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八字中的水庫】八字中的四庫中的辰土水庫如何理解 |什麼時候是墓什麼時候是庫 |, |

之前有位緣主問我說自己是五行喜水的,在水庫之年為何還有很多的煩惱和不順呢?顯然,這位緣主對水庫的理解就是五行水旺了。這肯定是不正確的,結果也自然是南轅北轍。這也就導致部分緣主對自己運勢判斷錯誤的直接原因。那麼,水庫與五行之水究竟是什麼關係?它們之間有什麼區別和聯繫呢?

一、水庫與五行之水在命理上是兩回事,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兩回事。在命理中,一般來講,水庫為辰土,而五行屬水的天乾和地支有壬、癸、子、亥,而土與水在五行上是相剋的關係,即土克水。所謂克,也就是製約、限制、約束等意思。在現實生活中,水是一種在常溫常壓下無色無味的透明液體,包括河流、湖泊、大氣水、海水、地下水等天然水和人工製水;而水庫則是蓄水的水利工程建築物。其實,根據周易中萬物類象理論,諸如水桶、茶杯等盛水之物以及衛浴、泳池等蓄水之所均可在命理上視作水庫。當然,水庫中不一定就必須裝滿水,而水也不一定就必須裝在水庫裡。

二、水庫與五行之水是可以想到轉化的。水庫怎麼能轉化成五行之水,五行之水又怎麼能轉化成水庫呢?說到底,無非是水庫與五行之水之間力量的較量。水庫的實質是五行之土,也就是說,當五行之土的力量大大超越五行之水的力量時,五行之水也就變成了五行之土,比如,八字中年月日時的地支分別為未土、辰土、子水、醜土時,這裡的子水其五行就會不再是水,而會轉變成為五行土的一部分;同樣,當五行之水的力量大大超越五行之土的力量時,五行之土也就變成了五行之水,比如,八字中年月日時的地支分別為子水、辰土、子水、亥水時,這裡的辰土其五行就會不再是土,而會轉變成為五行水的一部分。命理是這樣,當然現實生活中也是這樣的,土太旺自然會吞噬弱小之水,而水太旺也會沖毀堤壩之土且連土帶水更加泛濫。

之前有位緣主問我說自己是五行喜水的,在水庫之年為何還有很多的煩惱和不順呢?顯然,這位緣主對水庫的理解就是五行水旺了。這肯定是不正確的,結果也自然是南轅北轍。這也就導致部分緣主對自己運勢判斷錯誤的直接原因。那麼,水庫與五行之水究竟是什麼關係?它們之間有什麼區別和聯繫呢?

一、水庫與五行之水在命理上是兩回事,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兩回事。在命理中,一般來講,水庫為辰土,而五行屬水的天乾和地支有壬、癸、子、亥,而土與水在五行上是相剋的關係,即土克水。所謂克,也就是製約、限制、約束等意思。在現實生活中,水是一種在常溫常壓下無色無味的透明液體,包括河流、湖泊、大氣水、海水、地下水等天然水和人工製水;而水庫則是蓄水的水利工程建築物。其實,根據周易中萬物類象理論,諸如水桶、茶杯等盛水之物以及衛浴、泳池等蓄水之所均可在命理上視作水庫。當然,水庫中不一定就必須裝滿水,而水也不一定就必須裝在水庫裡。

在命學五行易變中,四墓(辰戌丑未)的變化最爲玄妙,在此篇講解中,主要是介紹五行陽陰的氣態與固態存在與轉化形式。辰土:辰爲陽土,亦爲水之墓庫,在人元用事內中藏有乙木、戊土、癸水,它的內在氣息雜而易變。辰在位東南方,處《洛書》巽卦之內,在辰中乙木爲卯之餘氣居左,戊爲寄生之土爲本氣居中,癸水爲墓氣居右,在辰中所藏的乙木爲氣態形式,癸水也爲氣態形式,只有戊土本氣爲固態形式,它們在命運中與它支的克合就會形成一個質的變化,對於人的吉凶有很大的影響。因爲如以固態的形式出現則可埋金克水,而以氣態的形式出現則會晦火養金而生水。

在命理學中,由於稱它爲「墓庫」,則有存藏隱氣的特點,雖同是一個辰土,但在論斷中,命局的結構不同就會有不同的吉凶反映,而辰土會隨命局結構變化,有時它能生金,有時它能克水,有時則會培木之根。而論命的準則是根據五行氣息的傾向來進行吉凶判斷的,所以我們在論命中不能見「辰」而一概而論之。

在十二支中辰排第五位,屬《河圖》的坤位,位於西南方,屬於陽春三月之時,爲木火分野之地,氣領春夏輾轉陽明生發之氣。其氣分爲三層,土性固態沉底,水性游弋而活躍,木性遊刃而騰上,在命局結構中,需要辰爲木性的形態出現時,均要實質的木相交,方能成其疏土培根之實而茁壯成長,還得配水(壬)之質性相輔才能成立。需水之氣息,必得金水之質而引化,方才能成其水庫之形,而灌溉四野。需土性特點需得火土助或臨衝破,才能成其稼檣之勢。這三層氣與固態的轉化是辰土分析的關鍵所在,只有明白它的交替變化原理,才能進行深入地析命理,如果不明白這三層結構變化原理,就會在分析命中時而感到迷惑,因爲它有時可以以水論之,有時則以木論之,而有時只以土論。

辰爲三月以陽春而喻之,凡以木爲桃花之命,在運辰墓之時,只要柱或太歲中有乙透,其桃花之遇不會少於「卯」,這就是「三月煙花下揚州」的由來。辰由於有乙與癸的氣態在中間活動,又上領陽氣而入夏季的分野之地,其本性好動,來勢猛烈,吉凶反映明顯,個性特點突出。屬龍或生於三月與生時爲辰之人,聰明善變,氣宇軒昂,威武神奇,頗具大將風度,有美的外表與審美能力,具遠大的志向,好勝心強,是當官有權之命。

辰遇戌相衝爲打開財庫,這是《河洛》對待的原理,一個是天門、一個是地戶,兩氣向中間交感而衝擊,其氣息是土質存中,它氣飛揚。用土的命局爲工作住宅有變動;用金則爲文庫,主學業、學術得到發展或成功;用木則爲沖開財庫,而有發財之象。書中雲「墓氣逢沖看喜用,透乾之神是真蹤」,這說明兩墓相衝重在透乾之神的分析,本身逢沖墓內所藏之氣損傷不大,對人的吉凶表現是透乾之神喜忌而決定的。辰與戌沖爲「存庫」,在《洛書》中的運行,是由巽入中而至乾位的運行方向,是辰土遇戌中丁火之生,土氣雖動其身,但辰中木氣不傷。但戌與辰沖爲「破門」,其固態的土氣動,而戌中的辛金會受到丙火的損傷,它的運行方向是由西北的乾位入中而到巽,巽爲木火旺相之地,辛金之氣會受戌辰中木火之克,所以金氣會有損傷之危險。

爲什麼辰戌沖與戌辰沖不同呢?在很多命理書中沒有說清其理,他們只知道,戌中辛金會克辰中乙木,辰中癸水會克戌中丁火,是兩敗俱傷之象,因爲他們只站在固定的、平面的位置去思考辰戌的內在結構原理,所以就不明白運動的變化與立體的結構原理。辰沖戌,辰中乙木經過中宮而到西北乾金之位,但乾卦中有亥,爲生助乙木之水氣,辰中癸水得以作用,而中藏之乙木不被辛金傷害,所以能用事並發達。戌沖辰,是戌中辛金入中而至東南巽卦,巽爲木火旺相之地,辛金之氣難存,而易受木火之氣克傷之故。總結:辰沖戌,水木氣深。戌沖辰,金氣傷,火土氣固,在論斷中兩者相遇,其吉凶事宜的反映就有很大的區別。

辰遇酉而相合,遇申同樣相合,這是《河洛》易位的原理,辰土順行經過南方而至西方,辰中的水氣開始蒸發,土氣皮脆內溼,遇申則得水之源而消亡土性,拱申而爲水,在論斷中遇之是水氣七分金氣三分而分定其力,如果是大運逆行申拱辰,則背水而行,迎火而上則金七分土三分,水氣無存,則爲合之絆。辰遇酉則化成金氣,可順可逆,因金逆邀長生,順行墓助,氣息不傷,全賴透乾之神的助益,而顯作用,它們雖是氣態形式出現,但在歲運中能透出金水,作用於命局的力量是大的,反映是明顯的。

辰辰自刑,是伏呤的表現,爲墓庫枷鎖,收藏之物不易出來相助天干而發生作用,這叫「後無援兵」,這是針對命運中相刑後透乾之神而言。在天干透乙木時,辰雖爲餘氣之根,但根不連身,反耗木氣。在透壬癸水時,則爲通根身庫,但身不連庫,爲「水井加蓋」之象,所以天干之神無助,而同室而操戈。但相刑的本身力量作用於日主的表現並不明顯,重在透乾之神的生剋喜忌分析,就能明白相刑的結果對於命主是優還是劣。

在分析命理過程中,有很多地支的相戰、克、合等反映,其直接作用於命局的效果並不是很明顯,其力量作用於它對透乾之神的氣息阻隔,這是我們分析命局氣息流通的手法和重點部位,明白此中玄機與它們能發揮的作用,在論斷過程中,就不會再是平面的、力量均等的、亂七八糟、主次不分的分析命了,將會是條理清晰,思路層次分明,先後有序,輕重到位的合理法爲一體的立體思維論命方法。總結:阻隔忌神的力量爲喜,阻隔喜用神的力量爲兇。

在命學五行易變中,四墓(辰戌丑未)的變化最爲玄妙,在此篇講解中,主要是介紹五行陽陰的氣態與固態存在與轉化形式。辰土:辰爲陽土,亦爲水之墓庫,在人元用事內中藏有乙木、戊土、癸水,它的內在氣息雜而易變。辰在位東南方,處《洛書》巽卦之內,在辰中乙木爲卯之餘氣居左,戊爲寄生之土爲本氣居中,癸水爲墓氣居右,在辰中所藏的乙木爲氣態形式,癸水也爲氣態形式,只有戊土本氣爲固態形式,它們在命運中與它支的克合就會形成一個質的變化,對於人的吉凶有很大的影響。因爲如以固態的形式出現則可埋金克水,而以氣態的形式出現則會晦火養金而生水。

在命理學中,由於稱它爲「墓庫」,則有存藏隱氣的特點,雖同是一個辰土,但在論斷中,命局的結構不同就會有不同的吉凶反映,而辰土會隨命局結構變化,有時它能生金,有時它能克水,有時則會培木之根。而論命的準則是根據五行氣息的傾向來進行吉凶判斷的,所以我們在論命中不能見「辰」而一概而論之。

在十二支中辰排第五位,屬《河圖》的坤位,位於西南方,屬於陽春三月之時,爲木火分野之地,氣領春夏輾轉陽明生發之氣。其氣分爲三層,土性固態沉底,水性游弋而活躍,木性遊刃而騰上,在命局結構中,需要辰爲木性的形態出現時,均要實質的木相交,方能成其疏土培根之實而茁壯成長,還得配水(壬)之質性相輔才能成立。需水之氣息,必得金水之質而引化,方才能成其水庫之形,而灌溉四野。需土性特點需得火土助或臨衝破,才能成其稼檣之勢。這三層氣與固態的轉化是辰土分析的關鍵所在,只有明白它的交替變化原理,才能進行深入地析命理,如果不明白這三層結構變化原理,就會在分析命中時而感到迷惑,因爲它有時可以以水論之,有時則以木論之,而有時只以土論。

辰爲三月以陽春而喻之,凡以木爲桃花之命,在運辰墓之時,只要柱或太歲中有乙透,其桃花之遇不會少於「卯」,這就是「三月煙花下揚州」的由來。辰由於有乙與癸的氣態在中間活動,又上領陽氣而入夏季的分野之地,其本性好動,來勢猛烈,吉凶反映明顯,個性特點突出。屬龍或生於三月與生時爲辰之人,聰明善變,氣宇軒昂,威武神奇,頗具大將風度,有美的外表與審美能力,具遠大的志向,好勝心強,是當官有權之命。

辰遇戌相衝爲打開財庫,這是《河洛》對待的原理,一個是天門、一個是地戶,兩氣向中間交感而衝擊,其氣息是土質存中,它氣飛揚。用土的命局爲工作住宅有變動;用金則爲文庫,主學業、學術得到發展或成功;用木則爲沖開財庫,而有發財之象。書中雲「墓氣逢沖看喜用,透乾之神是真蹤」,這說明兩墓相衝重在透乾之神的分析,本身逢沖墓內所藏之氣損傷不大,對人的吉凶表現是透乾之神喜忌而決定的。辰與戌沖爲「存庫」,在《洛書》中的運行,是由巽入中而至乾位的運行方向,是辰土遇戌中丁火之生,土氣雖動其身,但辰中木氣不傷。但戌與辰沖爲「破門」,其固態的土氣動,而戌中的辛金會受到丙火的損傷,它的運行方向是由西北的乾位入中而到巽,巽爲木火旺相之地,辛金之氣會受戌辰中木火之克,所以金氣會有損傷之危險。

爲什麼辰戌沖與戌辰沖不同呢?在很多命理書中沒有說清其理,他們只知道,戌中辛金會克辰中乙木,辰中癸水會克戌中丁火,是兩敗俱傷之象,因爲他們只站在固定的、平面的位置去思考辰戌的內在結構原理,所以就不明白運動的變化與立體的結構原理。辰沖戌,辰中乙木經過中宮而到西北乾金之位,但乾卦中有亥,爲生助乙木之水氣,辰中癸水得以作用,而中藏之乙木不被辛金傷害,所以能用事並發達。戌沖辰,是戌中辛金入中而至東南巽卦,巽爲木火旺相之地,辛金之氣難存,而易受木火之氣克傷之故。總結:辰沖戌,水木氣深。戌沖辰,金氣傷,火土氣固,在論斷中兩者相遇,其吉凶事宜的反映就有很大的區別。

辰遇酉而相合,遇申同樣相合,這是《河洛》易位的原理,辰土順行經過南方而至西方,辰中的水氣開始蒸發,土氣皮脆內溼,遇申則得水之源而消亡土性,拱申而爲水,在論斷中遇之是水氣七分金氣三分而分定其力,如果是大運逆行申拱辰,則背水而行,迎火而上則金七分土三分,水氣無存,則爲合之絆。辰遇酉則化成金氣,可順可逆,因金逆邀長生,順行墓助,氣息不傷,全賴透乾之神的助益,而顯作用,它們雖是氣態形式出現,但在歲運中能透出金水,作用於命局的力量是大的,反映是明顯的。

辰辰自刑,是伏呤的表現,爲墓庫枷鎖,收藏之物不易出來相助天干而發生作用,這叫「後無援兵」,這是針對命運中相刑後透乾之神而言。在天干透乙木時,辰雖爲餘氣之根,但根不連身,反耗木氣。在透壬癸水時,則爲通根身庫,但身不連庫,爲「水井加蓋」之象,所以天干之神無助,而同室而操戈。但相刑的本身力量作用於日主的表現並不明顯,重在透乾之神的生剋喜忌分析,就能明白相刑的結果對於命主是優還是劣。

在分析命理過程中,有很多地支的相戰、克、合等反映,其直接作用於命局的效果並不是很明顯,其力量作用於它對透乾之神的氣息阻隔,這是我們分析命局氣息流通的手法和重點部位,明白此中玄機與它們能發揮的作用,在論斷過程中,就不會再是平面的、力量均等的、亂七八糟、主次不分的分析命了,將會是條理清晰,思路層次分明,先後有序,輕重到位的合理法爲一體的立體思維論命方法。總結:阻隔忌神的力量爲喜,阻隔喜用神的力量爲兇。