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五行 在變動為】陰陽應象大論 |五行之五變動是 |顫還是慄 |

  黃帝曰: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神明府,治病必求於本。故積陽天,積陰地。陰靜陽躁,陽生陰長,陽殺陰藏。陽化氣,陰成形。寒極生熱,熱極生寒。寒氣,熱氣生清。清氣下,生飱泄,濁氣上,生䐜脹。此陰陽反作,病逆。

  故清陽天,濁陰地;地氣上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

  故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藏;清陽實四支,濁陰歸六府。

  水陰,火陽,陽氣,陰為味。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味傷形,氣傷精,精化氣,氣傷於味。
  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味厚者陰,陰之陽。氣厚者陽,薄為陽陰。味泄,薄則通。氣發泄,發熱。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食氣,氣食火。散氣,火生氣。
  氣味,辛甘發散陽,湧泄陰。
  陰勝則陽病,陽勝病。陽勝,陰勝。,。形,傷氣。氣傷痛,形傷腫。故先痛而後腫者,氣傷形;先腫而後痛者,形傷氣。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乾,寒勝浮,濕勝濡寫。
  天有四時五行,生長收藏,生寒暑風。人有五藏,化五氣,生喜怒悲憂恐。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故重陰必陽,重陽。故曰:冬傷於寒,春温病;春傷於風,夏生飱泄;夏傷於暑,秋必痎瘧;秋傷於,徘生欬嗽。

  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味厚者陰,陰之陽。氣厚者陽,薄為陽陰。味泄,薄則通。氣發泄,發熱。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食氣,氣食火。散氣,火生氣。
  氣味,辛甘發散陽,湧泄陰。
  陰勝則陽病,陽勝病。陽勝,陰勝。,。形,傷氣。氣傷痛,形傷腫。故先痛而後腫者,氣傷形;先腫而後痛者,形傷氣。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乾,寒勝浮,濕勝濡寫。
  天有四時五行,生長收藏,生寒暑風。人有五藏,化五氣,生喜怒悲憂恐。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故重陰必陽,重陽。故曰:冬傷於寒,春温病;春傷於風,夏生飱泄;夏傷於暑,秋必痎瘧;秋傷於,徘生欬嗽。

  氣味,辛甘發散陽,湧泄陰。

  陰勝則陽病,陽勝病。陽勝,陰勝。,。形,傷氣。氣傷痛,形傷腫。故先痛而後腫者,氣傷形;先腫而後痛者,形傷氣。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乾,寒勝浮,濕勝濡寫。
  天有四時五行,生長收藏,生寒暑風。人有五藏,化五氣,生喜怒悲憂恐。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故重陰必陽,重陽。故曰:冬傷於寒,春温病;春傷於風,夏生飱泄;夏傷於暑,秋必痎瘧;秋傷於,徘生欬嗽。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乾,寒勝浮,濕勝濡寫。

  天有四時五行,生長收藏,生寒暑風。人有五藏,化五氣,生喜怒悲憂恐。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故重陰必陽,重陽。故曰:冬傷於寒,春温病;春傷於風,夏生飱泄;夏傷於暑,秋必痎瘧;秋傷於,徘生欬嗽。

  帝曰:餘聞上古聖人,論理人形,列別藏府,端絡經脈,會六合,各,氣穴發各有處名,谿谷屬骨有所起,分部逆,各有條理,四時陰陽,盡有經紀,外內應,有表裏,其信然乎。
  歧伯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天玄,人道,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天風,地木,體為筋,藏肝,色蒼,音角,聲呼,變動為握,竅目,味酸,志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筋,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天熱,地火,體為脈,藏心,色赤,音徵,聲笑,變動為憂,竅舌,味苦,志喜。喜傷心,勝喜;傷氣,寒勝熱,傷氣,鹹勝。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天濕,地土,體為肉,藏脾,色黃,音宮,聲歌,變動噦,竅口,味甘,志思。思傷脾,怒勝思;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藏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欬,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藏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歧伯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天玄,人道,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天風,地木,體為筋,藏肝,色蒼,音角,聲呼,變動為握,竅目,味酸,志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筋,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天熱,地火,體為脈,藏心,色赤,音徵,聲笑,變動為憂,竅舌,味苦,志喜。喜傷心,勝喜;傷氣,寒勝熱,傷氣,鹹勝。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天濕,地土,體為肉,藏脾,色黃,音宮,聲歌,變動噦,竅口,味甘,志思。思傷脾,怒勝思;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藏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欬,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藏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天熱,地火,體為脈,藏心,色赤,音徵,聲笑,變動為憂,竅舌,味苦,志喜。喜傷心,勝喜;傷氣,寒勝熱,傷氣,鹹勝。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天濕,地土,體為肉,藏脾,色黃,音宮,聲歌,變動噦,竅口,味甘,志思。思傷脾,怒勝思;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藏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欬,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藏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天濕,地土,體為肉,藏脾,色黃,音宮,聲歌,變動噦,竅口,味甘,志思。思傷脾,怒勝思;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藏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欬,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藏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藏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欬,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藏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藏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帝曰:法陰陽柰何。
  歧伯曰:陽勝身熱,腠理閉,喘麤俛仰,汗不出而熱,齒乾以煩冤腹滿,死,能冬不能夏。陰勝身寒汗出,身,數慄而寒,寒則厥,厥腹滿,死,能夏不能冬。此陰陽更勝之變,病形能。
  帝曰:調此二者,柰何。
  歧伯曰: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此,則早衰節。年四十,而陰氣,起居衰矣。年五十,體重,耳目矣。年六十,陰痿,衰,九竅,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故曰:知,不知,故同出而名異耳。智者察,愚者察異,愚者,智者有餘,有餘耳目,身體,老者復壯,壯者益治。是聖人無為事,憺能,志於虛無之守,故壽命,與天地終,此聖人治身。
  天西北,故西北方,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而人左手不如右強。帝曰:何以然。歧伯曰:東方陽,陽者其並於上,並於上,上明而下虛,故使耳目,而手足不便。西方,陰者其並於下,並於下,下盛而上虛,耳目,而手足。故俱感於,其上右,下則左,此天地陰陽不能,故邪居。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里,故能萬物父母。清陽上天,濁陰歸地,是故天地動靜,神明綱紀,故能生長收藏,終而復始,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養足,中傍人事養五藏。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通於肝,雷氣通於心,谷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六經為川,腸胃海,九竅水注氣。天地之陰陽,陽之汗,天地雨名之;陽氣,天地疾風名。暴氣象雷,逆氣象陽。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災害至矣。

  歧伯曰:陽勝身熱,腠理閉,喘麤俛仰,汗不出而熱,齒乾以煩冤腹滿,死,能冬不能夏。陰勝身寒汗出,身,數慄而寒,寒則厥,厥腹滿,死,能夏不能冬。此陰陽更勝之變,病形能。

  帝曰:調此二者,柰何。
  歧伯曰: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此,則早衰節。年四十,而陰氣,起居衰矣。年五十,體重,耳目矣。年六十,陰痿,衰,九竅,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故曰:知,不知,故同出而名異耳。智者察,愚者察異,愚者,智者有餘,有餘耳目,身體,老者復壯,壯者益治。是聖人無為事,憺能,志於虛無之守,故壽命,與天地終,此聖人治身。
  天西北,故西北方,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而人左手不如右強。帝曰:何以然。歧伯曰:東方陽,陽者其並於上,並於上,上明而下虛,故使耳目,而手足不便。西方,陰者其並於下,並於下,下盛而上虛,耳目,而手足。故俱感於,其上右,下則左,此天地陰陽不能,故邪居。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里,故能萬物父母。清陽上天,濁陰歸地,是故天地動靜,神明綱紀,故能生長收藏,終而復始,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養足,中傍人事養五藏。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通於肝,雷氣通於心,谷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六經為川,腸胃海,九竅水注氣。天地之陰陽,陽之汗,天地雨名之;陽氣,天地疾風名。暴氣象雷,逆氣象陽。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災害至矣。

  歧伯曰: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此,則早衰節。年四十,而陰氣,起居衰矣。年五十,體重,耳目矣。年六十,陰痿,衰,九竅,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故曰:知,不知,故同出而名異耳。智者察,愚者察異,愚者,智者有餘,有餘耳目,身體,老者復壯,壯者益治。是聖人無為事,憺能,志於虛無之守,故壽命,與天地終,此聖人治身。

  天西北,故西北方,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而人左手不如右強。帝曰:何以然。歧伯曰:東方陽,陽者其並於上,並於上,上明而下虛,故使耳目,而手足不便。西方,陰者其並於下,並於下,下盛而上虛,耳目,而手足。故俱感於,其上右,下則左,此天地陰陽不能,故邪居。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里,故能萬物父母。清陽上天,濁陰歸地,是故天地動靜,神明綱紀,故能生長收藏,終而復始,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養足,中傍人事養五藏。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通於肝,雷氣通於心,谷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六經為川,腸胃海,九竅水注氣。天地之陰陽,陽之汗,天地雨名之;陽氣,天地疾風名。暴氣象雷,逆氣象陽。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災害至矣。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里,故能萬物父母。清陽上天,濁陰歸地,是故天地動靜,神明綱紀,故能生長收藏,終而復始,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養足,中傍人事養五藏。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通於肝,雷氣通於心,谷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六經為川,腸胃海,九竅水注氣。天地之陰陽,陽之汗,天地雨名之;陽氣,天地疾風名。暴氣象雷,逆氣象陽。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災害至矣。

  故邪風,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府,其次治五藏。治五藏者,半死半生。
  故天之邪氣,感則害人五藏;水穀寒,感則害於六府;地之濕氣,感則害皮肉筋脈。
  故善用針者,陰引陽,從陽引陰,右治左,左治右,我知彼,表知裏,觀過不及理,見得過,殆。
  善診者,察色脈,陰陽;審,而知部分;視喘息,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主。尺寸,觀浮沈滑濇,而知病所生;治無過,診則不失矣。
  故曰:病始起,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故因其輕而揚之,因其減之,因其衰而彰。形不足者,温之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其高者,因而;其下者,引而竭;中滿者,寫於內;其有邪者,漬形以汗;其皮者,汗而發;其慓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寫。
  審其陰陽,別柔剛,陽病治陰,病治陽,定其血氣,各守其鄉,血實宜決之,氣虛宜𤙲引之。

  故天之邪氣,感則害人五藏;水穀寒,感則害於六府;地之濕氣,感則害皮肉筋脈。
  故善用針者,陰引陽,從陽引陰,右治左,左治右,我知彼,表知裏,觀過不及理,見得過,殆。
  善診者,察色脈,陰陽;審,而知部分;視喘息,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主。尺寸,觀浮沈滑濇,而知病所生;治無過,診則不失矣。
  故曰:病始起,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故因其輕而揚之,因其減之,因其衰而彰。形不足者,温之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其高者,因而;其下者,引而竭;中滿者,寫於內;其有邪者,漬形以汗;其皮者,汗而發;其慓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寫。
  審其陰陽,別柔剛,陽病治陰,病治陽,定其血氣,各守其鄉,血實宜決之,氣虛宜𤙲引之。

  故善用針者,陰引陽,從陽引陰,右治左,左治右,我知彼,表知裏,觀過不及理,見得過,殆。
  善診者,察色脈,陰陽;審,而知部分;視喘息,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主。尺寸,觀浮沈滑濇,而知病所生;治無過,診則不失矣。
  故曰:病始起,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故因其輕而揚之,因其減之,因其衰而彰。形不足者,温之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其高者,因而;其下者,引而竭;中滿者,寫於內;其有邪者,漬形以汗;其皮者,汗而發;其慓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寫。
  審其陰陽,別柔剛,陽病治陰,病治陽,定其血氣,各守其鄉,血實宜決之,氣虛宜𤙲引之。

  善診者,察色脈,陰陽;審,而知部分;視喘息,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主。尺寸,觀浮沈滑濇,而知病所生;治無過,診則不失矣。
  故曰:病始起,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故因其輕而揚之,因其減之,因其衰而彰。形不足者,温之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其高者,因而;其下者,引而竭;中滿者,寫於內;其有邪者,漬形以汗;其皮者,汗而發;其慓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寫。
  審其陰陽,別柔剛,陽病治陰,病治陽,定其血氣,各守其鄉,血實宜決之,氣虛宜𤙲引之。

  故曰:病始起,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故因其輕而揚之,因其減之,因其衰而彰。形不足者,温之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其高者,因而;其下者,引而竭;中滿者,寫於內;其有邪者,漬形以汗;其皮者,汗而發;其慓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寫。
  審其陰陽,別柔剛,陽病治陰,病治陽,定其血氣,各守其鄉,血實宜決之,氣虛宜𤙲引之。

  審其陰陽,別柔剛,陽病治陰,病治陽,定其血氣,各守其鄉,血實宜決之,氣虛宜𤙲引之。

  ***[1]篇名陰陽應象大論:陰陽應象,説明人體生命活動規律,其自然界四時五行陰陽消長變化,其象是相應。換言之,本篇內容,是取法於自然界陰陽五行氣運動,以論人體臟腑陰陽五行氣變化道理,因此篇名取名為“陰陽應象”。

  ***[1]陰陽:是古人對宇宙事物規律認識科學抽象,是事物對立統一雙方概括。宇宙間萬事萬物包括人生命運動規律及呈現各種表現,可以陰陽來概括,事物運動變化是陰陽運動來推動。

  ***[1]陰陽應象:陰陽應象,説明人體生命活動規律,其自然界四時五行陰陽消長變化,其象是相應。因為陰陽本身而無形,所以依附於事物或現象才能體現出來。人天地相應道理,自然界之陰陽人體陰陽,其象相應,故篇名取名陰陽應象。

  ***[1]馬蒔説:“此篇以天地之陰陽、萬物陰陽,合於人身之陰陽,其象相應。”

  ***[1]張志聰説:“此篇言天地水火、四時五行、氣味,合人臟腑身形、氣血、表裡上下,成象成形者,合乎陰陽道。至於診脈察色,治療、針砭,取法於陰陽,故曰陰陽應象大論。”

  一、説陽基本概念,指出陰陽對立統一運動,是自然界事物運動,變化,發展源頭。

  二、説陽學説基本內容。指出陰陽對立、、消長和轉化規律,以及各種事物屬性和特點。

  三、運用取象類比方法,將人有關事物進行了五行屬性歸類,提出了「四時五臟陰陽」整體觀念。

  四、取法天地陰陽變化規律,論證了人體生理,病理,養生一些理論原則。

  五、説診治取法於陰陽,提出了臨牀一些診治法則。

  ***[3]《素問》中篇名冠以“大論”,共有九篇,包括:

  一、運氣學説七篇:《素問第六十六•天元紀大論》,《素問第六十七•五運行大論》,《素問第六十八•六微旨大論》,《素問第六十九•氣交變大論》,《素問第七十•五常政大論》,《素問第七十一•六元正紀大論》,《素問第七十四•大論》
  二、《素問素問第二•四氣調論》
  三、本篇《素問第五•陰陽應象大論》。
  本篇之所以稱大論,可能是於本篇內容既闡明瞭陰陽概念及陰陽五行學説基本運用,論證了人體臟腑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是闡發了人相通應關係,其內容,是《內經》中闡發陰陽、五行學説而有一篇,故稱“大論”。
  ***[1]道(天地道):即法則、規律。
  ***[2]父母(變化父母):這裡指作根源、起源意思。
  ***[3]生殺之本:生,指生長;殺,指消亡;生殺之本,自然界萬物生長和消亡動力。
  ***[4]神明府:神,變化玄妙,不能預測;,指事物;府,物質積聚地方;神明府,説宇宙萬物變化玄妙,有顯而易見,有隱匿莫測,都源於陰陽。

  黃帝道:陰陽是宇宙間規律,是一切事物綱紀,萬物變化起源,生長毀滅,有道理在乎其中。醫治疾病,求得病情變化,而道理不外乎陰陽二字。拿自然界變化來比喻,清陽氣聚於上,而成為天,濁陰氣積於下,而成為地。是靜止,陽是;陽主生成,陰主成長;陽主肅殺,陰主收藏。陽能化生力量,陰能構成形體。寒到會生熱,到會生寒;寒氣能產陰,熱氣能產生清陽;清陽氣居下而不升,會發生泄瀉病。濁陰氣居上而不降,會發生脹滿之病。這陰陽和變化,因此疾病有逆證和順證。

【陳擎文補註】
  (1).陰陽:古人認為,陰陽運動變化,決定著事物產生、發展、變化和消亡,是自然界總規律。這個觀點易經陰陽二爻層層變化精神,黃帝內經很多觀點,和易經觀點是。只不過目前官方流傳經是周文王→傳到孔子,這個體系周易,並非黃帝《歸藏》這個體系,不是神農氏《連山易》這個體系。中國歷代因為獨尊儒家,加上戰亂,導致努力保留了儒家色彩資料,所以黃帝《歸藏》神農氏《連山易》官方文檔中失傳,但應該民間流傳。不過我們縱觀黃帝內經,裡面到處可以看到陰陽五行變化《歸藏》影子。
  (2).歸藏易後代丹道修煉術及推算未來術有關(例如:邵康節《皇極經世》與梅花心易,曹洞宗「五位説,五位君臣説」,宋朝丹道仙人陳希夷先生,有可能微鬥數陳希夷傳出),所以,黃帝我們中國文化影響,不僅是醫學領域黃帝內經而已,而是很多中國文化中很多高等文明應用,有關,因此,明末清初陳士鐸先生所傳出的《黃帝外經》,裡面充滿了很多丹道修煉道家色彩,為怪了。所以,我深深認為,黃帝《黃帝內外經》與《歸藏》文化,這些進文明與智慧,是來史前文明,或是地外文明,作為後代大家要有自信,不要以管窺天,輕視它了。
  (3).《漢書·藝文志》中説:「《》道矣,人三聖,世歷三古」,漢書作者認為這是史前傳下來文明,但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中亡佚了,所以《漢書‧藝文志》列出。《連山》、《歸藏》名稱,見於《周禮》。《周禮》記載:有三種:
  一、連山易:出於神農氏,因為神農氏稱連山氏,所以稱之為山易。稱「夏易」。
  二、歸藏:出於黃帝,稱為《歸藏》,稱「商易」。
  三、周易:為周文王所創,盛行於周朝。後來孔子作《十翼》, 對《周易》予以全面詮釋,是目前能看得到經書籍。
  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找不到了,所以歷代後人有考據認為此二書是偽造。但這個情況到了1993年3月,才在湖北江陵王家台15號秦墓中出土了《歸藏》,稱為王家台秦簡歸藏,確認了《歸藏》存在。
  這個地方,可以看出,若想要盡信這些考據學,從而來學習我們中國文化絕學,是,因為若是這些考據推論,會十之八九中國文化絕學部分給摒除了,因為有很多珍寶會放在官方文檔,是會秘藏。
  而每個朝代會有很多好事者,喜歡捕風捉影,當下考據常識來以管窺天,臆測那些古文明存在否,而弄出很多笑話,這有點,但是如此。

  二、《素問素問第二•四氣調論》
  三、本篇《素問第五•陰陽應象大論》。
  本篇之所以稱大論,可能是於本篇內容既闡明瞭陰陽概念及陰陽五行學説基本運用,論證了人體臟腑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是闡發了人相通應關係,其內容,是《內經》中闡發陰陽、五行學説而有一篇,故稱“大論”。
  ***[1]道(天地道):即法則、規律。
  ***[2]父母(變化父母):這裡指作根源、起源意思。
  ***[3]生殺之本:生,指生長;殺,指消亡;生殺之本,自然界萬物生長和消亡動力。
  ***[4]神明府:神,變化玄妙,不能預測;,指事物;府,物質積聚地方;神明府,説宇宙萬物變化玄妙,有顯而易見,有隱匿莫測,都源於陰陽。

  黃帝道:陰陽是宇宙間規律,是一切事物綱紀,萬物變化起源,生長毀滅,有道理在乎其中。醫治疾病,求得病情變化,而道理不外乎陰陽二字。拿自然界變化來比喻,清陽氣聚於上,而成為天,濁陰氣積於下,而成為地。是靜止,陽是;陽主生成,陰主成長;陽主肅殺,陰主收藏。陽能化生力量,陰能構成形體。寒到會生熱,到會生寒;寒氣能產陰,熱氣能產生清陽;清陽氣居下而不升,會發生泄瀉病。濁陰氣居上而不降,會發生脹滿之病。這陰陽和變化,因此疾病有逆證和順證。

【陳擎文補註】
  (1).陰陽:古人認為,陰陽運動變化,決定著事物產生、發展、變化和消亡,是自然界總規律。這個觀點易經陰陽二爻層層變化精神,黃帝內經很多觀點,和易經觀點是。只不過目前官方流傳經是周文王→傳到孔子,這個體系周易,並非黃帝《歸藏》這個體系,不是神農氏《連山易》這個體系。中國歷代因為獨尊儒家,加上戰亂,導致努力保留了儒家色彩資料,所以黃帝《歸藏》神農氏《連山易》官方文檔中失傳,但應該民間流傳。不過我們縱觀黃帝內經,裡面到處可以看到陰陽五行變化《歸藏》影子。
  (2).歸藏易後代丹道修煉術及推算未來術有關(例如:邵康節《皇極經世》與梅花心易,曹洞宗「五位説,五位君臣説」,宋朝丹道仙人陳希夷先生,有可能微鬥數陳希夷傳出),所以,黃帝我們中國文化影響,不僅是醫學領域黃帝內經而已,而是很多中國文化中很多高等文明應用,有關,因此,明末清初陳士鐸先生所傳出的《黃帝外經》,裡面充滿了很多丹道修煉道家色彩,為怪了。所以,我深深認為,黃帝《黃帝內外經》與《歸藏》文化,這些進文明與智慧,是來史前文明,或是地外文明,作為後代大家要有自信,不要以管窺天,輕視它了。
  (3).《漢書·藝文志》中説:「《》道矣,人三聖,世歷三古」,漢書作者認為這是史前傳下來文明,但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中亡佚了,所以《漢書‧藝文志》列出。《連山》、《歸藏》名稱,見於《周禮》。《周禮》記載:有三種:
  一、連山易:出於神農氏,因為神農氏稱連山氏,所以稱之為山易。稱「夏易」。
  二、歸藏:出於黃帝,稱為《歸藏》,稱「商易」。
  三、周易:為周文王所創,盛行於周朝。後來孔子作《十翼》, 對《周易》予以全面詮釋,是目前能看得到經書籍。
  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找不到了,所以歷代後人有考據認為此二書是偽造。但這個情況到了1993年3月,才在湖北江陵王家台15號秦墓中出土了《歸藏》,稱為王家台秦簡歸藏,確認了《歸藏》存在。
  這個地方,可以看出,若想要盡信這些考據學,從而來學習我們中國文化絕學,是,因為若是這些考據推論,會十之八九中國文化絕學部分給摒除了,因為有很多珍寶會放在官方文檔,是會秘藏。
  而每個朝代會有很多好事者,喜歡捕風捉影,當下考據常識來以管窺天,臆測那些古文明存在否,而弄出很多笑話,這有點,但是如此。

  三、本篇《素問第五•陰陽應象大論》。
  本篇之所以稱大論,可能是於本篇內容既闡明瞭陰陽概念及陰陽五行學説基本運用,論證了人體臟腑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是闡發了人相通應關係,其內容,是《內經》中闡發陰陽、五行學説而有一篇,故稱“大論”。
  ***[1]道(天地道):即法則、規律。
  ***[2]父母(變化父母):這裡指作根源、起源意思。
  ***[3]生殺之本:生,指生長;殺,指消亡;生殺之本,自然界萬物生長和消亡動力。
  ***[4]神明府:神,變化玄妙,不能預測;,指事物;府,物質積聚地方;神明府,説宇宙萬物變化玄妙,有顯而易見,有隱匿莫測,都源於陰陽。

  黃帝道:陰陽是宇宙間規律,是一切事物綱紀,萬物變化起源,生長毀滅,有道理在乎其中。醫治疾病,求得病情變化,而道理不外乎陰陽二字。拿自然界變化來比喻,清陽氣聚於上,而成為天,濁陰氣積於下,而成為地。是靜止,陽是;陽主生成,陰主成長;陽主肅殺,陰主收藏。陽能化生力量,陰能構成形體。寒到會生熱,到會生寒;寒氣能產陰,熱氣能產生清陽;清陽氣居下而不升,會發生泄瀉病。濁陰氣居上而不降,會發生脹滿之病。這陰陽和變化,因此疾病有逆證和順證。

【陳擎文補註】
  (1).陰陽:古人認為,陰陽運動變化,決定著事物產生、發展、變化和消亡,是自然界總規律。這個觀點易經陰陽二爻層層變化精神,黃帝內經很多觀點,和易經觀點是。只不過目前官方流傳經是周文王→傳到孔子,這個體系周易,並非黃帝《歸藏》這個體系,不是神農氏《連山易》這個體系。中國歷代因為獨尊儒家,加上戰亂,導致努力保留了儒家色彩資料,所以黃帝《歸藏》神農氏《連山易》官方文檔中失傳,但應該民間流傳。不過我們縱觀黃帝內經,裡面到處可以看到陰陽五行變化《歸藏》影子。
  (2).歸藏易後代丹道修煉術及推算未來術有關(例如:邵康節《皇極經世》與梅花心易,曹洞宗「五位説,五位君臣説」,宋朝丹道仙人陳希夷先生,有可能微鬥數陳希夷傳出),所以,黃帝我們中國文化影響,不僅是醫學領域黃帝內經而已,而是很多中國文化中很多高等文明應用,有關,因此,明末清初陳士鐸先生所傳出的《黃帝外經》,裡面充滿了很多丹道修煉道家色彩,為怪了。所以,我深深認為,黃帝《黃帝內外經》與《歸藏》文化,這些進文明與智慧,是來史前文明,或是地外文明,作為後代大家要有自信,不要以管窺天,輕視它了。
  (3).《漢書·藝文志》中説:「《》道矣,人三聖,世歷三古」,漢書作者認為這是史前傳下來文明,但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中亡佚了,所以《漢書‧藝文志》列出。《連山》、《歸藏》名稱,見於《周禮》。《周禮》記載:有三種:
  一、連山易:出於神農氏,因為神農氏稱連山氏,所以稱之為山易。稱「夏易」。
  二、歸藏:出於黃帝,稱為《歸藏》,稱「商易」。
  三、周易:為周文王所創,盛行於周朝。後來孔子作《十翼》, 對《周易》予以全面詮釋,是目前能看得到經書籍。
  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找不到了,所以歷代後人有考據認為此二書是偽造。但這個情況到了1993年3月,才在湖北江陵王家台15號秦墓中出土了《歸藏》,稱為王家台秦簡歸藏,確認了《歸藏》存在。
  這個地方,可以看出,若想要盡信這些考據學,從而來學習我們中國文化絕學,是,因為若是這些考據推論,會十之八九中國文化絕學部分給摒除了,因為有很多珍寶會放在官方文檔,是會秘藏。
  而每個朝代會有很多好事者,喜歡捕風捉影,當下考據常識來以管窺天,臆測那些古文明存在否,而弄出很多笑話,這有點,但是如此。

  本篇之所以稱大論,可能是於本篇內容既闡明瞭陰陽概念及陰陽五行學説基本運用,論證了人體臟腑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是闡發了人相通應關係,其內容,是《內經》中闡發陰陽、五行學説而有一篇,故稱“大論”。

  ***[3]生殺之本:生,指生長;殺,指消亡;生殺之本,自然界萬物生長和消亡動力。

  ***[4]神明府:神,變化玄妙,不能預測;,指事物;府,物質積聚地方;神明府,説宇宙萬物變化玄妙,有顯而易見,有隱匿莫測,都源於陰陽。

  黃帝道:陰陽是宇宙間規律,是一切事物綱紀,萬物變化起源,生長毀滅,有道理在乎其中。醫治疾病,求得病情變化,而道理不外乎陰陽二字。拿自然界變化來比喻,清陽氣聚於上,而成為天,濁陰氣積於下,而成為地。是靜止,陽是;陽主生成,陰主成長;陽主肅殺,陰主收藏。陽能化生力量,陰能構成形體。寒到會生熱,到會生寒;寒氣能產陰,熱氣能產生清陽;清陽氣居下而不升,會發生泄瀉病。濁陰氣居上而不降,會發生脹滿之病。這陰陽和變化,因此疾病有逆證和順證。

  (1).陰陽:古人認為,陰陽運動變化,決定著事物產生、發展、變化和消亡,是自然界總規律。這個觀點易經陰陽二爻層層變化精神,黃帝內經很多觀點,和易經觀點是。只不過目前官方流傳經是周文王→傳到孔子,這個體系周易,並非黃帝《歸藏》這個體系,不是神農氏《連山易》這個體系。中國歷代因為獨尊儒家,加上戰亂,導致努力保留了儒家色彩資料,所以黃帝《歸藏》神農氏《連山易》官方文檔中失傳,但應該民間流傳。不過我們縱觀黃帝內經,裡面到處可以看到陰陽五行變化《歸藏》影子。

  (2).歸藏易後代丹道修煉術及推算未來術有關(例如:邵康節《皇極經世》與梅花心易,曹洞宗「五位説,五位君臣説」,宋朝丹道仙人陳希夷先生,有可能微鬥數陳希夷傳出),所以,黃帝我們中國文化影響,不僅是醫學領域黃帝內經而已,而是很多中國文化中很多高等文明應用,有關,因此,明末清初陳士鐸先生所傳出的《黃帝外經》,裡面充滿了很多丹道修煉道家色彩,為怪了。所以,我深深認為,黃帝《黃帝內外經》與《歸藏》文化,這些進文明與智慧,是來史前文明,或是地外文明,作為後代大家要有自信,不要以管窺天,輕視它了。

  (3).《漢書·藝文志》中説:「《》道矣,人三聖,世歷三古」,漢書作者認為這是史前傳下來文明,但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中亡佚了,所以《漢書‧藝文志》列出。《連山》、《歸藏》名稱,見於《周禮》。《周禮》記載:有三種:

  一、連山易:出於神農氏,因為神農氏稱連山氏,所以稱之為山易。稱「夏易」。

  二、歸藏:出於黃帝,稱為《歸藏》,稱「商易」。

  三、周易:為周文王所創,盛行於周朝。後來孔子作《十翼》, 對《周易》予以全面詮釋,是目前能看得到經書籍。

  因為山易,歸藏易官方文檔找不到了,所以歷代後人有考據認為此二書是偽造。但這個情況到了1993年3月,才在湖北江陵王家台15號秦墓中出土了《歸藏》,稱為王家台秦簡歸藏,確認了《歸藏》存在。

  這個地方,可以看出,若想要盡信這些考據學,從而來學習我們中國文化絕學,是,因為若是這些考據推論,會十之八九中國文化絕學部分給摒除了,因為有很多珍寶會放在官方文檔,是會秘藏。

  而每個朝代會有很多好事者,喜歡捕風捉影,當下考據常識來以管窺天,臆測那些古文明存在否,而弄出很多笑話,這有點,但是如此。

  ***[1]清陽實四支:支通“肢”;清陽,指在外陽氣;四肢主外動,所以清陽充實四肢。

  ***[2]風勝則動:動,搖,這裡指痙攣、抽搐及眩暈一類症狀。風性善行,所以風勝則動。風勝則動説風邪偏勝就會出現痙攣、抽搐及眩暈這一類症狀。

  ***[4]濡寫(濕勝濡寫):濡瀉,指腹瀉病。

  所以清陽氣上升天,濁陰氣下降地。地氣蒸發上升雲,天氣凝聚下降雨;雨是地氣上升雲轉變而成,雲是天氣蒸發水氣而成。
  人體變化是這樣,清陽氣出於上竅,濁陰氣出於下竅;清陽發洩於腠理,濁陰內注於五臟;清陽充實四肢,濁陰內走於六腑。
  水分陰陽,水屬陰,火屬陽。人體功能屬陽,飲食物屬陰。飲食物可以滋養形體,而形體生成賴氣化功能,功能是精所產生,精可以化生功能。而是氣化而產生,所以形體滋養靠飲食物,飲食物生化作用而產生精,氣化作用滋養形體。如果飲食節,反能損傷形體,機能活動過,可以使經氣耗傷,精可以產生功能,但功能可以因為飲食不節而受損傷。
  味屬於陰,所以趨向下竅,氣屬於陽,所以趨竅。味陰,味屬於陰中陽;屬純陽,氣薄的屬於陽中陰。味有泄下作用,味有疏通作用;能向外發洩,能助陽生熱。陽氣過,能使元氣,陽氣,能使元氣,因為陽氣,會損害元氣,而元氣依賴陽氣,所以過度抗盛陽氣,能耗散元氣,陽氣,能增強元氣。
  凡氣味辛甘而有發散功用,屬於陽,氣味而有通泄功用,屬於陰。
  人體陰陽是,如果陰氣發生偏生,陽氣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偏生表現熱性病症,偏生表現寒性病症。寒到,會表現熱象。寒能傷形體,熱能傷氣分;氣分受傷,可以產生疼痛形體受傷,形體可以發生腫脹。所以先痛而後腫,是氣分先傷而後及於形體;先腫而後,是形體先病後及於氣分。
  風邪過,能發生痙攣動搖;過,能發生紅腫;燥氣過,能發生乾枯;寒氣過,能發生浮腫;濕氣過,能發生濡瀉。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人體變化是這樣,清陽氣出於上竅,濁陰氣出於下竅;清陽發洩於腠理,濁陰內注於五臟;清陽充實四肢,濁陰內走於六腑。
  水分陰陽,水屬陰,火屬陽。人體功能屬陽,飲食物屬陰。飲食物可以滋養形體,而形體生成賴氣化功能,功能是精所產生,精可以化生功能。而是氣化而產生,所以形體滋養靠飲食物,飲食物生化作用而產生精,氣化作用滋養形體。如果飲食節,反能損傷形體,機能活動過,可以使經氣耗傷,精可以產生功能,但功能可以因為飲食不節而受損傷。
  味屬於陰,所以趨向下竅,氣屬於陽,所以趨竅。味陰,味屬於陰中陽;屬純陽,氣薄的屬於陽中陰。味有泄下作用,味有疏通作用;能向外發洩,能助陽生熱。陽氣過,能使元氣,陽氣,能使元氣,因為陽氣,會損害元氣,而元氣依賴陽氣,所以過度抗盛陽氣,能耗散元氣,陽氣,能增強元氣。
  凡氣味辛甘而有發散功用,屬於陽,氣味而有通泄功用,屬於陰。
  人體陰陽是,如果陰氣發生偏生,陽氣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偏生表現熱性病症,偏生表現寒性病症。寒到,會表現熱象。寒能傷形體,熱能傷氣分;氣分受傷,可以產生疼痛形體受傷,形體可以發生腫脹。所以先痛而後腫,是氣分先傷而後及於形體;先腫而後,是形體先病後及於氣分。
  風邪過,能發生痙攣動搖;過,能發生紅腫;燥氣過,能發生乾枯;寒氣過,能發生浮腫;濕氣過,能發生濡瀉。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水分陰陽,水屬陰,火屬陽。人體功能屬陽,飲食物屬陰。飲食物可以滋養形體,而形體生成賴氣化功能,功能是精所產生,精可以化生功能。而是氣化而產生,所以形體滋養靠飲食物,飲食物生化作用而產生精,氣化作用滋養形體。如果飲食節,反能損傷形體,機能活動過,可以使經氣耗傷,精可以產生功能,但功能可以因為飲食不節而受損傷。
  味屬於陰,所以趨向下竅,氣屬於陽,所以趨竅。味陰,味屬於陰中陽;屬純陽,氣薄的屬於陽中陰。味有泄下作用,味有疏通作用;能向外發洩,能助陽生熱。陽氣過,能使元氣,陽氣,能使元氣,因為陽氣,會損害元氣,而元氣依賴陽氣,所以過度抗盛陽氣,能耗散元氣,陽氣,能增強元氣。
  凡氣味辛甘而有發散功用,屬於陽,氣味而有通泄功用,屬於陰。
  人體陰陽是,如果陰氣發生偏生,陽氣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偏生表現熱性病症,偏生表現寒性病症。寒到,會表現熱象。寒能傷形體,熱能傷氣分;氣分受傷,可以產生疼痛形體受傷,形體可以發生腫脹。所以先痛而後腫,是氣分先傷而後及於形體;先腫而後,是形體先病後及於氣分。
  風邪過,能發生痙攣動搖;過,能發生紅腫;燥氣過,能發生乾枯;寒氣過,能發生浮腫;濕氣過,能發生濡瀉。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味屬於陰,所以趨向下竅,氣屬於陽,所以趨竅。味陰,味屬於陰中陽;屬純陽,氣薄的屬於陽中陰。味有泄下作用,味有疏通作用;能向外發洩,能助陽生熱。陽氣過,能使元氣,陽氣,能使元氣,因為陽氣,會損害元氣,而元氣依賴陽氣,所以過度抗盛陽氣,能耗散元氣,陽氣,能增強元氣。
  凡氣味辛甘而有發散功用,屬於陽,氣味而有通泄功用,屬於陰。
  人體陰陽是,如果陰氣發生偏生,陽氣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偏生表現熱性病症,偏生表現寒性病症。寒到,會表現熱象。寒能傷形體,熱能傷氣分;氣分受傷,可以產生疼痛形體受傷,形體可以發生腫脹。所以先痛而後腫,是氣分先傷而後及於形體;先腫而後,是形體先病後及於氣分。
  風邪過,能發生痙攣動搖;過,能發生紅腫;燥氣過,能發生乾枯;寒氣過,能發生浮腫;濕氣過,能發生濡瀉。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凡氣味辛甘而有發散功用,屬於陽,氣味而有通泄功用,屬於陰。
  人體陰陽是,如果陰氣發生偏生,陽氣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偏生表現熱性病症,偏生表現寒性病症。寒到,會表現熱象。寒能傷形體,熱能傷氣分;氣分受傷,可以產生疼痛形體受傷,形體可以發生腫脹。所以先痛而後腫,是氣分先傷而後及於形體;先腫而後,是形體先病後及於氣分。
  風邪過,能發生痙攣動搖;過,能發生紅腫;燥氣過,能發生乾枯;寒氣過,能發生浮腫;濕氣過,能發生濡瀉。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人體陰陽是,如果陰氣發生偏生,陽氣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氣發生了偏生,耗損而為病。陽偏生表現熱性病症,偏生表現寒性病症。寒到,會表現熱象。寒能傷形體,熱能傷氣分;氣分受傷,可以產生疼痛形體受傷,形體可以發生腫脹。所以先痛而後腫,是氣分先傷而後及於形體;先腫而後,是形體先病後及於氣分。
  風邪過,能發生痙攣動搖;過,能發生紅腫;燥氣過,能發生乾枯;寒氣過,能發生浮腫;濕氣過,能發生濡瀉。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風邪過,能發生痙攣動搖;過,能發生紅腫;燥氣過,能發生乾枯;寒氣過,能發生浮腫;濕氣過,能發生濡瀉。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延伸閱讀…

五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五行之五變動是:握,憂,噦,咳,顫還是慄?都是什麼意思 …

  變化,有春、夏、秋、冬四時交替,有木、火、土、金、水五行變化,因此,產生了寒、暑、燥、濕、風氣候,它影響了自然界萬物,形成了生、長、化、收藏規律。人有肝、心、脾、肺、腎五臟,五臟氣化生五志,產生了喜、怒、悲、憂、五種情志活動。喜怒情志變化,可以傷氣,寒暑外侵,可以傷形。突然怒,會損傷陰氣,突然大喜,會損傷陽氣。氣逆上行,經脈,浮越,離去形體了。所以喜怒加以節制,寒暑不善於調適,生命不能。陰極可以轉化陽,陽極可以轉化陰。所以冬季受了寒氣,春天發生温病;春天受了風氣夏季發生飧泄;夏季受了暑氣,秋天發生瘧疾;秋季受了濕氣,冬天發生咳嗽。

  ***[1]會六合:會,即交會貫通;六合,指十二經脈相互配合成六對。
氣穴:經氣彙集部位,即穴位。

  ***[2]谿谷屬骨:肉小會谿,肉大會谷;屬骨:指谿谷骨節。

北京中醫藥大學
王洪圖教授

接著講《陰陽應相大論》第四段,教材34頁。“四時五行,與天地人其象相應”這一段。這一段34頁最下,倒數第二行。西方,因為我們東、南、中,這個三方講完了,下邊是西方。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腎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咳,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西方,天氣屬於燥氣。這符合中國氣候特點。氣候是西方,是乾燥。
燥生金,西方屬金,天為燥,地金。天之六氣是燥氣,地五行屬於金行。
金生辛,辛生肺,這是五行來加以歸類,取類比像。金生辛味,肺人體屬於金,與自然界秋氣相應。所以這裡説是辛生肺。同一行屬於金行相生。
肺生皮毛,肺主皮毛意思。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接著講《陰陽應相大論》第四段,教材34頁。“四時五行,與天地人其象相應”這一段。這一段34頁最下,倒數第二行。西方,因為我們東、南、中,這個三方講完了,下邊是西方。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腎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咳,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西方,天氣屬於燥氣。這符合中國氣候特點。氣候是西方,是乾燥。
燥生金,西方屬金,天為燥,地金。天之六氣是燥氣,地五行屬於金行。
金生辛,辛生肺,這是五行來加以歸類,取類比像。金生辛味,肺人體屬於金,與自然界秋氣相應。所以這裡説是辛生肺。同一行屬於金行相生。
肺生皮毛,肺主皮毛意思。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西方,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腎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色白,音商,聲哭,變動咳,竅鼻,味辛,志為憂。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西方,天氣屬於燥氣。這符合中國氣候特點。氣候是西方,是乾燥。
燥生金,西方屬金,天為燥,地金。天之六氣是燥氣,地五行屬於金行。
金生辛,辛生肺,這是五行來加以歸類,取類比像。金生辛味,肺人體屬於金,與自然界秋氣相應。所以這裡説是辛生肺。同一行屬於金行相生。
肺生皮毛,肺主皮毛意思。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西方,天氣屬於燥氣。這符合中國氣候特點。氣候是西方,是乾燥。
燥生金,西方屬金,天為燥,地金。天之六氣是燥氣,地五行屬於金行。
金生辛,辛生肺,這是五行來加以歸類,取類比像。金生辛味,肺人體屬於金,與自然界秋氣相應。所以這裡説是辛生肺。同一行屬於金行相生。
肺生皮毛,肺主皮毛意思。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燥生金,西方屬金,天為燥,地金。天之六氣是燥氣,地五行屬於金行。
金生辛,辛生肺,這是五行來加以歸類,取類比像。金生辛味,肺人體屬於金,與自然界秋氣相應。所以這裡説是辛生肺。同一行屬於金行相生。
肺生皮毛,肺主皮毛意思。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金生辛,辛生肺,這是五行來加以歸類,取類比像。金生辛味,肺人體屬於金,與自然界秋氣相應。所以這裡説是辛生肺。同一行屬於金行相生。
肺生皮毛,肺主皮毛意思。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肺生皮毛,肺主皮毛意思。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皮毛生腎,這個皮毛生腎是五行金生水,因為皮毛屬肺,五行屬金,腎五行屬水,金生水,所以這裡皮毛生腎,是講五行相生關係。或者説它是講付肺和腎關係。金生水關係。“肺主鼻”,肺開竅於鼻,所以説肺主鼻,肺司呼吸,鼻呼吸通道,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肺主鼻,其天為燥,地金,體為皮毛,肺,那麼,燥、金、皮毛、肺,有上面説西方,這是一系列,五行歸類説,可以歸為一類。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色白,白色,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音商,商之音,角徵宮商羽那個商之音,這個是屬於這一行。五行歸類,屬於金一行。五臟來分類,屬於肺臟系統。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聲哭,肺之聲為哭,心之聲為笑,脾聲歌。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變動咳,竅鼻,肺有病,變是而言。達變,我們中醫常説,知道,看到,它咳嗽,咳嗽肺變化,或者説是病變。起碼是現象。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味辛,志為憂,情志上主憂,另外《內經》裡頭,一個説法,肺主,肺主憂,肺主,肺情志有這麼兩個説法。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肺,喜勝憂,因為憂肺志,過憂傷肺臟,喜勝憂呢,是五行來説,喜是心之志,心火臟,火剋金,所以喜勝憂。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熱傷皮毛,寒勝熱,同樣道理,水剋火,所以寒勝熱,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辛傷皮毛,苦勝辛,辛屬於金味,五行屬金,苦味屬火味,是火剋金。所以“辛傷皮毛,苦勝辛”,這是五行剋、相制,相制。下面,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變動慄,竅耳,味鹹,志。恐傷腎,思勝;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方為北方,天之氣為寒氣,六氣它屬於寒,天之六氣生地五行,所以地水,是五行中水。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水生鹹,這個是五味,酸、、甘、辛、鹹,和五行應的鹹味,是水味。鹹生腎,這是同行相生問題。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這於是同一行,屬於水一行。有這個相生問題。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鹹生腎,鹹味入腎,鹹味可以養腎,所以我們臨牀有用知柏入腎,瀉腎中相火,要鹽知柏,什麼加鹽?因為引使它入腎,鹽味鹹嘛!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腎生骨髓,髓腎精所化,所以腎生骨髓,腎藏精,生骨髓,養骨而生髓。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髓生肝,這五行相生了,髓生肝那説水生木,肝主於木嘛!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延伸閱讀…

黃帝內經•素問第五•陰陽應象大論•無壓力閲讀版 …

黃帝內經第九講陰陽應像大論

腎主耳,腎竅耳。腎功能,可以影響到耳,聽力是否,所以《靈樞經》有另外一個説法,叫做“腎氣通於耳,腎和耳能聞五音矣”。腎氣和,腎功能,耳能分辨五音,聽力。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關於腎開竅問題,《金匱真言論》有一説,腎開竅於二陰,前後二陰腎主,所以關於腎開竅問題,《內經》裡頭有兩個説法,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其天寒,地水,體為骨,腎,色黑,音羽,聲呻,這屬於同一行,或者説,這屬於水一行,是屬於五臟系統中腎系統,黑色、呻吟、骨,這些屬於腎系統,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變動慄”,慄戰慄,戰慄,腎病可以表現出腎陽衰,而出現症狀。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竅耳,上面説腎主耳,這裡講生開竅於耳。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味鹹,鹹味,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志,恐懼情感屬於腎,因為恐懼情感屬於腎,如果過傷腎,“恐傷腎”。這個臨牀上是見。下面咱們有一個病例。是恐傷腎病例。那個病例是腎開竅於二説。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恐傷腎,思勝,思屬於土,思屬於脾,脾是土臟,是水臟腎主。所以思勝,是土剋水意思。土能制約水。情志相勝話,思勝。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血,燥勝寒,寒是可以傷血,這個“血”字《太素》裡作“骨”,(教材注釋上應該有),如果這個全文前後文例,體例,看來作“骨”是。説“骨”,你看上一行西方話,那不是説是傷皮毛嗎?傷肺臟所主皮毛嗎?這兒腎主是骨,所以説寒傷骨,《太素》説法是合理。而燥勝寒《太素》作“濕勝寒”,濕勝寒是。因為是土氣,寒是水氣,土剋水。所以《太素》這種記載是可。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鹹傷血,甘勝鹹,這個鹹傷血,甘勝鹹是。鹹是水味,血,如果心臟血脈話,那屬於火,鹹勝血,鹹傷血是通。而且實踐當中,鹹味過影響血液,《內經》其他地方有記載,關於鹹傷血問題。甘勝鹹,這個是。甘是土味,鹹是水味。土剋水,來制約水。所以鹹傷血,甘勝鹹。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後一段,於是前面五方論述總結語。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陰陽者,血氣男女;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者,萬物能始。故曰: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天地是萬物之上下,天上,地下,前面我們講,積陽天,積陰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天上。天為陽,積陽天,地下,積陰地,萬物之上下。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陰陽者,血氣男女,這個血氣男女,這個“”,教材有注釋,作連詞使用,於“和”或“與”這個意思,説氣血和男女、氣血男女,陰陽是什麼呢?陰陽是氣血,氣陽,血陰。或者説男女,男陽,女陰。説血氣可以劃分陰陽,那麼血陰,氣陽,男女可以劃分陰陽,女陰,男陽。它比喻、應象,什麼象?和陰陽相象。那麼天地、男女、用血氣。下面還有用左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陽,右陰;左右者,為什麼説是陽道路呢?它是講聖人面南,左側東,東為陽氣升起之方,太陽東方升起來,而右方降下去,説左右者,陰陽之道路。左升,右降,説,用具體方位分陰陽,那麼左屬陽,右屬陰。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陰陽是什麼呀?幷説了,但是可以拿水火來加以形容,代表陰陽,能夠代表得充分、,水和火,水陰,火陽。所以水火者是陽之徵兆。陰陽有什麼徵象可以看出來?那你看看火吧,看看水吧。火相當於陽,水相當於陰。?火特性是、;水特性是、是濡潤、向下;那不是嗎?水火者是陽之徵兆。表現外面現象。説陽點了。所以説,水火者,陰陽之徵兆。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陰陽者,萬物能【tai】始,能使這個“能【tai】”相當於“胎”,胚胎“胎”,萬物能始,萬物開始發生,那是是陰陽,本篇開頭説,“陰陽者,天地道,萬物綱紀,變化父母,生殺之本。”這個意思。比如萬物開始,開頭那段話是呼應。一切事物產生、消亡,中間任何變化,那是出於陰陽,所以萬物能始。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後,總結了一下,陰陽兩者之間關係。是陰陽相使關係、為用關係,介紹了這麼一個關係。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內,陽之守,是藏於內,陰主內陽主外,是藏於內,陽之守,是陽守護於內,於陰守於內,才可以使陽浮越於外,耗散於外,內,陽之守;陽裡面鎮守著,有這鎮守著,陽氣可以散,陽氣可以浮;那不是一種關係嗎?或者説陽能夠浮,陽能夠地固護,發揮它作用,是要靠裡面守,所以“內,陽之守”。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陽在外,陰之使,陰主內陽主外,陽在外功用,陰陽而言,它是使。使使用,作用,發揮作用。陽在外,是陰在外發揮作用,或者陰氣表現在外有什麼,誰知道陰有餘、陰,或者作用是什麼,是藏裡面,你陽氣在外,守護著陰,或者説是氣在外作用表現。陰之使。或者換句話説,有陽在外守護著,陰氣可以滑脱,如果沒有陽氣在外守,陰津不能藏於內。比如説,陽虛滑精,氣虛自汗。滑精、自汗,那是陰津脱失嗎?但是那是於陽氣不能發揮作用,而不能固護、、保護。陽氣不能發揮這個作用,陰精滑脱了。所以就出現滑精、自汗這些現象。我是舉病理來説,整體上陰陽關係上來説,那內陽之守,陽在外使。我們串講這一段講完了。

【理論闡釋】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下面翻過頁來,教材37頁。
1 五行取像比類問題
下面有一個表,人體內外相應系統結構表。這個表是各位學習《中醫基礎》時候講過東西,只不過現在這個表,是完成出自於本篇,《陰陽應象大論》,這個表是熟悉。自然界象,人體象,自然界和人體各種情況比類取象。相類問題,怎麼分類呢?你看,先用五行吧,主要是用五行歸類類這裡。木這一類,..,這一系列屬於木行。這是同一類東西,因此有時候,《內經》理論裡面,它説是東方,説東方時候,你應該想到它可能説肝。它可能説是青色,。它可能説是春天。説木,應該想到春。想到温暖。這些它是統一一類問題。這麼一個系統歸類。

五行
方位
氣候
五時
五味
五色






變動
























中央

長夏









西





皮毛










2. 五行相生和相勝
相生和相剋。滋生,制約,講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到相生,剛才我們談到,

五行之間相生,比如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這是五行之間同一類。東方生風,東方屬於木,風屬於木,風生木,木生酸,酸屬於木行。酸生肝,五臟肝,肝生筋,這是同一類。五行同一類之間相生。
五行之間生問題,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問題,這是五行相生。

而五行剋,那是制約問題了,比如説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這是五行剋來説。來分析問題。這是本段相生相剋問題。
3. 陰陽互根互用
立統一,互根。是互用。提出是陰津和陽氣。依存,。這是一種生命活動。篇末説“內,陽之守,陽在外,陰之使”。

關於陰陽為用問題,教材38頁上面,説後世醫家陽間,為用關係論述多,趙獻可《醫貫。陰陽論》那一段,講這關係講得,有下邊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講陰陽之間關係,講得透徹,我們不妨看一下。趙獻可《醫貫。陰陽論》説“陰陽各其”互根嘛。陰為陽,陽為陰,各其,“陽根於陰,陰根於陽,無陽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陰主生,陽主化,陽主氣化,但是之間是為用。如果沒有陽,不能生,同樣,如果沒有話,陽不能化。哪兒去化?化什麼?化是陰津化氣,得有陰,陽才能化。如果是沒有陽氣,這陰成了死了。它不能夠發揮生長作用。所以陰之所以長,那是因為有陽氣那裡發揮作用。所以説無陽則無生,沒有陽,那成了死陰;無陰則陽無以化,沒有陰,陽無從化起,無物可化。沒有話,陽氣本身耗散了。散越了,散失了。無所附了,陽哪呆著去呢?陽要附於嘛,所以這陰陽二者,是對立,是統一,是互根。它這裡主要是講互根。
你看,張介賓《類經附翼。陰論》説“可以無陽,非氣無以生形”,沒有陽氣,陰形不能產生,“陽可以無陰,非形無以載氣”。講這個問題,陽氣如果沒有話,陽氣散了。因為陰是形體,陽是氣,陰可以載氣。陽氣是要附到陰上存在,所以非形無以載氣。形是説,氣是説陽。如果沒有形體,不能載陽氣,“故物生,生於陽,物之成,成於陰”。這兩位醫家,於陰陽根概念,講陰陽不可脱離。只有陰陽相合,才能發揮它們作用。
下面講到張介賓《景嶽書。新方八陣》,講藥物配方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問題,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作為醫生,善補陽者醫生。善於使用補陽氣這個治療方法,於中求陽,你不能一味地去補陽氣,應該中求陽。説補陽時,你要千萬記著,要補點陰,不補陰話,補陽,這燥了,這陽補起來。陽無所附。所以説“善補陽者,於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因為你補陽同時補了了,所以陽得陰助了,能發揮它化生、生化作用。陽主生化嘛! 所以陽得陰助而化生,這個身體才能起來。“善補陰者,於陽中求陰”,善於使用補陰方法醫生,於陽中求陰。不能一味去補陰,應該補陰同時,照顧到陽氣。於陽中求陰,説,一些補陽基礎上,去補陰,這樣話效果,“得陽升而源泉不竭”,這樣話,上邊有生化,下邊提到源泉不竭,同樣意思。才能使人體起來,起來。

大家熟悉腎氣丸,後來腎氣丸變成六味丸,有人腎氣丸化裁一下,其實腎氣丸是補腎氣,後來也説有補腎陽作用,主要是補腎氣,但補腎氣,氣是陽一類,你看,它六味裡頭,是養陰,桂附擱裡頭那是温陽,這樣話,補陰基礎上去温陽,它化氣了。成了腎氣丸了。這個道理。

理論闡釋怎麼幾點,我講解一下。學過這一段後,確實理論多了,我們這只是強調幾點就是了。或者作為一種提示性質。各位學習當中,可以作很多方面去思考。【理論闡釋】是這樣。

【臨證指要】
1. 舉例説五志過激致病
喜怒憂思悲驚恐,或者叫七情,這裡説喜怒思憂,是正常人情志,但是如果超過限度,那前面説暴怒傷陰,暴喜傷陽。過激了,可以成為一種病因,而導致疾病。這個導致疾病,本段上説,它講別方法,它講了情勝情方法。我們臨牀上有情勝情治療,有用藥物治療,或者其他方法治療情志致病。這裡舉一個例子。五志過激致病,舉了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我自己看病病例。教材38頁。
某,41歲男子,這個我記得,他是個開汽車司機,某公司汽車司機。見同事中有數人患尿毒症,他作為汽車司機,兩個禮拜,送了兩個尿毒症到醫院去了。他知道這尿毒症是難治,他們單位這麼幾天出了兩個,所以他害怕、恐懼,恐懼自己有腎炎了。他聽人説喝梨湯可以預防腎炎,我可不知到這個方,是病人自己説,説喝梨湯防腎炎,所以他煮梨湯多喝,恐懼,多喝湯,你想這會出現什麼樣臨牀症狀?(這教材説喝梨湯這個事,因為簡化了),每晝尿7~8次,尿3~4次小便。次數多,我想這梨可能寒點。一天三四次。加上恐懼,加上喝點梨湯,就出現了大小便次數多了。怕腎炎,上醫院化驗,化驗問題,檢查沒病。雖然説檢查病,他恐懼症狀解決不了。出現大小便次數多,這可恐傷了腎了,腎司二便。我説了,喝梨湯有關,梨性。可是出現了腰痠痛,喝梨湯不能説這個梨性寒,喝得腰痛,見得吧。出現了腰痠痛,睡眠,,舌。他倒沒有見到氣虛陽虛現象。舌質,苔薄白膩,脈弦細數,並不是寒象。可能這麼幾天了。考慮到他這個恐懼傷腎病因,所以用益腎祛濕法。其實,話説回來,這個治療法同時,應該加些心理安慰。起碼我告訴他,你腎炎,可能是尿毒症。你得進行一些安慰,他因為四十歲中年人,安慰一下還是管事。他通道裡,講點醫學道理吧。治療方法是益腎祛濕法。

方子是女貞子、玄參、生地、生苡仁(要用生苡仁,生苡仁才能祛濕,炒苡仁健脾,温了)、豬苓、生龍骨、木通、枳殼、琥珀粉。琥珀粉鎮、能利水。

這樣一個方子,取腎祛濕。開了兩付。我這講了,並且告之以病極,雖然你大小便次數多,腰痠腰痛,這關係,病。調攝調攝吃點藥,病情會轉。於有一個心理安慰。解除其心理負擔。兩天後來看病,那什麼問題了,病情減。上方加減,女貞子、蓮草、玄參,加了點川斷、菟絲子、生地、龍牡,加了萆薢、丹參。這個方了三付,這好了。本來病,但是要不治,他負擔這麼,會引起其他疾病。

2. 情相勝
情相勝治療方法,是教材説悲勝怒,怒勝思,思勝,勝喜,喜勝憂,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五行剋這個方法,歷史上,歷代醫學家,醫案上,有這方面記載,使用。但是臨牀踐上,既可以五行剋使,有時候考慮到是那麼相剋,上面病例,我們做一些心理安慰,他解釋一下,這個並不是思,雖然是病,並不是讓他深入地去思,思想什麼事,所以臨牀應時候,既可以五行相勝,但是可以其他情志,改變另外一種情志。其中之間存在著剋關係,這個臨牀上使用是多。
情勝情問題,歷代醫案上有很多,教材上提到是金元四大家之一張從正,《儒門事親》説“悲可以治怒(金剋木),愴惻言感(讓他,怒氣好了),喜可以治,謔浪褻狎之言娛(開玩笑,瞎折騰,讓他高興一下);可以治喜,恐懼死亡言怖(喜過,心神放散了,嚇唬他一下,使他恐懼,恐懼到什麼程度?嚇唬他你如何如何死亡了。)怒可以治思,侮辱欺罔之言觸之,(侮辱他,欺負他,讓他生氣,一怒,勝思,木剋土嘛)思可以治恐(土剋水),以慮彼志此之言奪之,(使他思考問題,從此及彼地考慮),五者,譎怪,無所不至,然後可以動人耳目,易之視。(譎怪,搞得是,病人相信這一套,所以要譎怪來觸動病人心思。所以叫無所不至,然後才可以動人耳目,使病人動心思,動耳目,視聽,)但是他下面説了,這個方法可不是誰使用,你要考慮,一是醫生治療對象,有醫生本人,你自己承受不了承受得了,這個這種狀態?所以他説“若胸中無材器人(胸中無有材器,沒有見識,胸襟不夠,心中沒有見識,如果不是這樣人,一是醫生,一是病人,你考慮這個對象有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這種狀態,如果不能那樣話),不能此五法。”醫生自己沒有胸襟,沒有見識,做點這個東西,自己受影響了,這不成。你實施那個對象,他接受不了,一他嚇死了,這了。所以我想他這個“若胸中無材器人”是説兩方面,一是醫生,一是病人。醫生可以出現問題,不是會出現問題。如果醫生胸襟不行話,你老裝神弄鬼,回頭自己弄成神鬼樣子,有哎,是醫生,我見到有個人,他不是醫生,他什麼事情滿意,他裝瘋賣,裝了幾年,他精神病醫院去了。因為這個客觀指標找,他精神狀態成那樣了,他可不得住進精神病醫院了。他改過來了。所以張説“若無材器人”不能,還是有實踐。我們勸一勸、説一説,會產生其他副作用。
這裡頭舉了些例子,舉例子是張從正《儒門事親》病例。 我講了。各位自己可以看一下。
3. 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
中求陽,陽中求問題。這裡頭舉了一個病例。選是《名醫類案。火熱門》薛立齋病例。薛,薛立齋。教材上在陰陽互根互用理論臨牀應,下面正文五行中間,

茲舉薛治韓州同一案例,下邊是引《名醫類案》來,寫這個教材時候,是吳彌漫先生寫,我審教材過程當中,沒有仔細地再核薛立齋醫案,因為它這是間接資料,是《名醫類案》薛病例,我找了一下《薛立齋醫案》,《薛立齋醫案》記載,確實我們教材引差不多,説《名醫類案》薛立齋那段醫案,基本上是引下來了。但是多少有點誤差,你們看,教材上寫,“韓州同年四十六”,《薛立齋醫案》上,這句話是這麼説,“州同韓用之”。這“韓州同”“醫案”書上是“州同韓用之”,意思是,這“州同”是一個官職,看來古代有,明代有,清代這官職,我查了一下,不是有“知州”,“知縣”嗎?“知州”“知縣”。“州同”是知州佐吏。輔佐知州一個官。看來這個人叫韓之。是一個“州同”,所以《薛氏醫案》上説是“州同韓用之,年四十有六”,這咱們差不多。
“韓州同年四十六,仲夏色慾過度,”這什麼問題,只不過《薛氏醫案》上説是“時仲夏”,《名醫類案》上這“時”字去掉,影響這個內容,“時仲夏”仲夏。“作渇,飲水不絕,小便淋瀝,結,唾痰如湧。面目俱赤,舌生刺,兩唇燥裂,遍身發熱,或時身如芒刺而處”。這個《薛氏醫案》上,“或是時身”沒有“身”字。“或時如芒刺”,看來這“身”字是念。”不是身如芒刺是身如芒刺”,別處有芒刺病人感覺不到,“兩足心如火烙”(《類案》,《薛氏醫案上“如烙”,“如烙”“如火烙”,冰叫烙。),“冰折作痛,脈洪而無倫,此腎,陽無所附而發育外,非火。蓋而”。這是他話,這是理論性話了。上面話説病人症狀,下面薛立齋分析他什麼有這些症狀?所以説“而,寒,是無水”,他説這是,雖然這麼熱,但是不能瀉火方法,“而,寒”,寒藥他好不了,他不能去他這個熱,是無水。應該重補其陰。?看看陽熱,但是要峻補其陰,“加減八味丸料一斤”,但是不是丸,而是八味丸料一斤,“內肉桂一兩”,八味丸本來有肉桂呀,他可能一兩是一個分量問題。但是這裡是加減。説附子減了,我分析,大陰虛,只是加一點肉桂進去。一斤當中有一兩肉桂,“水燉煎六碗,冰水浸服,半晌,大半,睡覺…”,了大半後,峻補藥,可以睡覺了。服了大半後,可以睡覺了,而且吃了一碗温粥,“復睡晚,前藥温飲一碗。乃前藥温飲一碗,食粥二碗。”《薛氏醫案》上,“食粥二碗”這四個字,是“乃睡曉”後面。從前面唸是這:乃前藥温飲一碗,乃睡曉,飲熱粥兩碗。是這麼一個順序。“翌日”,第二天,“畏寒膝諸症”,涼上來了,上來了。是得不得了,現在是開始了,“或以,薛曰:非。大寒而,熱之不熱,是無火”,是寒,是無水,水補上去後,寒出現了。“熱之不熱”出現大寒現象了。這是什麼呢?是無火。是真陽。是“陽氣矣”。這個“”字,《薛氏醫案》上是“”字。陽氣矣。“八味丸一劑服”,八味丸這裡用來温陽了。後有些變化,然後就用了十全補,温補一下。所以這個病人是補陰,後補陽。後失去補,陰陽補。是這麼恢復。這裡,他分析這個問題時候,陰陽互用來分析這個理論。而應用上,“寒,是無水;熱之不熱,是無火”。這樣觀點來分析這個病機。

[完/49:13]

五行是戰國時期一種哲學系統,戰國時期流行一種宇宙萬物其特徵劃分成火、水、木、金、土五類學説(五緯次序),統稱「五行」。五行並非指五種單一事物,而是對宇宙間萬事萬物五種屬性抽象概括。

五行和陰陽學説一,為古代中華文化成分,涉及到中醫學、堪輿、命理、相術和占卜方面。

現説火水木金土五行者,上溯西漢時期《尚書‧洪範》:

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革,土曰稼穡。
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革作辛,稼穡作甘。

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前副所長陳久金關於彝族十月曆研究基礎上,梳理大量相關古代文獻,得出「五行即五時」結論[1],五行即古人説五時、五節、五辰,本是季節、節氣概念[2]:

五行中「行」字涵義是行動,而不是物質,五行五種氣運動,而氣即指節氣。由此可見,五行意義是天地陰陽氣運行,即五個季節變化。……
早期五行決不是地指五種物質材料,不是指一種抽象哲學概念,而是指一年中五時或五季。四時説是後起,在此之前只有五行而無四時。這説上古時代存在一種一年分為五時或五季曆法系統,即十月陽曆。[1]

關於《洪範》五行,有學者質疑,若「初一曰五行」「五行」系曆法含義,其後文敍歲、月、日、星辰、歷數「次四曰協用五紀」有衝突,即「九疇」中「五行—五紀」兩疇有重疊,故《洪範》後兩「五行」五材義而用字非「五材」。《洪範》「初一曰五行」「五行」,系「五材」訛,秦漢時鄒衍式金木水火土五德説泛濫成思潮,《尚書》傳抄中發生「五材→五行」改奪屬可能。[4]

中國戰國末年,有了一種五材説。從《國語·鄭語》「土金、木、水、,以成萬物」和《左傳》「天生五材,民並之,廢一不可」到《尚書·洪範》「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革,土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革作辛,稼穡作甘。」記載,開始五行屬性抽象出來,推演到其他事物,構成一個組合形式。

戰國晚期鄒衍提出了五行相勝(剋)相生思想(來説明王朝統治趨勢),且勝(剋)、生次序下來,形成了事物之間關聯模式,地體現了事物內部結構關係及其整體把握思想。東漢後,《內經》五行學説應於醫學,篡改了春秋時代存在四行學説。這研究和整理古代人民積累大量臨牀驗,形成中醫特有理論體系,起了推動作用。

荀子將子思和孟軻學派統稱五行,並加以嚴厲批評[5]。1998年9月24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馬王堆帛書和郭店楚簡內容研究指出,子思謂五行指是「仁義禮智信」[5]或「仁義禮智聖」這五種德行;這五種德行,後來合稱「五常」[5]。

漢代思想家董仲舒認為,木代表仁、火代表禮、土代表信、金代表義、水代表智。

中國哲學史上五行思想類別,綜合列舉如下:

五行「相生、間相勝」原則形成生剋五行模式。兩兩之間總會存在「相生」或「剋」關係,故五行之間無主次分,地位。

戰國時代齊國人鄒衍發展了陰陽學派,並提出王朝與五行生剋循環之間聯繫。鄒衍「五行」推演為代表王朝運數「五德」,認為五行循環不僅代表著季節更替、預示著王朝興衰。鄒衍黃帝到夏、商、周之間所有朝代更替解釋五德循環相勝,認為一個王朝即興起時,上天會降下與代表著新王朝德運瑞應徵兆,預示王朝謝幕和一輪王朝循環開啓。例如,當殷商金德式微,姬周火德興起時,鄒衍如是描述上天瑞應:

及文王之時,天先見火赤烏銜丹書集於周社。文王曰:「火氣勝。」火氣勝,故其色赤,其事則火。[6]

鄒衍五德説來論證王朝正統性傳統濫觴自秦朝。據《史記·封禪書》記載:「昔秦文公出獵,獲黑龍」。龍是帝王象徵,而黑色是水德色,是太史公雲「此其水德之瑞」。於周居火德,鄒衍理論推演,水剋火,秦居水德印證了秦將代周而得天下。據《始皇本紀》載,宣揚新朝德運,秦始皇登基改元後宣佈改服色黑,是「衣服旄旌節旗上黑」

秦亡漢興後,雖然新興漢王朝沿用了五德理論來解釋其王朝正統,但朝野之中漢朝當居何德運、尚何服色爭論不休。高祖建國初,宣佈漢承秦水德、黑色。但以公孫臣代表一派認為,宣佈漢居剋秦水德土德。雖然此提議遭到了丞相張蒼,但到了武帝太初元年,漢朝終於改朔易服,宣佈漢居土德、尚黃色。而到新莽代漢時,劉向、劉歆父子新五德説盛行,不但推翻了鄒衍建立到周王朝德運次序,提出了王朝德運理論:王朝德運王朝所生,而王朝德運王朝剋。劉氏父子説法,漢當居火德、尚紅色,火生土,所以代替漢朝王莽新居土德、尚黃色。此後,中國王朝大多五德相生來推演。[7][8]

0 结果0 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