皆反生于主,如父母亡神更有自生自旺主闲钱积谷,如库堂劫杀两头冲破,如重叠更合则主贫乏。

诗曰:

库堂劫杀他生我 本音生旺宜冲破

若还年去合生时 荡尽家资非一祸

诗曰:

父母亡神生本年 精神聚我反纯全

禄同生旺无孤隔 金谷盈余瑞灿钱

8、儿女若无孤劫,粟腐千囤,提孩或值空亡,家徒四壁。儿女亡神提孩劫杀皆是我去生他,如儿女亡神自生旺,更无孤辰、寡宿、隔角诸杀则主富,如提孩劫杀单见一得为吉,如逢孤劫得重,主贫而儿女有恥辱事。

诗曰:

儿女亡神上生下 自旺自生成造化

若无隔角及孤辰 亦作人间之富者

诗曰:

提孩劫杀母生子 单见一重为福祉

若逢孤劫更一重 丧家遭辱伤儿女

9、罗绮为人富贵,旌旗独主威权,非紫丝锦纬之荣,则皂盖朱幡之贵。罗绮旌旗皆贵人同到,如单绮到日时,则富无敌也。

诗曰:

日时天乙并亡神 号为罗绮吉星辰

纵多凶杀如无克 锦绣业中富贵人

诗曰:

旌旗劫杀贵人并 首见艰辛后必成

财镇一方人仰慕 比和仍许奏功名

10、斗争相制乃玉堂金马之人,停力不降即画匠色衣之辈。此二杀皆本音之杀,如木人见木杀是也,如停力亡神不降不伏,主为书工、师巫、屠行之人,如斗争劫杀两边皆凶,如相镇制御则反为福,必登金步玉之流。

斗争劫杀两边怒 相镇名为相制御

相制翻为福寿媒 上玉登金终稳步

诗曰:

本音亡劫为停力 不伏不降相斗猜

断作屠行牙会人 或为师巫丹青客

11、贪怃带鬼,被辱遭刑,掳掠不仁,取财非义。此二杀皆是杀来克我,如贪怃劫杀必主为人语气词怪,立性贪怃,取财不怕人嗔,见物思为已有,为军为盗被辱遭刑,如掳掠亡神主为人不学自能,最性巧,取财非义惹人嗔必矣。

诗曰:

贪怃劫杀最非祥 鬼杀难禁两并伤

撚水成团为活计 身投宪网累邻坊

诗曰:

掳掠亡神杀克身 牙会师巫艺术人

非礼取财言语妄 平生饕餮惹人嗔

12、管弦本滥,笙簫林里醉春风,鼓乐性骄,歌舞业中度终日。此二杀单合,合起不降不伏,双合亦然,皆主柳陌花街之内肆意邀游,村歌社舞之场纵心卓荦也。

诗曰:

管弦劫杀日时连 嗜洒耽音不管天

几度醉归明月夜 笙歌引入尽堂前

诗曰:

不降不伏合偏逢 鼓乐风流得意浓

洛浦夜游罗绮陌 秦楼朝醉管弦风

13、翳桑破宅,东寄西存,沟壑克身,朝食暮讨。如甲子年丙子月丁卯日乙巳时是破宅克身,皆主病贫不聊生也。

诗曰:

破宅翳桑杀克身 那堪相对见亡神

厨无烟火壶无酒 户有蜘蛛瓦有尘

诗曰:

沟壑亡神在鬼乡 命前五位更冲伤

琉璃井里谋生计 须信家无隔宿粮

14、刀枪合刃血濺尘沙,喷血刑年尸横道路,此二杀是亡劫全,六合合起刑克本年,切要落空亡或有贵人禄马压,不然如前凶。

诗曰:

刀枪劫杀两三重 凶与亡神一样同

得党克年兼带合 死时血染路头红

诗曰:

年时双合鬼同乡 喷血为灾不可當

若非遭刑囚桎梏 定生痼疾至膏肓

15、云水偏宜独豦物外神仙,烟霞最喜惸居俗中僧道。二杀孤辰寡宿同到,宜为僧道,命逢则身务清闲,性惟孤洁散诞烟霞之上,逍遥云水之中,青山白云之心未尝芥蒂,明月清风之兴谁与娱,其孤空如此,真所谓可憐明月清风夜,啼鸟一声人断肠也。

云水惸然孑一身 那堪刑寡及孤辰

逍遥物外聊隨物 自在尘中不染尘

诗曰:

烟霞劫杀遇孤辰 独自秋光独自春

茂竹清泉三岛客 清风明月一闲人

16、花柳艳妖娆之态,风流多慷慨之姿,情迷洛浦之风烟,梦绕巫山之云雨。二杀单合合起我弱他强,如甲申年丙子月已巳日戊辰时是也,定主风流人物,滛泆之命。

诗曰;

杀名花柳最风流 合起他刚克我柔

秋月春花老犹爱 阳春白雪日常讴

诗曰:

劫杀风流媚可知 轻盈绰约还娇姿

春风桃李花开夜 秋雨梧桐叶落时

17、天牢叠叠,穿窬梁上之人,枷锁重重,绣面文身之辈。二杀日时重重单合或双合,合起三合亦然,宜落空亡,否则必主见财便取,纵教客义残仁正道不行被刑辱。

诗曰:

天牢劫杀杀双双 发迹初年遇矢亡

克我合来徒见贵 为军为盗死他乡

诗曰:

亡劫重重临上座 诸般合起名枷锁

若非纹乡遍其身 必定面青并是跛

18、劫亡二位能为吉能为凶,互合几重或曰贵或曰贱,當详考论斯彻隐微,往古来今知音能几,口传心邔涉笔详陈,传之后人,當知所遇。

卷五

太史谈天进士九江散仙郭去非撰注

1、若论夫女人之休咎,又非众学之能精,首论五行,次言四正,禄马旺生而带贵,脸媚肌香。太阳水木以逢金,夫荣子贵。大凡论女人命,尢當精攻说究且以五行言之,如带禄马墓库及天乙贵人,只要一重或会生旺则吉,更有紫气兼太阳守四正宫,则主懿德四全厚富,荣夫而益子,淑声外著,肥家积玉以堆金也。

诗曰:

长生禄马贵人时 子贵夫荣貌必奇

秋水为神玉为骨 鞭蓉如面柳如眉

诗曰:

眉拖翠柳面如花 水宿逢金贵气赊

紫气太阳临四正 益夫荫子会持家

2、或值两重权杀兼逢一座贵人,貌虽赛于杨妃,贤有加于孟母。女命有权星、禄马、贵人一重亡劫羊刃,有貌而且贞洁,贤明也如紫气罗星,太阳太阴金水者,亦主夫荣子贵必矣。

诗曰:

一重亡劫更逢羊 天乙逢生禄马乡

绝色过人贞且洁 荣夫益子炽而昌

3、少吃多闲管,临官帝旺带咸池,禄马太多又有子卯之刑,临官帝旺咸池者。皆主身闲心不闲,吃饭不信甔者也。

诗曰:

禄马多逢子卯时 临官帝旺更咸池

持家爱为他人虑 吃饭何曾信甑炊

4、巳家如未婚寡宿孤辰逢恶杀,亡神劫杀隔角寡宿孤辰双辰平头华盖三刑皆主克子刑夫,真所谓朱帘半床月,青竹満帘风,何事今霄景,无人解与同是也。

诗曰:

亡劫孤刑寡隔双 平头华盖尽刑伤

燃香薰被成孤宿 忍对朱帘月半床

5、五行恬淡吉曜照临,桃罗织锦之无心,积玉堆金之有剩。五行无禄马贵人临官生旺,不带咸池或有墓库无气,冷淡如水,而有太阳紫气临照四正宫,为人虽拙钝巧不足,而富有余也。

诗曰:

五行恬淡福星临 重厚温和必至诚

天使喽啰无半两 却教凝福重千斤

诗曰:

三命虽平吉曜符 为人谦厚似惷愚

桃罗织锦浑无用 积玉堆金却有余

6、色历而内荏,劫亡刃合于桃花。女命不可合亡劫双刃贵人禄马,生旺为人外貌假尊重而内淫也。

诗曰:

羊刃劫亡休合动 合动高唐云雨梦

合贵合马合咸池 道是女人假尊重

7、家丑而外扬,日月凶連于众杀。如乙亥年甲申月已巳日乙亥时是,甲申月合已巳日,合起劫杀禄马贵人,必与叔通奸而讼。不顾廉恥而为陈平之盗,真所谓身如蓬岛烟霞客,梦绕巫山十二峰。其淫泆而丑,可想其内乱矣。

诗曰:

日双合月添朱门 时日那堪合杀神

伯叔缌麻房内乱 不和从此致争因

8、最多导恶唯有廉贞,丈夫为慷慨之星,女子乃是非之杀。咸池在天为廉贞星,为人虽是风流慷慨,心巧机关。然亦爱小便宜,惟男子得之倜傥疏快,女人逢此夹权爱计便宜,所以招人是非也。

诗曰:

凡人命里带咸池 自是天然惹是非

男子逢之多慷慨 女人夹权讨便宜

学艺多奸巧,出门相识之如林,夹权讨便宜怀满屋众憎而指背。咸池主人性巧心灵,故多学多能所以相识満天下,有如林之多也。女人犯之多为夹权爱讨便宜,动惹是非招人怨骂,指背议之也。

诗曰:

命值咸池洗日星 为人性巧极多能

男人得此多相识 女子逢之犯众憎

9、未言四柱且说上宫,已不淫兮妻便淫,纵而致讼女守义而夫不义,因以破家。

咸池男女逢之皆主酒色,男子上宫逢之,已若不淫其妻便淫,设若夫妻皆正大,或因婢妾、或因妻當有一两场讼事,凡女人逢在上宫,自已如是正大守义,主其夫游饮讼而破家。

上宫切忌带廉贞 已不淫兮妻便淫

设使夫妻皆正大 官事因妻及女人

10、他刑我克或长生,尽非吉兆,交相制御同华盖反作福星。咸池为淫蕩之星,克我我生皆主不吉,我克于他或日时互换相制则反为福,仍要华盖则吉。

诗曰:

咸池克我最乖戾 克我我生皆不利

比和也是贱星名 好色贪财难至贵

诗曰:

我克咸池时日会 交伤制御同华盖

贪财虽犯众人憎 美貌却令诸少爱

11、面似阿难僧,羊刃倒戈于六害,项有文章袋,凶星同陷于八宫。女人带羊刃悬针六害,及四正并疾厄宫有火罗计孛星,三命上如水人见亥子之类,皆主有气项丑貌之疾。

诗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